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开强书法作品集

 

 

 

    刘开强 1958年出生,南京市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1976-1995年先后在沈阳军区、南京炮兵学院、南京政治学院任职。1978年师从聂成文先生,后得到启功先生的悉心指导。1982年加入辽宁省书法家协会,1989年经杜平将军、陈大羽教授介绍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

    1982年开始参加全国性书法展,先后参加全国四届书法篆刻展、国际书法邀请展、全国著名书法家作品展、全国百名书法家精品展,以及赴港、澳、台、日等作品展。曾获全国、全军书法比赛一、二等奖20余次,作品被10多家(处)博物馆、碑林收藏或刻石。

    1991年11月由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南京政治学院、南京军区书画协会等四家在南京联合举办《刘开强书法展》,2010年6月和2012年8月分别应潮州市书法家协会与汕头市文联之邀,在潮州市、汕头市举办《著名书法家刘开强作品展》。

    刘开强书法成就已有诸多专业报刊、电视媒体报道。香港《收藏天地》(40期)、《大公报》(1996.6.9.)并作特别刊载,《中国当代书法艺术大成》等数十本大典集册皆有阐述。

    刘开强书法网:www.lkqsf.com

    qq:826886493

    刘开强书法工作室电话:025-83206618 13705169066

    地址:南京市应天大街815号5-603

    邮编:210019

 


 

笔精随心开 墨妙显柔强

——我读刘开强先生书法

孙连生

 

    在汉文化圈中,书法需要从艺者的执着与岁月的坚守。以点画起步,从运笔初始,“非人磨墨墨磨人”。因此,书法是东方艺术精神的经典象征和学养积淀。

    著名书法家刘开强先生正是凭借着这种执着与坚守的从艺信念,他的翰墨生涯才能“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记得唐代孙过庭在《书谱》中曾说书法创作,乃“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阴惨阳舒,本乎天地之心。”这实际上深刻地揭示了书法家需要有生命意识的践行与感悟。

    我与刘开强先生相识交往已有多年,正是在这舞文弄墨的春秋交替中,才真切地体会到:刘开强先生是当下为数不多的能够把书法融入到自己生命意识与人生历程的书法艺术家。唯其如此,数十年来,不论是在部队军营或是下海经商,他都孜孜以求而精勤不懈,耐得寂寞而淡泊名利。

    中国书法是由正、草、隶、篆四大系统组成,由此构成了书法的整体艺术之美与笔墨风神之韵。然而,正、草、隶、篆均有着各自独特的点画形态和结构造型,要四体皆能,不易。而要四体皆精,更难。诚如汉代蔡邕《笔论》中所说:“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

    刘开强先生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沈阳军区服役时,就经著名书画家田原(饭牛)先生举荐,拜辽宁省书协聂成文先生为师,并被聂成文先生吸纳为入室弟子。他在谨受师训的同时朝夕用功,他还以大量的时间研习各种书体,经过数十年的临池修炼,从而能精研四体、登堂入奥,纵横于篆隶之间,挥洒于正草之中。田原先生见其有恒于书,又推荐给启功先生,并得到先生的悉心指导,书艺再上层楼。既可见传统的脉络,取法的渊源,又凸显其融会的多元,变法的新意,从而真正达到了古人所提出的技法要求与审美要素:“有诸于形而形诸于外,得于心而应于手。”

    刘开强先生的行楷从唐碑入手,对颜真卿的《东方朔画赞》、《颜勤礼碑》最为服膺,后又参以褚遂良之《孟法师碑》,运笔秀逸典雅,点画遒劲端庄,结构婉约严谨,有“字里金生,行间玉润”之美。

    刘开强先生的行草,上溯二王,中临颠张狂素,下探米蔡董赵,可谓师从诸家而广采博取。特别是近年来参以魏碑笔意,更显其气势宏放宽绰,意态旷达跌宕,有气淳质厚、韵胜度高之感。
刘开强先生的隶书专攻汉代《乙瑛》、《石门》二碑,隶意高古朴茂,法度严谨儒雅,可见其笔势生动婉约而旖旎多变。

    刘开强先生的篆书亦相当高迈缜密,以秦斯篆为宗,临《石鼓》,摹钟鼎,及明清高手,笔画线条稳健清丽而劲挺畅达,间架结体精到而呵成一气。

    王庭坚有诗云:“俗书只识兰亭面,欲换风骨无金丹,谁知洛阳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阑。”

