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华的山水画作品

 

 

 

张建华简介:

    张建华,1965年生,江苏高邮人,1985年进修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1988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中国美术家江山行画家组秘书长,作品多次被中南海紫光阁、中央组织部办公大楼、中央军委八一大楼、中央办公厅、中国美术家协会、军事博物馆等收藏。《美术》、《国画家》、《中国画》、《美术界》、《书与画》、《收藏界》等杂志专题介绍,出版有《张建华画集》、《张建华山水画精选》。

 


 

入选全国美展作品:

1993年《江河漂流》入选“全国第三届体育美展”、《似水流年》入选“全国 首届中国山水画作品展览”;

1994年《静谧的风》入选“全国第八届美展”、《远方》入选“第三届中国当代工笔画展览”;

1997年《砥柱》入选“庆祝建军70周年全国美展”、《绿色的梦》入选“全国中国人物画作品展览”;

1998年《岁月》入选“第四届中国当代工笔画展览”、《红 土情》入选“抗洪精神赞全国美展”;

2002年《大野苍茫》入选“纪念建军75周年全国美展”;

2004年《溪山幽居》入选“首届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画精品展”《铁骨苍龙》入选“绿色时空·解放军美术精品大展”

2005年《梦回湘西》入选“第二届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画精品展”、《铁骨苍龙》入选“2005·中国百家金陵画展”

2006年《唐人诗意》入选“黄河壶口赞中国画提名展”、《山家烟火春雨晴》入选“水墨张家界全国中国画展”

2007年《穿越》入选“建军80周年全国美展”、《 雄魂》入选“2007·中国百家金陵画展”

 


 

主要获奖:

1991年《坚贞不屈》获“全军美术创作展”一等奖

1993年《江河漂流》获“第二届江苏省体育美展”优秀奖(最高奖)、《幽山绿春》获全国“93’中国画大展”银奖

1997年《船》获文化部“中国当代工笔画大展”优秀奖

1998年《岁月》获“江苏省首届工笔画大展”优秀奖(最高奖)、《沂蒙山秋》获“江苏省首届山水画展览”铜奖

1999年《绿色的梦》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观众评选“我最喜爱的美术作品奖”第一名,《绿色的梦》获“南京军区第三届‘前线文艺奖’”一等奖

2000年《岁月》获“江苏省七彩世纪中国画大展”铜奖

2001年《夏夜·东山岛》获“江苏省第二届山水画展览”金奖、《铁骨苍龙》获文化部“全国第十三届‘群星奖’优秀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2006年《秀水山庄》获“水墨张家界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铁骨苍龙》获“江苏省第三届山水画展”铜奖

2006年被江苏省文联表彰为“江苏省优秀青年美术家”

 


 

气势雄浑意蕴幽邃

——青年画家张建华的审美品格

马鸿增    

当今三十多岁的青年国画家星群中,很少有像张建华那样重视作品的精神内涵,而且能够将北派的阳刚大气与南派的水墨韵味合为一体,形成气势雄浑而又意蕴幽邃的审美品格。这委实难能可贵。

张建华在绘画创作上可谓早熟,这得力于他的悟性、勤奋和学养。童年和少年时期在故乡高邮度过,古城文化积淀水乡秀丽风光,孕育了他的艺术灵性,小有画名。18岁参军后,在“为兵服务”的实践中,他如鱼得水;而后又得到赴北京攻读三年大学的机会,系统的专业培训和广泛研习中外艺术,他更如虎添翼。1991年,26岁的张建华以中国画《坚贞不屈》一举夺得全军美术创作一等奖。从此,他的作品不断入选全国和全军美展,多次获奖,并被国家重要机构和单位收藏。28岁时,他就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张建华的艺术创作特性,我想从以下两方面来考察。

第一,对真善美统一的不懈追求,构成作品精神涵量的深厚性和丰富性。

张建华从不把绘画看作纯粹个人的自娱行为。他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努力追求的是反映现实生活的本质、展示美好的人文精神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语言之统一,即积极向上的内容与耐人寻味的形式的统一。他的作品大体可划分为三个系列——军旅系列、海岛系列、湘西系列。其创作灵感全部来源于对生活的深入观察、体验、感悟,来源于他热爱部队、热爱人民、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真挚情怀。

