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华老还和我们一道看球

叶 雷

    2010613日,中华民族传统的端午价节前夕,又逢世界杯的豪门盛宴里,惊悉中国漫画大师、中国美协顾问华君武先生以95高龄驾鹤仙去,不胜欷嘘之余,华老的音容笑貌却更清晰地浮现眼前。静默之时,仿佛他爽朗的笑声就在耳边,他正以幽默的话语与我们一道看球。

    穿越时光隧道,我忽然回到20年前、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个清朗的早晨。那是我正好去北京出差,大弟叶霆要我去三里河南沙沟华老家,替他带一份中国美协的材料回来。我给华老去电,按他指点,很顺利就找到了他家里。华老见到我,十分热情,他说和我弟弟很熟。我知道大弟因为喜爱画漫画并小有影响,得到华老赏识成为莫逆之交,华老还专为叶霆类似《父与子》的漫画书《卜卜与卜卜》题写书名。所以,也不把华老当作外人,就像家里亲戚一样。 

    记得华老把材料给我后,还送我一本他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华君武漫画》一书,里面收录了他1988—1990年的主要作品,华老还在扉页上写下叶雷同志留念指正的字样。告别了那个简朴的大师居所,从此,这位老革命家的漫画于我,也更多了一份亲切。 

    尔后,1991年夏,华老应邀来宁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他的漫画展览。展出他自1938年到延安,从事抗日宣传并为《解放日报》画时事漫画到194912月起任《人民日报》美术组组长、《人民文学》美术顾问时期创作的作品。他的好友、著名翻译家戈宝权先生偕夫人也特地赶来观展,时任省委书记的孙家正先生也出席开幕式。我和弟弟自然前往,并与华老及夫人、戈宝权夫妇和孙家正书记一道就在省美术馆的展览现场合影留念。那时官员与老革命家、老翻译家的平易,可见一斑。

    那次画展给我印象深刻的,不止是那些革命年代的画作和改革开放与时俱进的新作,而是在美术已经市场化,水墨画作品论尺计价的当时,华老仍以其小幅的漫画,孜孜不倦地奉献给喜爱他漫画的人民大众,赤子之心,令人叹为观止。 

    转眼间快到20世纪末,19997月,南京日报决定在文体版的周六,创办一个休闲体苑专版,由我任责编。我便自然想到向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先生约稿。华老说:好啊!体育锻炼,就是让身体休闲,我们当年在延安时就很热爱体育锻炼,爬山、赛跑,我还很喜欢游泳。全民健身要大力提倡!”

    他又沉思一会儿说:我也是个球迷。但这两年我不大看球赛了,因为实在没劲。国奥队刚刚失败,媒体一片嘲骂声,叫霍顿滚,这也不对。我再用漫画讽刺不太合适。不过我看有个现象可以讽刺一下,现在不少球队在赛场上身穿的球衣只见赞助商的品牌而不见队名,这是本末倒置。[1]”

    知道我们还想请他为休闲体苑专版的漫画专栏题写栏名,华老希望我们起一个好的栏目,并说他要赶到深圳开会,会间把《老酒和西服比赛》的漫画好好构思一下。 

    我们琢磨了好几天,拟了几个栏目,传真给华老。华老从深圳回到北京,见到传真,立刻打来电话,很高兴地大声说:!!我看《观众吹哨》这个题目好,能反映观众的心态,有情有趣。我马上就给你们写,横的、竖的和方的都写一个,便于安排版面。画我再想一想,过两天就寄去。

    果然过不久,我们就收到了华老的《观众吹哨》题词,横的、竖的和方的都有,华老还特地落了款,盖了印,并另附言道:叶雷同志,嘱题报头,如不须题下款,请删去。华君武27/11/99” 

    他并同时寄来专为南京日报休闲体苑专版漫画专栏《观众吹哨》创作的漫画:《老酒和西服比赛》。副题说明为:“——足球比赛,球衣上只有赞助厂商名,球队本身的名称却不见了,怪哉!华老还谦虚地在一边注明:怕读者看不太明白,加了简短说明,如觉不合适,可删去,寄的是复印件,不用退稿。如刊出请寄两张样报给我即可。完全是普通作者的商量口吻,令人十分感动。 

    转眼到了2004年春,金陵晚报也想在副刊创办漫画专栏,起名为《大萝卜》,仍由我去向时已届90高龄的华老,约请老人家为专栏题名。 

    当我在五月的一天上午,打电话到北京华老家时,家人说华老出门散步去了。于是我就把请华老题专栏名的意思告诉他家人,家里人嘱还是要传真一份给华老,华老有看传真的习惯。没想到,华老下午就打来电话,他老人家仔细地询问大萝卜的含义。我们解释说,外面城市人喜欢说南京人是大萝卜,大意是说南京人实在、憨厚,又不失幽默风趣。用大萝卜来做《金陵晚报》副刊漫画专栏的名称,就是想体现漫画的讽喻功能和地方特色。华老听了表示接受,并听说报纸改版在即,表示下午就写。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华老却感冒了。 

    隔天一早,华老又打来电话说,他考虑了一下,如果单写几个字,不能体现漫画的特色,他打算画三个萝卜,征求我们意见,我当然求之不得。华老又仔细询问南京的萝卜是圆的,还是长的,非常认真。 