    刘开强先生的书法,各体兼修,尤工于行草。他一直沉浸于古法之中,临帖摹碑,广涉博取,兼收并蓄,尤对二王一脉书风情有独钟。“二王”书风是中国古典书法成熟的标志,也是中国书法艺术史上的第一个高峰。他对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王羲之《十七帖》、《兰亭序》,王珣《伯远帖》等经典名帖临摹和研习之后,坚持笔法、墨法和章法并重的艺术准则,注重点画、线条的纵横结合,墨色的丰富变化,结体的腾挪避让和情感、灵性的自然流露,将书法艺术“骨肉神韵气情”融会贯通,把对“二王法帖”的理解感悟,包括人生阅历、文学修养,都注入了自己的作品,逐渐形成了独特风格:妍雅姿媚、飘逸洒脱、圆融质朴,奇清新流的优美书体。

    数十年的临池磨炼,刘开强先生的书法作品,在主宗二王的基础上,不断求索,博采众长,讲求法度,融入己意,不激不厉,以静入境,力求传统之法、古朴之风、书卷之气、点线之妙、灵动之感、清雅之意、和谐之美。深入古法堂奥而不为所囿,婉转流美中又不乏古朴,初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典雅俊美、潇洒秀逸的书法艺术语言格调。

    在中国传统艺术中,书法是最讲求品性和气质的一种艺术。所以古今书论者在谈及书法之道时,总是把书法与作者的品性、修养、情趣一并谈论,于是便有了“书人俱佳”或“书人相映”之说。

    在书法家众多的当下,刘开强先生不是一位善于鼓吵或游走水面的人。他独守青灯,临池苦练,沉溺墨香,远离喧哗,苦苦探求书法艺术真谛的艺术态度,却成就了他朴拙清逸,浑厚圆润,了无俗气的书法品性。正是他这种追求书法艺术美的坚强毅力和耐心,正是他这种“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的不求浮名、不逐小利、不染时弊、读书观墨的甘于寂寞,他的收获才如此地丰厚——

    著名书画家陈大羽先生感慨其在书法求艺上的谦诚,特地为其题辞:“艺进乎道,何虑无闻”。

    原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尉天池先生感其笃学精神,专门题写了“有恒”二字以资鼓励。

    原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章节先生,撰写 “开合随心飞笔势,强柔率意发诗情”镶名诗句以对刘开强先生的人品、书品进行高度概括。

    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聂成文先生写了“但将南北融笔底,喜看钟山雨化烟”,给予刘开强先生极大的期望与鞭策。

    早在1982年,刘开强先生就加入省书协,1987年加入中国书协。

    早在1991年,刘开强先生就在江苏省美术馆,由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南京军区书协等四家联合举办了《刘开强书法展》暨刘开强书法艺术研讨会。

积累譬为山,得寸则寸,得尺则尺

功修无幸获,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如今,刘开强先生正以勤耕不缀的“每日一课”精神,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继续不断前行。
这真是——

笔翻墨舞兴味浓,

何须着意太求工。

胸中自由龙蛇在,

写来呼雨又换风”。

——孙连生写于《难得清闲斋》

 


 

开合随心 强柔率意

——我认识的刘开强其人其书

章节

 

    自1986年与刘开强相识,至今已有二十几个年头了,他给我的印象是勤奋笃学,谦和诚恳。

    当时开强在南京炮兵学院任教官,学习书法完全是工作之余的事,除了工作,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临帖、创作、再临帖,十分刻苦。

    楷书一直是开强日课的重要内容,以颜楷为本,手摹心观数十种碑帖,无有辍歇。楷书的基本功训练是学习其他书体的必要保障,有了根基才你谈的上笔法、结构和章法。开强的小楷直入《灵飞经》,然后观《洛神》、法《乐毅》、猎《张玄》,参唐人经抄,取撇长右短之势,结左低右高之体,似倾还正,欲动又止,活泼生动,俏皮可爱。虽然这种强烈的个性写法还有可探讨的地方,但开强勤于思考、善于融通的学习方法是可取的。

    开强在行书方面下的功夫是最多的。他说,1982年刚刚进驻赤峰时,住在老百姓家,当地群众很贫困,因他们的到来没有玻璃的窗户才糊上透明的塑料纸。冬天零下30多度,伸手就冻僵了,别说写字了。他将办公桌架到炕上,工作之余磨墨临池,炕下用几块木板搭成小床,晚上倦曲在4斤重的军被里,常常冻的彻夜难寐,有时冻醒了干脆起床读帖作书,日作千字,未有停楮。尉天池先生感其笃学精神,题写“有恒”二字寄往北疆,以志勉励。

