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心怀,灵犀自通——南博徐院长墨宝赏析

    为纪念江苏省和日本福岗县建立友好关系15周年,南京博物院院长徐湖平研究员应邀赴日举办个人画展,日前载誉归来,并将在南京博物院举办汇报展。欣喜之余,细读品赏徐院长的新作,不禁深为感叹:一位享誉中外、毕生致力于博物馆事业的文博事业家,在头绪纷繁的日常工作中,能“挤海绵”,以捉笔泼墨为“工间操”,将艺术创作为“加油站”,并以独到的画面语言,博得文博收藏美术界人士和广大观众的赞誉,实为难能可贵。

    本人20年前始从事书画报道,有幸见识过无数当代著名书画大家的力作,感触自然是各有千秋。不过,但凡采访名家的创作经验,多称师法古人、深入生活、锐意创新云云,因而印象不深。但观美术评论家们洋洋洒洒的艺评,也多为上述套路,很多“美评”更煞有介事,执意要从当代作品中找出许多古代名家的笔法意趣来加以粉饰。读后多雷同相似,如坠云雾之中。

    因之,10年前听说院长学画,窃以为票友之戏,但近年来却时时暗暗惊叹,其作日益精进,国、油、摄、书均大胆涉猎,构图出人意料,取景别有角度,纯俗而大雅,大气而扑面。今日再见品读徐院长东瀛归来之作品,观其自述,渐渐悟出,院长之所以能集下这些堪称墨宝的佳作,虽也系博物院之珍藏耳濡目染,却多出自其心灵之感应,天赋之悟道。因而阅其画,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如感其心。

    如果说,徐院长的《古木野山图》、《远山晴峦卷》、《峦边炊烟图》是其对古风苍劲的一种深层体味的话,那么,纸本彩墨《云山雾罩图》和纸本水墨《云山图卷》、《焦墨山水卷》则是于不同笔法下,对山水的另一种观照与玩味;或泼、或柔、或拙的笔触,于细微处让观众看到祖国河山的气象万千。

    而《仿八大山人·鸭》和《鱼趣图》,那昂首的鸭和悠游的鱼,洋溢着画家对大自然司空见惯生灵的热爱与童真;尤其是那蕴涵太极、伟人理论光辉的《好猫卷》,恰到好处的水墨运用,使得黑猫绒毛显得分外贵重,而与之呼应的白猫则憨态可掬,观者情不自禁发出与题图的共鸣之声:“好猫!”难怪日本九州博物馆将此图印在该馆开展的海报请柬之上。

    院长的此次新作,集中在山水题材,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奇峰迭翠图》之山势弯入云天,看来作者不经意的两大笔,却将此山峰之奇,妙然显现纸上;三峡是长久以来无数艺术家们画过无数遍的地方,然而,从院长的《峡江图》、《雾隐峡江图》、《峡江奇观图》却能看到三峡的险峻、瑰丽与苍茫,在不同时段不同季节的丰富变化;黄山,也是中国画家攀登永不言倦的创作胜地,海粟老甚至百岁高龄还“十上”;院长也以《黄山夕照图》、《黄山人字瀑图》等向观众展示他感受到的“不看岳”的魅力缘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夜月黄山》下,迎客松独特枝臂的力量之美,深沉夜色、云重月光下黄山松的凛然浩气,让人肃然起敬。而令我特别难忘的那幅《忆写黄山太平湖》,更把我带回皖南故乡的如梦如诗景幻中,流连忘返。

    在本次赴东瀛大展中,院长提供了不少对喜爱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日本观众来说,颇为熟悉的题材画作,如《翠岚高亭》,《飞云渡彩虹图》,《江干露雨》,《松岚飞瀑图》,其构图均以大处落笔,小处着眼,譬如一盘棋局,错落有致,百看不厌;

    时值金秋,院长的《秋山观瀑图》,《秋色雁声》,《空山归鸟图》与《高秋清游图》也分外引人瞩目,古来高士崇尚秋景之重,概因其有时光轮回,逝者如斯之叹,而院长的笔下,更多了那种悠然畅远的怀想,于远飞的大雁,飘落的金叶声中,画面仿佛灵动起来,引人暇思……

    院长还尝试抽象画法。作为普通观众,一向对抽象画视为皇帝新衣。不过,院长展出的《飞雪弥漫图》,《云山奏鸣图》和《大地回春》,却运用其对色彩的良好感觉,将主题雅俗共赏地体现出来,这也是院长近来新作多采用纸本彩墨的底气吧。如今电子分色技术发展早已让人瞠目结舌,院长尚敢大胆着色泼墨,只能归结于其的天赋之感。

    院长最后展出的作品是《我亦有亭山谷里》,它又创造了一种渴望宁静的愿景,同样令观众回味良久。

    观后,再思院长为何能有此成就?还因从其出身于平江起义革命老区红军世家,深受革命传统之影响有关。人生、性格与修养,使之“学画,既无籍此成名之念,亦无凭此致利之想”,因而方能得古贤“身心尘外远,岁月坐中忘”之真谛,其笔墨之境孰可料?必将愈来愈阔大而深远也。

 

http://www.luosen.com/wsmz/xhp-rb/xhprb-cn.htm

叶 雷   

20079月与金陵秦淮河畔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