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善“醒时之梦[1]”境初探

认识新金陵画派著名画家徐善先生已有十六七年。第一次是经江苏省文化厅陈新建老弟推荐,和南京电视台程天飞、吴建宁一道,去对他做个人专题采访。节目是南京台与北美洲的电视台合作,要作为中国文化特别节目在海外播出。虽然,我此前经常去江苏省国画院采访,和徐善也有过数面之交,但此次采访,却印象深刻。至今对他戴着鸭舌帽,侧对着镜头,若有所思、慢条斯理地叙述着他的创作,他对傅抱石先生的景仰与深入研究,感到尤如面对一位谦谦学者,交谈得十分欣慰。

此后,徐善便作为我在美术界极重要的新闻源,列入了我的专家信息库中。2000年春,媒体曝出上海博物馆传出“金刚神韵——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展”,被傅抱石之子傅二石斥为“假画[2]”的消息。我除向二石求证外,第一个就想到要立即请教徐善先生。电话那头传来“全是假的,全是假的!我在上海博物馆整整看了两天!”一向声音平和的徐善那时的声调颇为激动,言辞却显得斩钉截铁。

我非常相信徐善的眼力和他刚正不阿的性格。他进一步告诉我,为何说全是假画,因为从他数十年研究傅抱石先生生平创作、技法及作品源流各个方面,特别是当时在重庆金刚坡那么艰苦的环境之下,根本没有条件能创作如此巨大的画幅,这与二石所说“全是大画、巨画,不可思议”的斥责完全一致。他在那里看得那么仔细,还做笔记,使上博的保安都产生了怀疑。但这给他的结论提供了扎实的证据。

有了徐善的学术打假,我再追问二石,终于看到传真来的“傅老高足[3]”的道歉信。至此,上博“金刚神韵”假画展成为铁案,海内外媒体纷纷报道转载。我在南京日报发表的连载报道,还获得当年“江苏省报纸优秀新闻作品评选”中唯一的连载作品二等奖。亦因此,我与徐善先生的交谊更深了一层。

不过,作为万金油的记者职业,浅尝辄止似是通病。看傅抱石的名画,因为其有着多种题材的内容,感觉许多还是可观、可略知一二。但读徐善先生的画,有时却不大能摸着准确头绪,只是朦胧地猜测和揣摩其用意。因而,每当徐善说我是“行家”时,我便心里发虚地汗颜。此番力图静下心来,试图去读懂徐善先生笔下的山水,要去探寻其“醒时之梦”境,还的确很费心思。

作为被誉为“21世纪有影响力的画家[4]”,徐善已被美术评论界列为突出“个案[5]”研究。我不谙画论,更不熟技法,不过是从一名普通观众看美术展览的角度,去领略徐善先生的山水画风光,看他“醒时之梦”下,他看到的山水与现实究竟有哪些异同。

纵观徐善先生的画作,许多内容是描绘古人游历名山大川,于深山松林之中,溪流飞瀑之下,搭一蓬茅屋,或居一奇阁,三两至友,品茗听泉,营造的是文人雅士心目中的人间仙境,这从《山中无历日》[6]图题即可看出。最打动我的还有《山回泉脉细》、《草亭闲话》、《知音》、《松荫高隐》、《对景当饮》;显然,这种类似竹林七贤、曲水流觞之景,是徐善心中追求的超脱之境。当然,他会时时提醒自己从梦中醒来,所以便有《此境只应天上有》的佳作,曲折地道出其“欲求不达”纠结的心路历程。

徐善笔下绘景,尤重山林石涧之状,概以傅氏乱锋“一任皴法”之大写意,用狂放劲烈的笔触,将山峦峰壑、林涛飞流之瞬息万变与苍茫万千气象,统统揽入画中。像《沧海洪波》、《云壑奔流》使观者对此画面,莫不良久回味,以求随同画家之笔,进入如此充满动感的画中山川。可以说,徐善先生的画,让我们领悟了何谓中国画写意之真谛。诚如同是武进人的中国著名工笔花鸟画大家刘菊清所道:“千里绘于一卷,非写意不可为也”。

徐善先生的画中有不少如《听泉图》、《消夏图》、《观瀑》,与傅抱石当年的名作似乎近题,画面也似乎近似:夏日深山密林中的凉爽之风与清净之境,在黑郁的松树墨色里分外静谧。难怪徐善先生的画常被人挖去款印,造成傅抱石作品在市场牟利。这从另一侧面肯定了徐善先生的艺术成就。不过,徐善画里还有诸如《邂逅》、《今日放艇学渔人》、《山中遇故知》、《古道无人独还》这样充满情趣的古人。也反映出徐善性格中,还具有幽默的美学境界。

徐善画中更有许多精妙绘写山岚与泉涧水雾一色,涌动万里,恍若飞机上所观云海的奇景,如《水流绝涧终日》、《漾漾带山光》、《天高任鸟飞》、《武夷胜境》、《独洗苍苔注云壑》、《瀑布半天上》,这些同样把观众带入飘渺欲仙的世界,也体现出中国山水画的独特魅力。

徐善所绘山石之壮观,也很有力作,如《唯恐世界无黑白》、《千喦万壑》,让我想起家乡绩溪黄山的黛山白石;而《一路松风伴我行》也勾起我20岁时随小姑父进山砍茅竹的记忆,耳边的松风之声,只扛一根长数丈的茅竹下山,就摇摇晃晃,踉跄在山路的尴尬……而途中所见的,分明就是徐善画中《秋韵》、《秋林细雨》那些如梦如幻的真实图景。

古人谓鸟叫、鸣泉、风吹竹为之“天籁”,徐善画中便有许多描绘大自然天籁之声的佳作:《流水声中一两家》、《云壑鸣泉》、《楼阁听泉》、《声喧乱石中》、《庐山烟雨》,这些画中传出的声响,是沁人心脾的声响,是抚慰心灵的音乐,观者入画、入耳、入心,与之共鸣,这应当说是画家最有成就的明证了。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徐善先生本性与其本名甚为一统:日常生活轻声慢语,待人接物真诚热忱。大善必有大智,“大智若愚”实为善也。水之于智,实为体验变化动静皆由心智而起,或舒缓流淌,或汹涌澎湃,或飞流直下,或涓涓如戏。徐善激愤起来,也会恍若两人,疾恶如仇,这种“画格”,也成就了他自诩“画痴[7]”,“痴画”山水的源泉。

我于是似乎读懂了,徐善先生的画并不深奥,“醒时之梦”也不玄乎,它其实是一个如此热爱生活,希望社会变得美好的普通中国人拿起画笔,通过画面试图告诉世人的心声。真切希望徐善先生的“醒时之梦”,梦想成真!

叶 雷     

 

注释:

[1] 徐善:《徐善作品图录》(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 2003年版,F面折页)

[2] 东方君:《明知是伪作展借展览正名》(2000039日《羊城晚报》新闻周刊第167期,同年0316日光明日报《文摘报》转载)《傅抱石“金刚神韵”特展起风波》(《收藏》杂志2000年第4期)

[3] 叶雷:《傅老“高足”写检讨》(扬子晚报2000221日第四版转载南京日报同日报道)

[4] [5] 贾德江:《21世纪有影响力画家徐善个案研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74月第1版)

[6] 本文所引书名号之作品,均见于《徐善作品图录》(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 2003年版;《21世纪有影响力画家徐善个案研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74月第1版)

    [7] 徐善:《徐善作品图录》(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 2003年版封底)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