承白石老仙气,展欣欣百花之园

——著名画家陈百园经年之作品鉴

    邂逅金陵著名花鸟画家陈百园,是在南京日报社与洛神艺术收藏网联办的“南京实力派画家报网联展”上。百园先生温和谦逊的风范,和其笔下水墨酣畅、鲜灵真切的果蔬花卉、鸟物禽虫,使观众恍若似见白石老那些仙气迷漫的虾杷蟹蜓,想起古今花鸟写意大家们留给世人的那些触手可及的日常生活美景,不禁怦然心动起来。

    晚间,又接到先生来电:“我是陈百园!”我乍听成是我力荐的“感动中国”候选人、74岁高龄的热心公益老人、南京首个居民自治小区业委会主任、南京住宅小区居民维权联盟主席、维权群主陈伯元先生。再仔细一听,原来是画家百园也。他的名字,让我立马想起鲁迅先生笔下一代中国人永远难忘的百草园。而画家陈百园之名,似欲将他心目中的欣欣百花之园,陈展在观众面前。

    一阵思绪的放马由疆之后,我仔细阅读起百园先生的画册剪报。

    能让人观画眼前一亮的,首先是百园先生笔墨的饱满与充沛的水润感。“滋润”,似乎是国人最为欣赏与追慕的福祉之语。少时,吾即以为“润之”之名颇为考究。“活得滋润”,成为人们日常用语可见一斑。但从广大观众来讲,写意花鸟画的水润感,亦最符合国人的审美心理。

    特别是百园先生他画枫叶红果、牡丹花瓣、紫藤墨荷,莫不鲜嫩欲滴,生机盎然。这种画面酣畅淋漓的感觉,使人充分体味到中国画水墨特质的视觉吸引力,尤其是写意花鸟画滋润弥漫的那种餐朝露、沐岚气的神韵,让观众深切感受到画家捕捉大自然生态、留住人间美景的独特魅力,不禁吟诵白居易《新栽竹》“未夜青岚入,先秋白露团”之意境。

    百园先生称自幼酷爱书画,因之美术专业毕业后又专攻写意花鸟创作。从其现已问世的众多作品来看,他选择的显然是国画大师白石老被百多年来,中国广大下里巴人众口相传的经典题材——果蔬虾虫。把这些司空见惯,平凡得再也平凡不过的景物,传神地美化再现于宣纸之上,成为流芳百世的艺术之品,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也没有那么多深奥的美术之论,唯一有用的,就是对这些平凡之物由衷的尊崇与热爱。诚如其所感言:“写意花鸟画所表现的墨色淋漓,赋色高雅,生命灵动,常常令我激动,使我愉悦。我喜欢笔墨流露出的趣味、情感和意境,它是我心胸个性之反映,是我追求之境界。”

    而百园先生从陈淳、徐渭、八大、石涛、任颐、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郭味蕖等历代大师那里汲取的,除了一些笔墨技巧之外,最重要的,也就是这些非常简单的画源之道:即对现实生活所见生灵、所见之物的亲切关怀,细腻观察,悉心体会,创造展现。使这些果蔬虾虫通过水墨之笔,达到物我化一、心景融和、超凡脱俗之境。

    吾观百园先生的诸多作品,就有这种非常突出的亲切感与珍贵感:《牡丹红果》就是花瓶里的一束绽开的牡丹,和瓶下几粒红樱桃和两颗黄枇杷,却让人爱不释手;《瓜长雀舞》那挂下的丝瓜,及围绕荡漾藤枝嬉戏的雀儿,丰收喜庆;特别是《蔬果美食》将茄子、萝卜、荸荠、蘑菇、苞米等与主角大青白菜交汇于一图,观者垂涎欲滴。让人想起“百菜之王”一说:白菜, 民间认为其乃诸蔬之冠,亦有 “百菜莫如白菜香”之谓;白菜古又称为“菘”,李时珍多次引用宋·经学家陆佃《埤雅》中“菘,凌冬晚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有其名”语句;苏东坡赋诗“白菘似羔豚,冒土出熊蟠”称道;齐白石亦有“牡丹为花王, 荔枝为果王, 菘乃菜之王也”之赞。