    很快,三个长着四五綴向上翘翘的萝卜缨子、胖胖圆圆身子、和各拖着一根小尾巴的可爱大萝卜便寄来了[2]。这完全堪称是绝妙的吉祥物。由于考虑报纸会出彩版及印刷效果,我又请美编将华老所画的大萝卜,制成红皮绿缨白字和勾彩边及黑白版三种样式,寄给华老过目,很快也得到了认可。 

    在专栏与读者见面的那天,在时任金陵晚报副总编辑的陈朝晖(后为东方卫报总编辑,现为南京报业集团时代传媒老总)支持下,我特地将华老欣然应邀为专栏作题名画的用意告知读者,引起很大反响。华老亲题的每周一幅大萝卜漫画专栏,也引起国内著名漫画家的关注,张静、夏大川、丁聪、王复羊、张安、张耀宁、郑辛遥、徐鹏飞等都纷纷赐稿,而华老也寄来《行人道上行路难》,发表后,深为读者们所喜爱。 

    作为当年在延安的老革命,19428月,华老曾因创作和在《解放日报》上发《1939年所植的树林》,而被毛主席请到延安枣园共进晚餐。面对华老笔下“1939年所植的树林,三年后却是光秃一根树杆的画面,华老说他大意记得毛主席说,批评延安植树管理不好是应该的,但是延河很长,究竟是哪些地方不好,应该说明,否则就变成整个延安植树都不好了。华老说毛主席认为,在批评或讽刺时要区别个别和一般、局部和全局的关系。这使他认识到漫画创作要防止片面性。华老说毛主席当时还问,可不可以画一种对比画,上面一张是歌颂正确的,下面一张是批评错误的。而华老却认为这种画法很呆板,以后没采用。结果,文革中批判大会上,华老就被戴上了不听毛主席的话的大帽子[3]。但不管怎么说,漫画在当时的巨大影响可见一斑。

    45年前的1965年秋,我考入南京九中。选择课外兴趣小组时,因为喜欢漫画,我就选择了美术组。当时的漫画,主要就是影响很大的发表在报上的时事漫画,比如抗美援越的漫画,像啥打美国佬等。而华老当年创作的《磨好刀再杀人》等也成为我们临摩的范本。记得当时画坏人,总要在额头上画上一小块类似小日本旗的膏药,就是来自华老的发明。当时画漫画,主要用铅画纸。后任南京书画院院长的朱道平是组长,当时他读高一。组员还有同班同学朱新建,他现在也是国内著名画家。铅画纸就是由朱道平发给我们的,记得朱新建老是说组长不肯给多。在那个年代,到课外兴趣小组学画画,也并非那么简单,因为漫画所用的开支少,所以成了选择。联想到华老为何总用几笔简单线条就勾勒出绝妙漫画,却是源于为减少制作工人的劳动,不由得不令人百感交集。正因为得知我也有一段学漫画的经历,华老特地将他创作的《庚卯相继图》生肖漫画赠我留念。 

    华老总是呼吁:多创作战斗的漫画 

    华老是位很认真,很谦虚,很实在的人。对就对,错就错,毫不含糊。那次由日本人创作、有浓厚军国主义色彩的漫画《台湾论》在台公开发表,不仅引起台湾作家、学者的同声鞭挞和讨伐,也引起华老的愤慨。华老对我说,台湾学者们做得很好,我们决不能让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再现。 

    华老激动地说,这一事件的出现,警醒我们中国漫画家要多创作战斗的漫画,对国际反华势力和日本军国主义幽灵给予有力的回击。 

    华老强调说,过去有不少报刊常发表国际时事漫画,但现在少了。报刊应给国际时事漫画更多的园地,让漫画家运用漫画这种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告诉群众国际、国内大事,引起人们的关注。华老说,现在有一种倾向值得商榷,就是只鼓励休闲漫画,搞笑漫画,而忽略了我们在抗日战争年代就形成的漫画的讴歌真善美、鞭挞假丑恶的功能,有的刊物甚至去登老婆还是别人的好之类无聊的漫画[4]。为了表达他的思想,他还特地出版了《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一书:把他对社会进步的关切、对漫画技法的研究,毫无保留地告诉读者,让人们深受启发。 

    华老总不肯多宣传自己,我很想在他每年画深受读者欢迎的生肖漫画时,采访他一下,但他坚决推辞,他总是说,还是多鼓励年轻漫画家,我希望多看到他们的好作品 

    如今,华老安详地走了。捧读他送给我的三本著作《华君武漫画》、《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和《漫画漫话》,看着他在每本书扉页上工工整整的题词:叶雷同志留念指正叶雷同志指教,总令我睹物思人。华老把他对人生和艺术、对新闻事业的挚爱与热忱,留给了我们,让我们永远记着他。华老那慈善睿智的音容笑貌,永远是我们生活里的阳光。 

 

参考文献:

 

[1] 华君武:我也是球迷(南京日报·体育新闻19991218日)

 

[2] 华老为专栏题写大萝卜(金陵晚报副刊·雨花石2004518日)

 

[3] 华君武:《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P1

 

[4] 华君武呼吁:多创作战斗的漫画(浙江在线·新闻实践:难忘的教诲2004-4

 

作者系高级记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学术顾问。曾任文化部建设部所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会刊《建筑与文化》特邀副主编,《收藏》杂志、文汇报·中国书画特约撰稿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