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才《水浒》水墨人物的梁山特色

叶 雷

近年来,媒体同仁蒋维才的水墨人物愈来愈多地落笔《水浒》,且多有即兴发挥,引起观众颇多兴趣。

《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其影响深远可谓代代人。维才爱之深,了之切,画因此至活灵活现,我等每每观之会心一笑,仿佛梁山好汉穿越而来,一起与我们大碗喝酒,大声震虎,大抱不平,大展豪情。

观维才之水墨《水浒》人物,我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儿时家邻墙上张贴着的那张《水泊梁山群英图》,那张图准确地说是贴在我家后面那间房的东板墙上。当时我家住在中山东路四条巷(南京有两个四条巷,还有一个在鼓楼,称鼓楼四条巷,没我们长,我们巷子里有李鸿章家祠堂)一座大杂院的二楼,有4间房,小时是可以跑圈子玩的。但父母下放苏北后,后面一间就被房管所收去另租给了一个单亲母亲。她儿子在青岛当兵,我因此第一次看到栈桥图片。也许是他喜欢水浒,所以贴了108将图。他带来的青岛馒头总使我联想起梁山好汉大口吃馍的感觉,那108将画得生龙活虎,一旁都附有名字,惹人百看不厌,常借故进去看一眼。浪里白条的矫健,武松的传奇,黑旋风李逵的孝顺;孙二娘虽被称为母夜叉,但我却印象冷艳,一丈青千金小姐扈三娘,似乎与闹革命的豪门烈士类同……维才所作《壮士图》正是水浒梁山好汉的群像写照。

维才说他“画《水浒》是借古喻今,表达今天人对往昔英豪们的一种神往和敬慕”。

在那个饥不果腹的困难时期,《水浒》中梁山好汉:“小二,切10斤牛肉来”的呼叫,往往令人看得垂涎欲滴,望梅止渴。鲁智深的力拔树,气盖世的超人形象,如真神一般太过景仰。林冲被发配充军途中受衙役虐待,给其脚强泡开水的痛楚,也连痛我们幼小心灵,给了人们善与恶的最真切启蒙。

因此,维才的水浒画,有着极其广泛的大众观者群。他所绘之《梁山英雄多,为义而聚》,正是凸显了英雄们核心价值观——“义”字。

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取向,义源自“正”,重义气,在于张正义,才理直气壮。所谓义士,义勇军,义薄云天……看古往今来国人对义的推崇,怎么评价也不为过。所以维才画梁山英雄图多为正气凛然,目光炯炯,驱邪也。

革命年代常说“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但梁山好汉又与金庸笔下及《七侠五义》古今武侠小说神异色彩不同,更具有真实感召力,强烈回应了普通老百姓对社会正义、公平向善的普遍关切,所以格外引人注目。这也是维才喜爱描绘梁山好汉的原因。

尽管金圣叹先生曾经说过,“少不看水浒”,被解释为原因《水浒》教人造反。但此案早有论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接受招安,维才有作《宋哥哥执意接受招安惹恼众兄弟》。确是据史而作,说明梁山好汉首领只是希望平复社会之不平,构建社会公平,建设和谐社会。从某个角度上看,梁山好汉眼光有点远呢。

因此,刘欢唱《好汉歌》才会那么响亮。也因此,只说“梁山”,人们脑海就自然蹦出“好汉”,可见人心之深入。

一段时间,我还得以读到王少堂先生的扬州评话《水浒》,和其孙女、扬评传承人王丽堂聊过。扬州评话《水浒》那生动的说辞,更加吸引人。在书中,也第一次知道不仅有爱吃肉但生性为公平开道的花和尚鲁智深,也还有玷污佛门,诱惑女施主的色和尚。因之于今富和尚层出不穷,亦可宽待。自然,佛门净土为理想世界。

    8年前,我随仁德书院和南京电视台专题去往中国古代四大书院采风,岳麓书院门联上的“惟楚有才,于斯为盛”8字印象很深,很为湘人之自豪感而动。维才起名是否与之谐音蕴涵,尚不得知,然仰梁山,画水浒,写好汉,标才干,当仁不让,亦是谓画家之自信也。

 

附录:

宋朝是史上少有的经政昌明朝代,尤其宋徽宗作为文化皇帝名垂青史,为何会有响彻古今社会的梁山起义?

宋江起义导火线是北宋徽宗宣和年间,朝廷为解决财政困难,宣布将整个梁山泊八百里水域全部收为“公有”,规定百姓凡入湖捕鱼、采藕、割蒲,都要依船只大小课以重税,若有违规犯禁者,则以盗贼论处,贫苦农民渔民交不起重税,对社会现实的不满爆发了。在宋江等人领导下,铤而走险,凭借梁山泊易守难攻的地形,阻杀前来镇压的官兵。《水浒传》写梁山好汉有一百零八将,是小说虚构,作者施耐庵、罗贯中等人“欲成其书,以三十六为天罡,添地煞七十二人之名”,但小说不可将它当成真实的历史。

宋江起义军起义不久,就离开梁山泊,转战于山东青、齐与河南、河北一带,史书记载说:这支起义军“横行河朔、东京,官兵数万,无敢抗者。”约两年后,到宣和三年(1121年)二月,宋江义军从江苏沭阳乘船进攻海州(今连云港),被海州知州张叔夜派伏兵包围,损失惨重,退路又被切断。宋江不得不率众投降,接受朝廷招安,成为宋朝官军。后来宋江部去江南出征方腊农民起义军。

    宋代是中国历史上发生农民起义次数最多的朝代。有宋三百多年,农民起义大大小小有数百次之多,宋江起义只是其中规模与影响都较小的一次。但因南宋时编印出版了《宣和遗事》,把宋江起义史事故事化;明初又出现《水浒传》,使这次本来规模与影响都较小的农民起义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作者系高级记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学术顾问。曾任文化部建设部所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会刊《建筑与文化》特邀副主编,《收藏》杂志、文汇报•中国书画特约撰稿,曾有《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追踪》、《重视收藏热中媒体传播的导引作用》等专题文稿在国内引起反响)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13675176235

Email:13949065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