    可见,单就这普通的蔬菜,都被赋予了人格化的情操之托,并成为历代大师们永恒的题材。据说李苦禅对白菜钟爱有加,就源于他和老百姓有深厚情感及其坎坷人生。1963年,李苦禅在“忆写幼年事” 时所作《过秋图》中题道:“曾记幼年家贫困,过年节,邻里鱼肉果品丰满杂陈,馔味袭鼻而至也,而家中颇寂然耳。”足见写意花鸟大家们对绘果蔬情有独钟,可谓大俗大雅,个中深意,实难一言以蔽之。

    百园先生给我们看的《蟹香鱼贵》,盘中肉蟹双钳,黑白真切肥硕,但蟹壳却是完全红艳,别开生面。《雨荷》中的墨荷与蜻蜓,再加一红点花尖,颇得白石老妙韵;

    百园先生有许多作品都是画上花卉与小鸟的各色姿态,如《红艳白头》、《惊艳》、《白头双富》,使花鸟画名副其实。而那幅扇面《彩墨牡丹》的赭灰色花瓣,巧夺天工,小白头雀一边凝望着,鸟语花香。他画的蓝鸟与锦鸡也色彩鲜丽,耳目一新。《月下游》、《林上飞》着意营造梦幻情境,《相会》、《情系花下》则描绘呢喃之鸟的花间缱锩,触景生情。

    《欣欣向荣》系百园先生别出心裁地描绘向日葵的作品,画面上有18棵齐刷刷绽开金黄花瓣、展露密密瓜子果盘“向太阳”的葵花。画家着意绘出蓬勃向上,生机茁壮的意境。向日葵金黄的花冠,跳动的花瓣,饱满的果实,昂扬的姿态,及花边蝶舞蜓飞,色彩异常强烈,情状异常夺目,营造了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景象。此题材在中国写意花鸟画中颇为罕见,让观众联想和对比起凡高的世界名作。

    百园先生所绘身边宠物犬猫,多写工结合,《静观》与《憨猫》于写实之中,凸显竖起双耳的狗儿精气神,与看头顶嫩绿叶片猫儿的诧异状,使观众感受到画家对身边生灵的观察入微。而戴斗笠骑着毛驴的《红衣高人》,则反映了画家在人物画创作领域的功力。

    在承继传统精华的同时,百园先生锐意创新的大作,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弄潮》那用特殊手段泼出浪花腾空而起的氛围,就强烈地烘托出海鸥展翅博击的激越。《风帆图》用同样手法,展现了浪遏飞舟的奇观。而《群鹤暮归》精绘鹤群与苍茫的湿地背景,则给人许多遐想。画家到壶口瀑布写生后创作的《壶口印象》,系来自对壶口瀑布磅礴气势和水流汹涌力量的难忘记忆。回宁后,他采用特殊水墨技法,展现两边山崖之间恢宏瀑布,山头上两旅游者身影点缀画面,反忖出现场阔大奇观,令人震撼。

    百园先生还为喜爱他写意花鸟作品的收藏家和爱好者们创作了四尺甚至于六尺整张的大画作《国色天香》、《喜鹊登梅》、《富贵有余》等作品,画面上鲜艳夺目、欣欣向荣的牡丹花,白雪红梅绿松的美景,完满地应合了观众的爱美趣味,被人们争相收藏。

    百园先生的篆刻也可谓造诣颇深,尤其是象形印构思精巧,刀法流畅,一方“气象万千”,既有印文的字型之妙,又有朱文的印制之趣,令人玩味。而“不容易”的拙朴中,“易”字设为登山途,“容”字又有面容状,独具匠心。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除作为画家之外,百园先生还是一位在教育战线辛勤耕耘多年的园丁。他为孩子们留下了精心编制的《少儿学国画》“果蔬鱼类”和“花卉”教材,从最基本的一笔一画传授起,让孩子们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画就乐,一读就爱,一生受用。特别是在教材中,还附有王羲之、齐白石、张大千等大师绘画品格的小故事,寓教于画,发人深省,从小给孩子们中国美术的精神营养,令人感受到园丁的拳拳之心,肃然起敬。他也是老年大学老同志们学美术的良师益友,受到广大学员们的尊崇。这一切,又反过来成为他在墨香艺海中欢畅遨游的不竭动力。

    期待百园先生有更多好作品问世。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