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仁厚初心,绘山川俊秀
——永顺山水画30年别观

叶 雷

    一想到当代金陵山水画家王永顺,脑海里便会跳出“孜孜不倦”、“慎言敏行”、“潜心磨砺”、“才俊”等字眼。但观笔者与君相识30年来,其人其画,从青年走向中年,最深印象,却是他一贯的初心不变:崇山之仁、水之厚熏陶浸淫,顺乎自然,不觉中“博摄山川之灵气”,使之山水画凸现出别具一格的俊秀,可以名而传之。
    中国文化传统谓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古代画家寄情山水除心仪之外,哲学意念亦强,他们在大几百上千年前,毕生沉湎于山水的画作,的确今人望尘莫及。因之,可以追崇,可以效仿,可以领悟,山之仁、水之厚,使之转换为山川的俊秀,就难能可贵了。
    评说王永顺山水画作的俊秀,基于他与生俱来的本性谦恭。他本身的真,内心的善,使之初心就与山川仁厚,包容、承载、负着的那种大仁大德大美契合,自然融通。所以,观者见到的永顺山水佳作,无一不是精致的,这是他以十分恭敬的画笔,面对山川的摹写。他恰到好处地传承中国古代山水画“三远”的视点,展现着山川阔大流长的意境。
    永顺创作于1995年的《奇峰竟秀丽 万水争长流》,堪称描绘黄山的佳作,画上飞瀑、群松、岚雾、秀峰、亭阁、桥廊、石阶、绿野,无不描摹得精致细腻,出神入化,相得益彰地奏响着山川如画的颂歌。尺幅并不求大,却能显气贯长虹之势,可谓难得,可谓恭写意境无边!
    再观,无论是《华山雄逸图》或《泰岱朝晖》,他都把雄峻巍峨与绵长秀美,自然而然地融化一体,使观者仿佛听到山谷之中与飞瀑之下那种自然之声的天籁交响。同时,他于细微处的枝干叶茂,亭角飞檐,涓涓水波,皆笔墨不苟。这使得他的画作,往往令观众品味良久,赏心悦目。
    30年前的1987年,笔者在南京日报社做文化记者,在书画界的采访活动中与永顺认识,彼时他才28岁,是明故宫公园的一名美工。但他认真描绘的山水,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特别他1991年赠我《画楼高起绿杨边》,那幅赞美扬州瘦西湖五亭桥的画作,在身临其境后,再观赏永顺的画,更别有一番风味,令人欢欣。
    永顺如今总结自己绘画历程称,是坚持主题性山水画的创作道路,这点与我一向认为的,当代画家画山水最宜告知观众,“你在画哪里”的意见不谋而合。亦可谓现实主义。因为画家表明了画的是哪里,既可引起观众批评与关注,又能引发观众共鸣与回味,这是艺术相长,画家与观众共同领会山川之美。从刘海粟十上黄山,李可染的漓江系列,中国美院孙美兰教授写的评论,都可见主题性山水创作的深远影响。永顺描绘的金陵名胜系列,就具有这种鲜明的特征,《秦淮夜月》、《白鹭烟雨》、《瞻园巧秀》、《愚园造象》都使南京观众倍感亲切,因此永顺的画作也更得到认可。
    再如他那幅《绝世碑材图》,选取的俯视角度,在没有无人机的世纪前,他运用深远的传统技法,为观者提供了高空观赏阳山碑材奇观的视野:在山川雾渺中,沉睡700年的碑材仿佛有了生机,非常令人神往,观画的那种惬意,无以言表。
    1998年,永顺送来他出版的第一本画集《金陵百景图》,这是我们相识10年,他也用10年心血,绘就的金陵山水结晶。尽管难以尽善尽美,但他对金陵景色的恭写,为金陵山川的画传,已非同小觑。文物鉴赏大家徐邦达欣然为画册作序。此后,听闻他为境外收藏家看中,邀为定制画家,走上了职业画家之路。他严谨的创作态度,待人谦恭的品性,无疑为他赢得各方赞赏和提携。他在金陵画派群贤毕集的南京,以《金陵胜迹图》荣登青奥双子塔大厅,便足见其影响。
    他走向更广阔的创作天地,我们也会面少了,偶尔得知他应邀在京作画,回宁时也有小聚。
    又20年,他又将先后出版的中国书协主席沈鹏题写画册名的《王永顺画集》、《王永顺中国画(神州九号搭载作品)》送我。其作《飞龙在天》展现的浪漫主义风格,也給人印象很深。
    直至他今年初夏的《巴山蜀水楚云(王永顺国画选)》出版,并画展在江苏省美术馆旁的一家画廊应邀展出,但见其在探索中,画风核心价值观不变。
    “为祖国山河立传”,这是我在新世纪中国书画报上发表文章的标题,相信永顺会始终秉持这个信念,让手中的画笔,留下祖国山川更华美的乐章。
 

作者系高级记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学术顾问。曾任文化部建设部所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会刊《建筑与文化》特邀副主编,《收藏》杂志、文汇报·中国书画特约撰稿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