    开强从《集王字圣教序》入手,浸淫多年时光,然后对二王一路的诸多墨迹刻本来回观摩,琢磨其间的脉络。他以一本帖、一家风格为根基,吃透精神,再作延伸,反复挖掘,这是具有极强的毅力和耐心的人才可以做的到的。正是这种甘于寂寞,心无旁骛,他的收获才丰厚。从开强的行书册页、手卷中,我们真切地看到了二王的神情,智永的静穆、,米颠的奇巧、蔡襄的沉稳、董香光的闲逸,广猎博采,精挑细选,提炼适合自己的的东西,倾诉于毫端,沿着前人的足迹,迈出自己的步伐。隽美、清新、洒脱、秀逸、率真,开强完全是按照法度在书写自我。

    看开强的草书可以动心,宽綽的体态,流动的线条,枯荣的墨色,大度的章法,读来有一种饮茶后的回甘。开强草书起端《书谱》,泛映着张旭、怀素狂放的背影、王铎的雄姿,汇成了独立的草书语言。自二王到董其昌,凡与之相涉的前贤佳帖,他掇英剔伪,博众群览,所以才敢放胆草书。空灵流畅、毫无羁绊的行笔,随心率意、沉着劲拔的线条,随形而就、循规破体的结构,舒朗从容、驰张有度的章法,将豪情抒发在黑白之间,使作品赋予了鲜活的生命。而东北生活的经历,军旅曾有的豪迈,喝着长江水长大,金陵文化的蕴育,使他作品更增加了不少的活力。

    隶书不是开强的主攻方向,为丰富行草书的内涵,他临习了《乙瑛》、《礼器》、《史晨》、《张迁》、《石门》等帖,经常拿来习作求教。《乙瑛》端庄凝重、意态爽秀的结体,《石门》纵放洒落、劲挺多姿笔法,简牍跌宕不羁、率意天趣的韵律,汇成了开强隶书的面目。尽管他自觉尚不够成熟,还有很多需要斟酌的地方,但他安寂乐道、勤奋笃学、敏于探索的学习态度是值得肯定的。

    1991年《刘开强书法展》在南京举办,我和大羽陈老都认真观看过,陈老感其谦诚,为其题辞:“艺进乎道,何虑无闻”,其意可见。

    2012年开强在广东汕头举办他的第四次书展,我为他题写了“开合随心飞笔势,强柔率意发诗情”致贺,这是我对开强人品、书品的概括。

    刘开强确如此联。

(作者:原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融南铸北 心摹手追

——感恩吾师

刘开强

 

    “生乎吾前、其闻道也、故先乎吾、吾从而师之。”我之艺途,当感恩吾师。

    1976年我自南京入伍到沈阳军区,由一个学生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1978年秋回宁省亲,我兴冲冲地将书法习作呈交给田原老师批阅,满以为龙飞凤舞的作品会得到老师的称赞,结果田老师不停的咋嘴摇头,“毫无长进,误入岐途”,随即草就了函札,让我去找辽宁省美协负责书法工作的聂成文同志。从此,我正式投师聂成文门下,开始了真正的书法学习之旅。。。。。。

    聂老师对我的指导是长效式的,把脉、开方、下药,细心、耐心、专心。老师见我的柳字写的太过刚硬、楮字又偏柔软,教我立即改写颜体,增其厚重,扫却病态,加强笔力,突破拘谨。以当代军人之气质书写古代将军之法帖,吃着高梁米抒发北方壮士之豪情。。。。。。面对我临写的《兰亭》,老师明确指出,现在的功力,还不具备书写这么高妙的法书,开方----《怀仁集王书圣教序》。此帖字数多,变化大,虽是刻本,但精神犹存,而精细的刻工更彰显其骨力,这是我临习长达七年之久的范本。

    聂老师对我是厚爱的。初入师门用的笔、墨、砚都是老师赠予的,包括一些名帖名著,尤其是两册《历代书法论文选》,使我开始明白书学理论的重要性,从赵壹的《非草书》,到张怀瓘的《书断》,从米芾的《海岳名言》,到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其中的一些论断虽然不得其解,按文于笔墨间索骥,尝试了便会有深刻的记忆。我还是老师家的食客,是师母厨艺的品评师,就连老师会做的唯一的一道菜----白糖拌西红柿,我都品尝到了,我们师徒二人就着透明的东北白米饭,吃的是那么的香。

