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晓宁先生《万马奔腾》巨作欣赏并记

 

    尺幅:《万马奔腾》7m x 2.7m

    钤印:“繁荣昌盛,祖国万岁”,“龙马精神”;

    款识:左上,篆书“万马奔腾”,

    钤印:“雷氏”,“晓宁”;“勇往直前”;

    款识:右下:二O一一年七月一日完成此图。是继二OO三年应邀为首都人民大会堂创作万马奔腾后,再创作的同等尺幅万马奔腾图,雷晓宁制

 

    说起雷晓宁先生画《万马奔腾》,那还得从唐代诗人岑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说起。岑参诗中道:“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

    ——这首“绘边塞奇景,展军旅豪情”,千古流传的名诗,激起今人对骏马驰骋塞北的无穷想象。特别是记载“匈奴未灭,无以家为”的汉代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其西进河西走廊,正是从位于甘肃张掖地区山丹出发的,山丹军马场就是雷晓宁先生两次专门去过的古往今来中国最著名的马场了。

    酷爱画马的晓宁先生对古代成语中关于马的描绘特别在意,“金戈铁马、千军万马、车水马龙、秣马厉兵、马到成功、龙马精神”……尤其是他的个性追求豪放、阔大的时空之感。所以既然画马,他很早就毫不犹豫把描绘“万马奔腾”的壮阔世界,作为自己的追求。十多年前,他就开始构思创作起“万马奔腾”的长卷。

    平心而论,开始他的这个宏伟的创作构思,完全是凭借自己对古代名著中关于马群描绘的理解,和对影视剧和风光纪录片中马群奔跑的印象,以及与生俱来的才华和灵气,来落笔发挥的。虽然画出来后观众们齐声叫好,但他自己却没有沾沾自喜。他总是想求证,现实世界中, “万马奔腾”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呢?

    于是,他毅然赶往目前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亚洲规模最大、世界第二的大马场——山丹军马场。因为其鼎盛时期,总量竟达十万匹之巨!据称目前仍有一万多匹。他想,到那里去领略印证自己的“万马奔腾”作品,是否再现那种震撼人心的景象,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晓宁先生风尘仆仆来到山丹县,结果发现山丹马场面积竟是小县城两倍。那里从国外引起的许多优良马种,与中国蒙古马、伊犁马一起,构成了中国北方蔚为大观的马群,的确是画马写生创作最佳实践基地。

    山丹军马场地势开阔平坦,水草丰茂,是马匹繁衍、生长的理想场所。场长亲自向晓宁先生介绍说,自西汉以来,这里就是历代皇家军马养殖基地。晓宁观察到,山丹马体形匀称,粗壮结实,雄健膘悍,不愧为塞北良骥。当场长得悉晓宁先生是专门为国家人民大会堂创作“万马奔腾”巨作而来,马上热情地吩咐部下,打开栅栏,要让马群从山坡上往马场宽阔马道上奔驰而去,让画家亲眼看看真正的“万马奔腾”。

    只见随着驯马师的一声令下,远处山坡上的栅栏门打开了:剎那间,一股巨大的骏马洪流风驰电掣般呼啸而来,马蹄声声,似雷声隆隆,风声呼呼,像龙卷海啸,万马一齐奔腾着,仿佛要一泻千里,直奔向天的尽头!这时,陪同而来的友人们都惊呆了,连声问晓宁先生,你是不是早来过了?因为除了不在早上,没有喷薄跃出的一轮红日之外,那不是和《万马奔腾》画上一样吗?

    晓宁先生也怔住了,望着向远处奔去的马群,他仔细揣摩自己的画中还有哪些需要点睛的地方,他恨不能把眼前的壮景全部定格在自己的记忆里。

    第二次,晓宁先生准备了专门的摄像机,打算把山丹军马场的“万马奔腾”全部摄录下来,作为珍贵资料保存,以便不断随时研究。于是,他特地选好六七公里外的距离,打开摄像机守候迎面奔来的马群。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了:他忽然发现马群如旋风般地朝他奔腾而来,几乎近在咫尺,他惊骇地慌忙避跑到路边,摄像机也扔出很远,顾不上了。过了一会,等到他定睛看时,马群却还没到跟前。原来是他调节摄像机镜头时,把镜头调近了。但他再一看,马群已从身边呼啸而过,他惊魂未定地想,要是真的一马虎,被马群踏倒,那后果真不堪设想呵。