军旅系列以《绿色的梦》、《似水流年》、《江河漂流》、《二000·夏·将军山》等为代表。由于他对部队官兵的生活风貌和精神状态深有了解,故而能发现新的视角,发掘新的内涵。有时他突出人物形象的内心描绘,有时更注重以环境气氛的渲染营造某种意境。《江河漂流》中波涛汹涌的激流和铜墙铁壁般耸立的高山,对突现战士们的英雄主义精神,无疑发挥了极为有力的烘托作用。

海岛系列以《夏夜·东山岛》、《砥柱》、《无言的歌》等为代表。画中没有出现任何人物或动物,但整体上却给人以充满生命力的震撼感,画面往往是怪石峥嵘,草木稀疏,或波拍浪打,或溪水潺潺,或船只静泊,一派庄严肃穆。它使人想到坚守海岛的祖国卫士,想到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渔民,想到与大自然相生相合的人类开拓世界的艰辛。其精神涵量远在一般山水画之上。

湘西系列以《土家新绿》、《山寨春早》、《泉山清居》等为代表。如果说,海岛系列的主调是荒寒凝重,那么,湘西系列的主调则是郁勃清新。二者形成巨大反差。画面多为气象壮丽,山势奇美,泉流跌宕,绿树成荫,富于少数民族特色的建筑物掩映其间,一派郁郁葱葱,令人心旷神怡。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统一,在这里以一种洋溢生机活力的形态给以充分展现。

必须说明,张建华的创作不仅限于三个系列,如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的《静谧的风》,获得加拿大第一届国际水墨画大展优秀奖的《叶落秋山枫林晚》,就具有更为宏观的虚拟性。还有一些唐人诗意画、宋人词意画,山水与古装人物结合,别有意趣。

第二,对绘画艺术语言广收博取,形成以正大之美为主体的多样化的艺术风采。

每件作品精神层面与艺术形式层面的矛盾如何统一,是推动艺术家不断探索的动力。张建华为了获取艺术表现上的更大自由度,努力研习多种艺术技巧。他既攻油画又攻中国画;既攻工笔重彩,又攻水墨写意;既取北派雄浑之美,又取南派秀润之美。如此,使他能够按照不同作品内容和创造某种意境的需要,而采取不同的艺术表现方法。这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画家来说,无疑具有很大难度。这也正展现出张建华勇于挑战自我、富于艺术创意的品格。

绘写与北方山水和海岛情境之作,最为鲜明地体现张建华阳刚大气的艺术本色。画中山水往往采用北派刚硬的皴擦法,层层积染出厚实坚凝的质感、空间感;山石结构多吸收西方的立体构成,交叉穿插重叠,使其更具力度美和现代感。线与面的空间分割,墨与色的交融互补,产生虚实相生和装饰意味;而饱满的构图 又在总体上增强了作品的视觉张力和心灵冲击力,《古道荒寒塑风骨》、《雄魂万古》即是这一画风最好的体现。《砥柱》虽只画了一块巨石,却精妙地传达出它那在狂风急流中岿然不动的形质神采,恰似一曲撼人心魄的英雄颂歌。

湘西风情和唐宋诗意画,是以线条流动和水墨渲染为主的语言体系,贯穿着“写画”美学观的原理。那里更讲究用笔的刚柔相济,变化多姿;用墨的浓淡相宜,干湿相映;设色的沉着明快,简练概括。构图则突破传统以虚为主的程式,画面物象丰富茂密,强化大自然的生命活力,但满而不塞,密中有疏。足见画家驾驭笔墨语言的功底。

年轻的张建华已经以气势雄浑、意蕴幽邃的艺术风采而崭露头角,他仍在不息地追求、探索、锤炼自己的艺术语言,相信他定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诗意的寄居

