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外——世界的端倪

 

    无论中西、绘画从本质上来说都是特定时空艺术家非常个人化的“心象时空”的再现。至于再现的水准、格调、描绘对象等则必然受制于艺术家所生活的时代、自身的修养、格局、思想、情感、兴趣点,以及其时手头的描绘工夫。这一切的总和就是艺术家特定时空所呈现给这个世界的作品,无论具象还是抽象,一定有一个特定的只属于艺术家个人的呈“象”。

    看、那些淘气的点,在画面中左冲右突,一点都不安分……好像在寻找点什么……瞧、线条在战粟,总在细微的颤抖、伸展,有着呼吸,有着语气,每一根都有着自己的语气,时而纠集、时而转折,时而棒喝,时而气若游丝,却又异常缠绵……

    再瞅瞅、那些混合着各种颜料的块面,或细细密密耐心地潜藏在自己的角落,和光同尘,静静地散漫着自身的灵韵、调性与光晕;或有那么一两色块,挟带着风声偶尔窜出来晃一晃;更有的像凡高似的,仿佛颜料不要钱,随心所欲大笔挥洒,再看那些斑斓的色块、大大小小的,顺势而缤纷起舞,燃烧着激情,点亮了生命……

    由这些带着欲望、热爱的点、线、面、色彩等经由艺术家各自个性化的塑造而完成的画面,即是艺术家的“心象”升华与再现。然而,这些每个人肉眼都能看到的“象”,就是艺术家想要表达的全部吗?

    “境生于象外”是中国画论关于意境论的一个重要论点,境离不开象,又不等同于象,而是超越于画中物象之外的深层意蕴。我以为中西绘画在这一点上依然是异曲同工。中西绘画从远古时期追求的形似、神似直至今天的观念、行为、影像。艺术从来就不是仅仅为了呈现其作品本身,在人类社会的不同发展时期自有其特定的社会功用和艺术家自我表现的实现。也可以这么说:艺术作品背后的超越于画中物象之外的深层意蕴,才是艺术作品的本质意义。所以,象外之境才是本质,才更值得好好玩味。

    我们对艺术作品的凝视,就需要观看者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视线,每一件作品都是一种新的对凝视的调节,需要转换了中国传统对绘画的阅读,目光反复来回的游走,不能被透视点所固定,借助于光线、色彩、构图,调性的变化,让画面的某种气氛,某种灵性显露出来。久之,自然之诗意、乐感必然重新来临,艺术家的思想、情感、观念、境界……观者不画而画、冥冥毕现。而这恰恰正是艺术家眼里、心底一一世界的端倪。

——王昊(更斯艺术馆执行馆长、艺术总监、画家、策展人)

 

 

 

 

 

 

 

 

 

 

 

 

 

 

 


洛神艺术网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