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腾万里听雷鸣

叶 雷

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徐悲鸿的马首屈一指,那马挺立的雄姿,奔腾的景象,是振奋的号角,充满着力量。可惜,从未听人说,看过他作画时的镜像。

然而,当你看到徐悲鸿学生刘汝醴的学生雷晓宁画马时,那份专注,那样开笔,你才会明白,笔力千钧,骁腾万里,跃然纸上的气场是多么的博大!

雷晓宁画马,铺开一张宣纸,指甲掐上几下,屏气执笔,笔锋向下一落,向上一提,反复几下,骏马双耳巍然矗立,此时虽然纸上只有一双马耳,却已感到骏马正向我们走来,正在聆听远方滚滚而来的雷鸣。随着雷晓宁手臂强有力的挥动,雄健的骏马渐远渐进,特别那迎风飞舞的三花马鬃,高高翘起的号令马尾,使观者无不感受到骁腾万里的澎湃轰鸣!

雷晓宁被誉为“当代第一马”,系成名于他为天安门广场旁人民大会堂创作绘制的巨幅大写意中国画《万马奔腾》,只要你近景观看,画上万千骏马仿佛正朝着太阳呼啸奔腾,马蹄声犹如春雷,排山倒海。

徐悲鸿享誉中外的《奔马图》创作于1941年长沙会战期间,也正是雷晓宁四伯父雷嗣尚随张治中守卫长沙之时。虽然雷晓宁7年前才得知祖父雷飞鹏是辛亥革命元老,父辈一门抗日忠烈,出自湘南书香门第,但冥冥之中,其文脉遗传基因显而易见。

作为中国大写意画中最难表现的题材,雷晓宁笔下的“骏马”集解剖、写生、素描、雕塑及军马场驻场诸项艺术与生活实践之大成,雷晓宁作国礼的《信步》立马图,和众多奔马图,都充分弘扬了徐悲鸿绘马的神韵、精气、内力,还创造性地营造出一种博爱的情怀,他突破性的巨幅新工笔画《盛世新六骏》、《花儿与少年》系列,开拓出工笔画的宏大格局。

这次2018雷晓宁北京画展,是他艺术生涯中相隔10年,再次进京开展,亦将揭开海内外巡展的序幕。15年前,杨振宁先生对我说,他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征询名流送何礼给中国时,建议将流落到美的昭陵二骏送回未果,倘若雷晓宁的《盛世新六骏》去到费城,与宾大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里的“飒露紫”和“拳毛騧”相聚,一定成为美谈。

相信雷晓宁此次画展,将带给首都乃至全国及海外观众美与马、美与力、美与爱的充分享受。

 

作者系高级记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学术顾问。曾任文化部建设部所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会刊《建筑与文化》特邀副主编,《收藏》杂志、文汇报·中国书画特约撰稿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