——张建华山水画印象

王雪峰    

五年前,我还在南师读研究生的时候,和几个同学到湘西写生,在凤凰古镇,沱江岸边的蓝印花布坊里偶遇了正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进行“江山行”采风活动的青年画家张建华,他精彩的速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次相逢,已是我毕业之后来到省美协工作了,在和张建华的交往中对他逐渐熟悉起来,也使我更多的关注到他的绘画。我对画家的认识,往往将其形象和他的绘画图式联系在一起的,正所谓“画为心声”,每一幅绘画作品都流露出画家内心的真实和人的品位,透过图式之中的某种信息成为解读画家内心世界的路径。我对于张建华的深入了解,也正是建立于对其作品的阅读与欣赏之中。

张建华的绘画图式的来源,得益于生活、学习的历练,出生于充满文化积淀的古城高邮,家乡的文化气息和秀美的水乡风景成为他艺术生命和绘画内涵的基点,在他的山水作品的图式中。我们随处可见这种天生的,来自水乡的灵性。十八岁之后,张建华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在经历了军艺和民族大学的系统美术专业学习之后,使他在绘画艺术中解决了“技”的问题,并擅长于人物和山水题材。和大多数军旅画家一样,表现军旅生活和体现军人责任感这一类主题性的作品,是这个时期的主要题材。凭着他的悟性和才气,他的绘画作品逐渐开始在全国、全军各项美术比赛中频频获奖,他的绘画语言和审美特色也逐渐在实践中走向成熟。

张建华良好的悟性和艺术天赋也是他图式形成的重要原因,在绘画艺术上天分极高,他善于抓住绘画艺术发展的脉搏,而且紧跟时代脉搏的节奏,寻找出一种适合受众普遍阅读的视觉方式,并将自己的心境和格调融入其中,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张建华是善于学习的,他的这种学习方式是机智的,不是一味的摹古,或者是对时代流行的跟风,而是一种巧妙地借鉴,他善于将古今中外一切能为之所用的合理因素皆吸收到图式的创造中去,并博采众长,化古为今,融为己有,这便是张建华的过人之处,他的绘画中充满了聪明之气和时代气息。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山水画是最善于寄托和表达文人情致的,魏晋时期,宗炳提出了“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将所见到的名山好景画出来,再挂到卧室里进行“卧游”,进而“澄怀观道”,从而使文人的内心之“道”通过山水得以印证而达到精神的自由和审美的愉悦,这便是山水画成为文人乐此不疲反复表现的题材原因。在由人物题材转向山水题材的过程中,张建华也实现了由“技”入“道”的转变,进入了人生和艺术新的境地。以生活的积累和对艺术的悟性融入其山水画中形成了其富有特色的个人审美风格。最主要体现在水墨山水的形式美和意境美地开拓两个方面

首先,张建华山水画注重形式美感的开拓,在当今消费社会的语境中,传统绘画艺术的精神内涵已经逐步发生转换,绘画形式之美逐步被强化。张建华是一个擅长运用形式美法则的高手,他的山水画中充满了“虚实”、“疏密”、“阴阳”、“高底”等等形式之美的地运用。其中最突出的是对画面中的“虚”和“实”的高超的处理,绘画的形式之中,“虚”和“实”是一对形式美的范畴,画面之中虚实处理得如何是区别画家水平高低的一个重要方法,往往画实处容易,而画虚处难。虚和实处理又必须恰到好处,否则,过实则过于呆板,使气息呆滞,过虚则缺少骨力。从张建华在水墨山水中的“虚”、“实”处理,可以看出他的才气和控制画面的能力,在整个画面中,通常以亭轩人物为画眼。以墨线实笔勾勒,其他部分以彩墨渲染,突出了主体,并以墨线写出树林相同其中。在画面局部山体表现中的主要部位以墨线勾皴,而其它部位则以水墨渲染:这种“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增加了画面的气息灵动。在“虚”处理中,张建华擅长用水,大面积的水墨表现中既概括又整体,在墨色氤氲中营造了山色空蒙的意境

张建华作为一个军旅画家先求学于北京,后又生活于南京,并有水乡地气的润泽,其山水图式中的审美倾向既有北方山水的雄强大气,又有南方山水的温润灵秀。一个优秀的画家最重要的是心中境界的开拓,而心境的开拓需走万里路,得造化之蒙养,张建华游历于南北,并得军队熔炉之锻炼,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和垂青,将其造化和人生的启示融合南北审美因素并化为己意,最终形成了自己的审美内涵和绘画图式