    如今,《万马奔腾》早已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展出,因为雷晓宁先生是作为被人民大会堂特邀作画的中国画家,因此他分外看重这一殊荣。人民大会堂管理局颁发给雷晓宁的收藏证书上,就写道“您应邀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国画作品《万马奔腾》,已被我局收藏。特发此证,并致谢忱。”画面上,“万马奔腾”朝着一轮红日奔向远方,充分展现了伟大祖国欣欣向荣的美好远景。友人们都说,这画与山丹军马场的“万马奔腾”不仅形似,而且更神似了,可见晓宁先生在其中下了多么大的功夫!

    难怪南京军区著名将军徐红看后十分激动,遂不禁填词“行香子·为雷晓宁大师《万马奔腾》名画而作”——“万箭离弓,千里扬鬃。喜东方,大野惊风,健蹄追日,豪气贯虹。觉雷声近,潮声急,鼓声隆。中华一马,转世悲鸿。誉奇才,笔走新锋。真情写意,妙绝天工。乃丹青手,松青士,汉青雄”。

    首幅《万马奔腾》,是晓宁先生20032004年绘成的。其间,他还为人民大会堂绘制了巨幅《十六骏图》,同样好评如潮。因为这可谓《万马奔腾》之特写,悬挂在人民大会堂的巨大空间内,同样气势磅礴。此后,晓宁先生又先后应仰慕者之邀,画过几幅尺幅小些的《万马奔腾》,被一抢而空。

    为了筹备2014春农历马年在京举办的雷晓宁先生大型画展及海内外巡展,一个多月前的20115月,雷晓宁先生再次开始潜心创作绘制新版的巨幅《万马奔腾》图卷。该图长逾7米,高近3米。光是特制的巨幅宣纸,就把他号称“金陵第一大画桌”给全覆盖了,助手老顾帮他举上墙铺开,竟占了晓宁先生高大空间画室的整整一面墙。

 

    201151日,晓宁先生摩拳擦掌,心中又涌起万丈豪情,他举起画笔,信誓旦旦:“我这幅《万马奔腾》一定会画得最好!”因为无论从阅历还是从绘画实践上,他都有了画得更好的底力。他胸有成竹地、要开始将他胸中的“万马奔腾”,展现于纸上,供全世界观众欣赏。

    令人佩服的是,雷晓宁先生所画的这巨幅《万马奔腾》,画面上有将近5000匹神态、大小、形姿不一的骏马,但他却胸有成竹、信心满满,不打一处草稿,严格要求自己,不落一处败笔。因为在他心中,早已从“信马由缰”到“信笔由缰”了。

    我去看时,晓宁先生新的巨幅《万马奔腾》刚画了一小半。助手老顾考我:“你能看出晓宁最先是画的哪匹马吗?”这确是一个非常引人入胜的问题。我仔细打量,猜想从画家的构思、布局,到哪儿落笔最容易引起创作激情,找到整体画面起动的感觉。我努力去想,这巨幅《万马奔腾》,究竟是从哪里起笔的呢?

    我深深陷入了沉思,眼光不停地扫射画面,我突然发觉,在整个画面稍偏下方,有一匹骏马翘首扬蹄,后臀稍蹶起,动感非常强烈地奔向画面的左前方,一定是它,它朝着那喷薄欲出的红日奔去!果然不出所料,我被猜中了。

    晓宁先生默许地点点头,此时点上一枝烟,像自我欣赏、又像为我介绍一样,说起他的描绘:“你看我画的这群马的奔驰,从高山上下来,又向远方奔去,有几个波浪起伏的弧度。你退后过去,眯上眼看。”

    我照他所言,眯上眼,对着画面,忽然发现,画上的马群仿佛跃动起来,因为晓宁先生每一落笔,那翘起直竖的马耳,虽寥寥几笔,却能将马奔跑之形,生动鲜活地勾勒出来,而且形象极精准,真的完全如同我们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即伊利、蒙牛广告中那奔跑的活跃马群,“形神妙绝”(亚老“为雷晓宁大师题”词之语)。

    尤其是晓宁先生画马群从山上俯冲下去后,跑到画的左边,又转头向上部红日奔去时,你从马背后看,那些马儿翘起的健硕马臀,犹如现实中所见马群一颠一颠地、强有力地、上下波动着奔跑,使人真切感觉到画面上的骏马,完完全全地在奔腾着、你追我赶地奔腾着,争先恐后地奔腾着,你还分明能从画面上听到“嘚嘚”的马蹄声声!

