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王林诗

 

    “马航的名单中有位江苏画家叫王林诗,叶老师您还认识呵?”8日中午,中新网苏州站小唐在QQ上问我。我实在不相信是,因为12天前王老师还刚来过我家,我俩交谈很久。没听他说起,要去马来参展呵?

    年届七旬的王林诗老师,是我上世纪80年代就熟悉的老朋友。他画的兰花雏鸡,可谓现今中国之佼佼者。身为南京市经委的副处长,因为对美术的热爱,他又担任了《改革与开放》杂志社的美编。几十年来,王老师笔下的雏鸡形象,是那么地让观者为之动容,身子毛绒绒,小脚细巧巧,一只只在兰花间走动、啄食、嬉戏……尤其在酣畅水墨的渲染下,更显得生机灵动,令人百般怜爱。

    不一会儿,小唐又来电说,微博上刷的都是“王诗林”,那就不是,我舒了口气,继续看朱新建的画论。然而心里仍隐隐担忧,就上百度王老师。结果是一连串新华社、新华网、凤凰网等媒体的报道:“新华社吉隆坡3月6日电(记者 王大玮)由二十四位中国画家组成的艺术代表团5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办了一场以“中国梦 丹青颂”为主题的书画交流笔会,本次到马交流的艺术名家还包括蒙高生、刘如生、王林诗和维吾尔族画家买买提江•阿布拉等。而中国艺术家书画邀请展也于3月4日到6日在吉隆坡同期举行。”

    王老师的名字排列在前三,可见其被喜爱他的观众和收藏家推崇,的确无愧。他不仅代表作品兰花雏鸡闻名于世,而且雄鸡、母鸡,老鸡带小鸡的鸡之家族,一样画得维妙维肖,其画鸡之柔感,触手可及。

    然而,他其实不但鸡画得好,狮虎鹰一样拿手,花鸟画的题材无所不能。对书法楹联也堪称精通,是江苏省楹联研究会会员、南京市诗词学会理事。南京夫子庙复建牌坊楹联,便有他所撰所书。夫子庙北门牌坊两侧那副烫金楹联:“十里秦淮咸集九洲韵士,六朝胜迹铭镌千载风流”即为其所撰,不过他原作的“五洲”,被当地制联者错改成“九洲”(人民网2003年南京1月9日电还专门报道了这个错字出现的经过)。

    虽然王老师提出异议也交涉过,但对方没了下文,王老师也就没再追究下去。

    这就是出身苏北三泰地区,向来有着浓郁读书民风之乡的王老师的这种“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品德。

    这些年,王老师学会上网,开了博客,这在七十岁的画家中算得上凤毛麟角。在网上,王老师的画粉丝众多,他还应邀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等全国各地办展、作画、交流。2012年,东方卫报举办“东方之子•和谐大江南”元旦迎新主题笔会,就邀请到王老师和著名书画家叶维(毛逸伟)、恽宗灜、杨晓岗、李志勤、陈百园、恽安中与会。王老师挥毫泼墨,深受欢迎,后成为该报官网长期推介的书画家。

    君子施于人。特别令人尊敬的是,王老师从几十年前,就很慷慨地将他精心创作的画作赠予他人。昨一位资深摄影家就告诉我说,他就有一幅20年前王老师赠与的雏鸡图。在古城南京,收藏王老师作品的也为数不少。虽然他没有那么多国家画院的头衔和官职,没有今朝那么多画家做广告宣传,更没有号称一平尺几万、几十万的“润格”报价,但是他的作品在说话,他的笔墨在留芳。他画中的水墨感、生命感,产生迷人的艺术感。

    还要这么说,王老师其人、其画、其字、其联、其词,一如其名:堪称画雏鸡王者,却从未像许多书画家那样自诩为王,只是谦逊地自称“金陵画鸡人”;然其却自立于中国画艺术之林!其作品,充满着浓浓的诗情,洋溢着密密的爱意,传达着暖暖的善心,诉说着深深的真诚。让人们久久地怀想。

    前年,偶尔去看南图负一层预展的十竹斋拍品,一幅齐白石的雏鸡使人似曾相识,猛然想起王老师的雏鸡,那么地异曲同工,足见植根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日常生活的艺术家,对身边事物观察的心领神会,与由衷热爱。诚如朱新建推崇木匠齐白石对美的感觉太好,所以手、眼、心太统一,化腐朽太神奇。

    前年,老单位、老领导、老学长朱小石先生新春赠诗“叶绿盈龙年,雷声响长天,安享纸笔乐,康健更笑颜”予我。忽忆起史上书画名人有作生肖年画作的传统,便向王老师谈起。他欣然应允仿程十发笔意,作《飞跃龙门》。那金鱼画得游哉悠哉,尽显自由之状。

    多年来,我们常交流,比如他说想再画《百鸡图》,我则说希望他画“雄鸡一唱天下白”那种。他告诉我画大画很花功夫,凡有新作,便会在QQ上发来,让我一睹为快。

    我曾以为王老师的画很好,为人和善,画也好施,只是欠对书画市场的了解,便常介绍朋友认识他,在洛神艺术收藏网上专门开辟王林诗作品网页;上海文汇报高级记者曹家骧主编文汇报每月一期的《中国书画》专刊,并主编文汇出版社的大型画集,我也介绍王老师去参加。他告诉我,凡有媒体要宣传他,都是用我写的评介文章。我叫他也要多用些其它专家的评论,他说我写的全面。

    一月前,单位一个小同事想要张龙图,因为她刚生的儿子属龙,我有位擅画龙题材的友人去了北京,短期回不来,只得请王老师画。他二话没说,不久就画好还带到单位。谁知他竟和我小同事居然也做过同事,认识也十多年了。可见画缘之分。

    10天前,因帮友人杂志作编君子主题,想起王老师画兰花,便请他作“梅兰竹菊荷”《五君子图》,帮他刊上杂志顺便做宣传,他也很快画好。本是叫他在QQ上发来,他却在周日下午亲自骑车送来,说是顺便聊聊。他开心地说,网上喜欢他雏鸡的群众很多,评价很高,他新出版了画册,特别题了词送我,但已送到我单位。

    他还告诉我,还常在市级机关食堂碰见老单位同事,因为他虽退休了,但还可以到机关食堂去买饭卡吃饭。这样,他就有更多时间作画。于是他每天从住的太平巷骑车去鸡鸣寺,我说那你就锻炼身体了。他很开朗地笑着说,那是那是。

    临别时他还说,你朋友要我画啥画,尽管说。

    下电梯关门前,他还是那副“温良恭俭让”的君子之态,谦谦挥手。

    因为上上周日,我们谈到朱新建,我还把《第1收藏》朱的纪念专辑送给王老师,他说还没细看过朱的画论。所以,今天(2014/3/8)上午10:45:17 ,我还特地给他的QQ留言,把《朱新建: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什么》一文的链接发给了他。

    没料想,如事实,竟永诀,难道这会是继朱新建后,又一位好友离去!真是世事苍凉!

    翻看其留下的书画作品中,竟有一幅王老师书写的“人间”两字。想不起他当年为何写下,也许是我请他题写“老南京”时他没听清,以为专栏是叫“人间”。小唐中午让我联系王老师,我没敢贸然去电,而是在2014-03-08,13:28:07发了一条短信:“王老师:你好!有空请回电。叶雷”。我知道王老师接发短信都不太熟练,没有再发,静候着,但至今没有回复。难道这是条发往天堂的短信么?

    期待奇迹,祈福盼望王老师平安归来!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83363099, 83363098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