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当凌绝顶——散人书作以晨画品印象

叶 雷

几年前,当年人事局老同事池局來电说,你认识范以晨啊?我问起缘由,原来池局在局里廖处长那里看到,有似草圣字挂于墙上颇为疑惑,过问究竟,始而结缘。

说我与范兄认识,那是自然。

近的说来,上次马鞍山商会成立和风书画院开展,邀我去奥体,就见过一面。远的要说,20多年前,在夫子庙的江海潮画廊里了。服务导报的长健引我与范兄一见后如故,便常去玩。彼时筱之先生就在他处摆案售字。他则除画廊业务及省市书画界应酬策划活动外,也时不时露上几手。我收藏的名家书画中,就有他当年书赠的《红豆生南国》与《白云生处》两幅。极具草圣神韵,书卷气,飘逸感扑面而来。但那时他主业在画廊,并不以书画名世。

回想平生从业媒体半世纪,有30余年报道书画艺术行当,江苏书画大家惜未与林散之、钱松岩谋面外,都有过从。旧时流行笔会,陈大羽、武中奇、黄养辉、恽宗瀛等大师高足常有跟随,却未曾启齿求字画。尤记得上世纪70年代在苏北人民银行工作时,同宿舍友将武老书于白纸上的条幅挂满墙壁,始悉武老书法。后来,江苏电台车大敬兄一次笔会,请武老为我书写一幅,因未带章,后竟未去取。当年书画展览,层出不穷,爱书作画者济济一堂。范兄亦执此牛耳,主持过全省大型书画展事,甚至于其故乡建起一座囊括华夏几乎所有当代书法名家的碑林,而其书画名家本色,却深藏不露了。

本文不想再赘言范兄如何前事魏晋先师碑帖,后承草圣耳提面命,因为单范林二家姻亲世交,家学渊源,而我等与范兄交往多年,不闻其炫耀,却始终低调寡言,足见其学养过人。他自号“散人”,众家揣测系志在高远,有竹林先贤之雅风,散逸无为,亦谓书法要旨在散,均有说道。我还想到这也许是他告知其为草圣门人。不作深究,但作欣赏其书法一个视点。

草圣林体的飘逸之美,在范以晨的书法作品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但林体“笔从曲处还求直,意入圆时更觉方”,这书体中难度最高、艺术抒情性最强的草体,要能够写到散人这种几近乱真的程度,范以晨同样多年潜心向草圣默默地艰苦学习,伺旁研墨,聆听教诲,临帖研碑,忘却春秋。

其中,他最突出的一点是其本性恬淡,如其夫人撰文所言,他常处于一种物我相忘的境界,“恍若仙翁”,这对于他的书法创作有决定性的影响。然而,他人生的经历却充满坎坷,与草圣的经历也有相似,不过苦难的岁月更能锤炼人的意志,艺术大家的特质正在此发出光芒。

我非常感动的是,前不久,范兄随和风书画院的同仁一道下乡作书画义卖,他的十多幅书法精品装裱得美轮美奂,这与多数书画义卖会上只是挂些敷衍了事、未装裱的作品形成鲜明对照,体现了他对购买者和义卖活动的尊重,令人肃然起敬。

近年来,范兄又陆续在山水画创作上锐意探索,他同样以“散淡平和,人画合一”的心境,把笔墨沉浸在他心目中的山水里。

我观看范以晨山水画近作非常有感觉:他笔下的青竹——

竹叶翩翩,竹枝纤纤,清风徐来,天籁沙沙。润石墨香,流水潺潺,飞瀑泊泊,山峦霭霭。唯有静心,师得造化,天人合一,物我星云。

扇面上大雁扁舟,湖上诸贤,对景当画,域外桃源。

以晨画品,宁,静,远,舒,散淡而精致,平实能入胜。人进画中而自醉,画于人前而迷离。其笔墨润泽,浓淡相宜,既悦目,亦赏心,是谓有平常心、见大襟怀。

窃以为其有孔明之境界也: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他画山峦流瀑,细品之,观画远山,不只飘渺,而有远眺得一窥真貌之欲;绘瀑布,则不限于一贯人字,而有百舸争流之谋篇布局,仿佛引领观者登高望远,选取最佳角度,得以观赏一干之美景。

譬如他所作瀑布诸篇,集纳蜿蜒与宽阔之瀑布精妙处,自源头而泻,顺山势而流,于山崖而吐,穷尽瀑布千态与百姿,壮观及秀美,令观者不禁同其一道随画笔感叹,赞美,流连……

范兄绘树,亦别有千秋——

观君画树,特色在飞扬,描山,立足于高耸。树冠似伞,张开向天际,山峰抚云,踏雾上青天。山水如此描绘,标新立异,雅俗共赏,当如同山谷禽鸣,余音袅袅。

散人作书,以晨绘画,无为而有为,无意却争春,随心所欲,信手拈来,不假思索,一气呵成,散者,绝不刻意,顺势而为,就是贪图安逸,就是一觉睡到自然醒,这其实是人们心底深处的愿望啊……

范兄可谓真是林散之诗中写的散人:

不随世俗任孤行,自喜年轻笔墨真。写到灵魂最深处,不知有我更无人。 

 

作者系高级记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学术顾问。曾任文化部建设部所属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会刊《建筑与文化》特邀副主编,《收藏》杂志、文汇报·中国书画特约撰稿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