次,张建华山水画中追求诗画意境的开拓,中国传统绘画注重诗画的结合,从王维开始就开辟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正所谓“诗是无声画,画是无声诗。”诗画融合的意境一直是山水画家的审美追求。张建华的山水画在形式美感上的开拓,在虚实相生之间表达了诗意的倾向。尤其是其所表达的诗意图系列,山泉楼阁、云气袅绕、幽泉飞瀑、曲径通幽,正是其精神家园的栖居所在。在喧闹的都市生活中,通过阅读张建华的山水画中能找到一方幽静诗意去处,让人的灵魂和浮躁心态得以净化。艺术的存在,其终极目的是引导人走向精神的自由,绘画艺术亦是如此,张建华通过他不断的努力和实践,以其智慧和勤奋开拓了具有时代特色的诗意山水,他的图式是轻松、自由的,这种轻松和自由可以通过图式的阅读而直入其所表现的诗意般的山水意境

张建华是一个积极参与生活的人,他和他的画友们所举办的“江山行”活动,如今在美术界已是影响很大。在壮游江山和积极参与之中,张建华的绘画艺术也日渐精湛,我相信,他的艺术实践也必将成为当代画坛精彩的一笔

 


 

以意写形以心造境

——张建华山水画之意象

何家安    

改革开放之后,经受了长期冷落的中国山水画迎来了勃勃生机,随之而来的是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青年画家脱颖而出,他们在宽松自由的环境下探索、历练、成长,承担起民族绘画的未来和希望,我所认识的张建华就是其中之一。

建华出自科班,身在军营,20余年的专业锤炼和军营人生历炼,以及扎实的传统绘画功底,使他的画较为早熟。早期主攻人物,后兼备山水。人物作品入选过“97全国中国人物画作品展览”,山水93年入选过“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作品展览”。他的人物画大多以山水辅景,山水画则多以人点景,人景交融,和谐共处,浑然天成,别具特色。有几十幅作品入选全国、全军美展并获奖的经历,28岁时就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虽年纪轻轻,却在美术这个道上摸爬滚打了20多个春秋,饱尝了一个现代画家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

在我们这个年代,作为一名青年中国画家,其成长的道路是艰难的。这是因为现在的中国画学术思想混乱,专业边界模糊,在前进的道路上有许多岔道和陷阱,以至使许多画家摸不清脉络,找不着方向而无所适从,再加上展览机制与艺术规律相悖,评判标准的失落,市场的诱惑,无时不在吞噬着当代画家的才华,消解画家的意志,使很多本来可以大有作为的青年画家浮躁不安,动奔西撞,最终误入歧途。可悲的是往往很多人上了当还不能醒。从建华的作品中看,所幸受到的影响甚少。

建华的山水画艺术,是合着改革时代的节拍,伴随着多年军旅生涯一起成长,成熟起来的,他原先的作品或多或少留有时代的印迹。他从起初的部队应用型美术(发表过宣传画插图,出版过连环画),到以后的展览型作品(大都为全国全军美展而专题创作)再到后来,自觉自醒,回归传统,面向生活,祟尚自然的山水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直到现在以唐诗宋词意境为表现主体的纯意象型山水画。建华的艺术实践过程正是这个时期大多数画家所共同经历的,从全盘西化,中西融合,到再现生活,回归传统,寻找自我,再到兼收并蓄,广收博取,痛苦思变,借古开今,突破自我的过程。可以说建华赶上了中国画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时代。他没有因此而随波逐流,漂忽不定,被时代大潮淹没,相反他的定性、悟性和对艺术的理解帮助他找到了自我,找到了定位,使他得以在艺术的浪潮中,越来越站在了浪尖上。