 

    说实在的,雷晓宁先生这样创作巨幅《万马奔腾》,实实在在让我非常地被触动、被震撼。再过两天去,老顾又帮晓宁先生一起钉“丁”字型桌架,要把大画桌再加长。因为即便是卷起一边,也无法摊开看全画全局的效果。晓宁先生拿着铁锤,边敲那紧实的木工板,边自称自己也是个好木工,他深入生活的程度可见一斑。

    我亲眼所见,在创作巨幅《万马奔腾》过程中,晓宁先生要在老顾帮助下,把巨幅宣纸挂上墙,他一会站在画架上画,过会又要取下来在画桌上描绘细部,然后再次挂上墙,审看效果。看得出,他是依其心中马群奔腾的变化,随时调整画面的走势与各部的亮点。

    有时,他往往为突发的构想,夜不能寐,食不按时,常到下午两点多才就午餐。好在他常年立于画桌绘画,不自觉地练了气功,身板硬朗得很,又有斤把酒量,所以画起《万马奔腾》,气力和耐力都很给力。要不然,哪里能画得出如此波澜壮阔的画面,如此雄浑无比的马群,和如此令人震撼的气概?

    如今,晓宁先生的《万马奔腾》已近尾声,画面上方,绵延不绝的青绿巍峨群山已全然映入观众眼帘。老顾告诉我说,这群山也不是随便作为背景画画的。晓宁先生是从长白山大兴安岭、太行山、贺兰山画到天山、昆仑山,是将祖国神州的代表之山脉几乎都绘了上去。

    晓宁先生还特别告诉我,他在群山之中,还特地绘有从山海关老龙头到嘉峪关的长城万里,他指给我看中华母亲河黄河、长江的蜿蜒流淌,使我仿佛听到黄河大合唱和长江之歌的旋律;他还特意绘出世界遗产敦煌莫高宝窟,为了画得到位,他请老顾去专门的文博馆图片社找来新近的长城、敦煌和长江源头,黄河壶口的照片资料,又从互联网上寻找,充分体现了作者一以贯之的严谨现实主义创作态度,和用画笔表露出的对祖国的一片深情。

    “你虚起眼再看,清晨这些群马奔跑时腾起的云雾与山间的岚气交织在一起,我就想表现这种感觉”,晓宁先生让我站到画面的左侧远远去看。

    我虚起眼睛,看着一群群奔向冉冉升起红日的骏马,这显然与古诗中描绘 “金山西见烟尘飞,马毛带雪汗气蒸”的边塞骏马奇景截然不同。只见大批骏马在奔跑中,仿佛身上都披着金红色的霞光,那是晨曦与朝霞洒向骏马的洪流。这象征着中华民族繁荣昌盛、民主进步、现代化的红日霞光,随着一队队马群的奔腾,在云雾岚气中,忽隐忽现地泛动着耀眼的光芒!这真是一曲惊天动地的祖国颂歌!

    观众们很激动,也很好奇,有的还忍不住欲摸一下画上的骏马是不是真的在奔。晓宁先生则陷入沉思,这些天来,几十个日日夜夜,他的心完全沉浸在《万马奔腾》的万马之中,随着与之一齐奔腾,一道激昂。来观看的朋友们也深受感染,赞叹这巨幅《万马奔腾》将成为传世名作,而晓宁先生却谦虚地说,他还要静下心来继续创作一批优秀作品,献给时代,迎接马年,把更多凝聚自己心血的优秀作品,奉献给海内外广大观众和爱好中国绘画的国际友人及收藏家们。

2011-6-22叶雷记于玄武湖畔

 

    作者:高级记者,供职南京日报报业集团,任东方卫报审读,南京日报《中国绘画作品欣赏》主持。天一阁仁德书院顾问,洛神艺术收藏网顾问,艺兰斋美术馆第壹区顾问,江苏省收藏家协会顾问,《收藏》杂志获奖作者,《收藏界》杂志荣誉作者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