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心墨韵一一达摩之旅书画作品巡回展

 

 

    本站展訊 恭逢達摩禪祖師西歸1470周年暨河南省三門峽熊耳山空相寺第十五屆達摩祖師紀念大典,茲定于2016年11月4日(農歷十月初五)舉行盛大慶典及"禪心墨韻"--達摩之旅書畫作品巡回展等,歡迎各界大德、居士蒞臨空相寺,焚香祈福!禮佛拜祖!同襄勝舉!以祈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社會祥和,人民安樂!

 

参展作者 右起: 陈昌荣 张吉庆 石延冰 孔荣 袁陵华

 

 

    晨風送鐘聲,同起梵凈天

    達摩的步履,無疑是千年來獨特的文化風貌。達摩所闡釋的禪,像晨起的風,撕開滿天堆緊的云,給人們呼吸的雨。行走在雨中,似又回到內心深處純凈悠遠的童年,深情寂寥。

    因為達摩"結果自然成",因為四位禪者"誰見解衣作盤礴.卷懷云煙歸掌握"。憑著中國文化的濡養,在情感的時空,達摩與四位禪者際遇。達摩的步履賦予超越時空的限制,走進禪境。禪者們一日復一日將筆墨作為精神的操練,自我洗滌、自我凈化,自我跌落,自我升華,陶然忘機,本修妙證。天賦敏銳的藝術直感,在歷史的回眸與凝視中,在當下的受想行識中,獲得自然的禪修方向,進而找到達摩與人世間的情分。禪觀侵潤筆墨,在白與黑的交替中,在半隱半現之間,人性的溫暖與生機,一點一點滋生并流露出來。起而回應禪性的召喚。禪性不是筆墨風格的選擇,而是生命信仰的態度,筆墨品性的態度。達摩所昭示的禪與禪者恪守本色,人生真實的生命信仰機緣融合。禪者們通過筆墨切身經歷著禪性降臨的喜悅。禪性淹沁,因心造境,觸境生意。讀他們的筆墨猶如穿行在一片既澄明又隱蔽禪示的土地上。禪者筆墨在覺醒于生命本真的認知中,臻至一個自由如如的境界。借著筆墨,生活的界線在隨興中突破。他們用筆墨在人生流變中"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正是由于禪性的介入,拓展了積淀在文人書畫的審美感性空間。生命中的禪觀與筆墨中的禪性,形成了一個極有意味的參照。以筆墨作禪觀,得之筆墨而不為筆墨所累。使筆墨成為與自然相等心性修養過程。"既入乎其內,又出乎其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入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入乎其外,故有高致"。披圖按牒、人生禪觀、效異山海,坐究四荒。在禪性審美的筆墨中,"放縱"擺脫塵世的羈絆,盡性地體悟并容與生命與筆墨的豐富性。在人生悲欣中,在筆墨節奏中,滅除障染,法象流轉縈毫端。石冰居士--樸厚深邃、老辣生拙,寫到靈臺無塵處,骨力練達更從容。知行合一,直指慈悲境界。昌榮居士--山巒林壑、云煙彌漫、質文蘊妍、影入微茫。呈現了云橫霧塞中生命的呼吸潛動及其追光蹈影之美。陵華居士--散華落藻,破裂玄微。納動于靜,悟深隨出。如清泉瀉地,朗月照水。吉慶居士--奔轍絕塵,折旋俯仰。中行狂狷,融禪通變。挾氣格之骨,真境在心中生長,一筆生動,帶出大片。

    山寺的鐘聲冉冉悠悠,流音宛若群舞的飛螢,翅扇著冉冉漸翳的光明。阿彌陀佛!風去風回,你若撞我,那該多好。恃筆野遊性本真,行腳月下印苔痕。借宿高軒已往矣,緣起山外遠靄村。

孔榮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

 

石延冰 《达摩》 纸本

 

石延冰 《达摩》 纸本

 

陈昌荣 《山水》 纸本

 

陈昌荣 《山水》 纸本

 

袁陵华 《花鸟》 纸本

 

袁陵华 《花鸟》 纸本

 

吉庆 《行书》 纸本

 

吉庆 《行书》 纸本

 

 

 


洛神艺术网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Email:master@luo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