大约是5年前,在太行的时候,我见过建华一批人物和山水的生活速写,颇见功力,很是精彩。当时,我就对他说过可以出一本速写集,可见他对待生活和艺术的态度是认真的,是注重生活积累的,下过大苦功的。然而,写生、速写并不是生活积累的唯一方法,工具、材料,创作方法的以及个人的修为不同,决定了其积累方式也各不相同,石涛先生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说的就是看遍了奇峰后再来起稿。中国山水画家对自然的观察,体验,感悟多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追求的是“以意写形”、“借景造物”、“物我合一”、“迁想妙得”、“妙造自然”的境界,它要求画家不光要有扎实的专业功底,还要有广博的学识和人生的历练、修为。

以意写形,境由心造,心物感应,天人合一是中国山水画家处理主体山水与客观自然的感悟方式。建华这几年的唐人诗意系列的作品正是体现了以心造境,妙造自然的感悟方式。这种有别于描绘真山真水、地理地貌式具象表现形式的山水认识观,和幽远、亘古的时空意象,以及飘渺、虚无、梦幻般的诗境,给了他无限的创作灵感和自由想象的空间,使得他能把多年积蓄的能量得以充分地施展发挥,并巧妙地将现实与虚拟,客观与主体,传统与现代,人与自然进行融合,以达到和谐的统一。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到从传统审美程式到现代理念的转换、融合开始服从于画面主体对意境,神韵追求的需要,他的图式开始渗透了更多的理性思维和明显的个人主观意识。他敏锐的精神感应与传统的人文关怀,赋予其山水画以宁静幽远的精神景观、平实而新奇的画面布局、幽深玄冥梦幻般的意境。他的带有节奏式动感的线条和墨色交融的笔墨韵味,以及赋予现代审美理念和气息的画面效果,构成了作品的特色语言体系。画中云林飞瀑,幽谷鸣泉,湖中泛舟,文人雅集,曲径通幽,可居可游,完全是祥和静谧的精神乐土,安逸舒适的世外桃园。他的带有符号式的建筑、标志性的的人物和诗意般的场景,完全脱离了真实生活中的山水景象和传统山水画固有表现形式,它已不是生活的再现,亦不是唐诗简单的解读,他的画画由心造,意随情出,他的唯美化的图式构成元素(云水,树石,建筑,人物)完全按照疏密、墨白、阴阳、虚实、高低、大小等既矛盾又对立统一的审美要求和画面节奏的变化而设计、组合安排的。他的画幽静、闲适、清新、深邃、古远,远离了凡尘俗世,滚滚红尘,仿佛是喧嚣尘世中的一方静土,现代文明城市灰色主调中的一块绿洲,茫茫荒漠中的一潭清泉,体现了画家独特的美学见解和内在的修为,以及对艺术宏观把握的能力,给人以一种“动心”,“悦目”,“澄怀”的心灵体验和视觉感应。

值得一提的是他对水的运用和领悟可 谓得独具匠心,颇具特色,董其昌提出中国山水画的南北宗,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北宗枯硬,南宗秀润。建华不愧是南方人,其对水的理解情有独钟。不过建华作画用水已经不是传统技法用水的概念,他用水泼、染、冲、洗交替使用,水冲墨,墨冲色,墨色交融,使得画面浑然一体,晶莹透明,水墨淋漓,其艺术个性可见一斑。

建华生活在文化中心城市,中国画重镇南京,这个文化底蕴无比深厚的城市自明清以来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国画大师,在中国绘画史上,闪闪生辉。这种环境对一位以绘画为专业的人来说是莫大的幸运,我想以建华的敬业精神和他的聪慧,一定能够踏着先辈的足迹爬上那诱人的高峰,亦如他画中的一叶扁舟,终会驶向理想的彼岸。

 


 

  作品欣赏:

 

      
 
   
  
 
  唐人诗意
       
 
   
 
 
  蓬门客至
 
情春图 山歌好比春江水 山歌好似云中月
 
 
 
 
 
 
 
  山歌好似云中月
 
 春江花月夜
 
 
 
  渔舟唱晚
 
  寒林空见日斜时 溪山幽居
 
 

   

 生活照片:

 
画家们在漓江采风 在西安秦始皇兵马佣
 
在江西 在江文湛先生家红草园
 
 

 


            洛神艺术网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