    聂老师对我的学习则是严格的。几年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无意之间吸收了老师的一些书风,在我的作品创作中,一旦发现有他的痕迹,老师便会严厉的指出“习我者死,法古人者存”,要“取法乎上”。我深深的懂得,老师对我的希冀绝非一般之习书,而是有更多的期待。他亲领我去拜会沈延毅、杨仁恺等一代大师,聆听教诲;又介绍给徐炽、董文、冯月庵、郭子绪等辽沈名流,恳请指导;同时与王丹等同辈切磋交流。他毫无门阀之见,指导我去广闻博览,丰富学书的内涵。老师的这种虚怀若谷的大胸怀,对私塾式师徒传授的方式而言是多么的不可想象。在聂老师的门下,没有门户之限,而是引导我登临山巅去遥望那山外山、楼外楼。。。。。。按照老师的指引,行书从《集王书圣教序》到智永、陆柬之、褚遂良,从米芾、蔡襄到董其昌;草书从《书谱》到张旭、怀素,从《大观帖》到王铎,二十余载的反反复复、寻寻觅觅,只待蓦然回首时灯火阑珊处我之所望者,我上下求索其中。。。。。。

    我记忆中最冷的冬天是1982年,我惜别了沈阳,惜别了老师,回到了刚刚改编的老部队----辽西赤峰郊外(现属内蒙古)。当地气候条件十分的恶劣,缺水少粮,我则自慰怡然。

    雪日,零下30多度,我依然临池不辍,日作千字(尉天池老师有感于此,挥毫即就“有恒”二字寄我激励)。我与聂老师则是十日一函,半月一札,鸿雁传书,问师求道(至今我仍保留很多信札)。在老师指导下开始参加省内、国内的书展、研讨会,给我提供了不少的锻炼机会。1982年我荣幸的加入了辽宁省书法家协会。

    在郑州,就读于解放军测绘学院期间,我是学院书画协会的会长,经常与郑州大学、河南大学搞书画联谊活动,时任河南省书协秘书长的张海先生有空也来指导,测绘学院的文化活动活跃起来了,学院为表彰我所作出的贡献以及学业的优良,荣记了三等功。毕业时,我放弃了留校任职和调往北京的机会,回到了故乡执教于南京炮兵学院。由于种种原因我失去了重返沈阳的归途,我将我的这第二枚军功章寄给了聂老师,是谢恩,是离愁?不可名状。。。。。。1991年我的第一次个人书法展,聂老师写了七律一首致贺,诗尾“但将南北融笔底,喜看钟山雨化烟”,给予我极大的期望与鞭策。1993年香港的《大公报》、《收藏天地》均以此诗句为题作了专题报导。

    我的书法首展,是由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南京军区驻苏部队书画协会、南京政治学院、南京炮兵学院联合举办的,章节老师给予了非常大的扶持,陈大羽老师为我题写了“艺进乎道,何虑无闻”,章老、陈老是我隶篆的开蒙之师。陈琦学兄携扬子书社举办了刘开强书法批评会,季伏昆、黄惇、苏金海、乐泉等金陵中青年名家应邀出席,把脉祛症,收益良多。

    令我感动和激奋一生的批评来自尊敬的启功老师。

    从戎北疆,省亲回宁须经北京转火车,半天的停留期,我只有两个地方可去:故宫、启功家。几年来去,与启功老师也就熟了。1994年国庆节赴京看望启老,他正卧病在床,见我至欲迎之。慰语片刻,他说两日肚里没下米了,我为他热了稀粥,饮毕他要下床。沙发上陪启老聊天,一个多小时后,老爷子苍白的面颊泛红了,病没了!我借机呈上《刘开强书法选》请教,老爷子看了哈哈一笑,“你是五项全能,我是单项选手,你会五种字体,我只写一种字体”。猛然间,我感到这是老爷子要拍我脑袋的批评,我顿时激奋起来,感谢启功老师的教诲。这是一个浅显个道理:到处挖井是没有用的,只有在合适的地方把水挖出来,才能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这个批评使我受用一生。

    2010年《刘开强书法集》的封面,采用了启功老师为我题写的籖,以此也缅怀这位伟大而慈爱的书法家和批评家。

    谨以此文恭谢关爱我的所有老师。。。。。。

2012.9.8

 


 

作品欣赏:

 

       
       
       
       
       
       
       
       
 
       
       

 

刘开强与启功先生

 

 

       
 

 


洛神艺术网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