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榭驽的油画作品

 

 

    GENEAU榭驽先生生于1935年法国诺曼底,对艺术有着浓郁天赋的他,从幼年10岁起就利用假期从学于他的叔叔——一位“法国巴比耸艺术学校”的老教授一起巡访大自然学习画田野画。

    18岁结束他的高中学业后,随即考入了巴黎艺术学院进行深造绘画专业。在学习过程和结束学业后的最初几年主要从事于法国杂志的设计和绘画设计工作。出于对油画艺术的热爱,最终他弃业走向了独自创立GENEAU油画工作室的艺术生涯之路。

    1970年至今,通过法国著名的画廊和画展组织中心的安排,GENEAU榭驽先生已成功地具办了数百次以上的个人画展,从此渐渐地声望于法国,美国和日本等世界各地。自1999年起,在法国艺术界至高领域“BENEZIT”字典以及“当代法国艺术”字典里,我们可以找到“GENEAU”榭驽先生的名字,从此奠定其法国艺术大师的地位。

    也许出于榭驽先生自然有着的亚洲情结,也许是一种巧合,人们不难发现在他的作品里具有相当的份量画得是中国的国花-----牡丹!从1990年起他修改了一些创作方法,视牡丹为GENEAU的主题作品,从此成就了法国唯一画牡丹花而出名的画家,他的牡丹作品由此被世界各国爱好者们收藏。

    榭驽的画已成功地走向国际,目前来自世界各国的收藏者有法国,美国,日本,德国,瑞士,比利时,英国,爱尔兰,俄罗斯,迪拜,台湾,南非洲,科威特,萨特阿拉伯,巴基斯坦等等。2008年法国巴比耸一家画廊里,来了一位台湾老人,当他看到GENEAU的画以后,当场把仅有的24幅画全部收藏了。这一举动激起了GENEAU榭驽先生对中国的满腔热情,并为自己作品中的牡丹花被中国人民视为国花而感到骄傲!

 


 

    作品欣赏:

蓝色组曲  野餐 热情的款待 奥布的紫罗兰 二重奏
55x46cm 55x46cm 35x27cm 55x46cm 35x27cm
   
节日  静物 节日的鲜花 水果 普林坦普斯玫瑰
54x65cm 54x65cm 46x38cm 65x54cm
 
小金字塔 厨房 鲜花 热烈的接待 节日庆典
55x46cm 65x54cm 54x65cm 65x54cm 54x65cm
   
 静物  静物 激情似火  静物 蓝调
46x55cm 55x46cm 54x65cm 38x46cm 38x46cm
 
风中颤动 飘香  静物 晚间胭脂 石竹花和青花瓷
65x54cm 46x38cm 46x38cm 46x38cm 46x38cm
 
辉煌 徽章 协奏曲 静物 水果
54x65cm 55x46cm 46x55cm 46x38cm 46x38cm
 
青铜 静物 接待 秋日 三组合
89x116cm 92x60cm 55x46cm 65x54cm 46x38cm
 
清淅 凝固 春天的礼物 工具 乳白的花
38x46cm 65x54cm 46x38cm 54x65cm 54x65cm
 
静物 梨与青花瓷 接待 静物
65x54cm 38x46cm 46x55cm 65x54cm 46x55cm
 
渐变的静物 静物 即兴曲 静物 明媚的清晨
27x35cm 55x46cm 46x55cm 38x46cm 46x55cm
 
蓝调 静物 欢庆 玫瑰花束 池塘旁的花束
46x38cm 65x54cm 60x60cm 65x54cm 65x81cm
 
包裹苹果 梨的掉落 精彩的园艺 静物 静物
46x55cm 46x55cm 46x55cm 46x38cm 38x46cm
 
中篇 起源 水果 静物 接待
46x55cm 54x65cm 65x54cm 46x55cm 55x46cm
 
灿烂 静物 湖边的风景 风景 乡间的阳台
54x65cm 55x46cm 46x38cm 54x65cm
 
阳台上 景物 背景 两个世界 肖像
46x38cm 55x46cm 46x38cm 46x38cm 46x38cm
 
肖像 美女与鲜花 美女与梨 粉色的回忆 裸女
46x38cm 35x27cm 46x39cm 46x38cm 54x65cm
 
冠军 1983年自画像 溶解
46x38cm 54x65cm 46x55cm
   
 

 

在画室中

 

 

 

 

 

    2011GENEAU中国行画展中,Alain Geneau榭驽先生与他的妻子来在上海张园内,接受了媒体对于他此次作品中国行的专访。(C:主持人 AAlain Geneau榭驽先生)

 

    C:这是您第一次来上海,说说您对这个城市的第一感觉?跟巴黎比起来呢?

    A:的确是不一样,但不是完全不同。当我踏上上海的土地,与巴黎比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巨大的,发展了得的一个城市!尤其是当我们来到一些街区,如同这里(张园),跟巴黎一样,是个富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在这样一座房子里,虽然欧洲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但都是代表着过去,这与美国完全不同,美国是个“新的”国家。中法两国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在我看来,这非常让人振奋!美国倒不是,除了它的科技技术。但这儿(上海)却让我感到与众不同。当我去到美国,基本都是同样的商店、同样的咖啡店、同样的菜单,是单一文化。虽然波士顿与华盛顿与加利福尼亚等不同,但是都是现代的,无法代表过去。

    C:那么上海人与巴黎人比起来呢?

    A:上海人是与巴黎人最相像的!都是勤劳的工作者,但是法国人还有罢工,巴黎人总是想着“下一个假期,下一个罢工”。在这儿,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在认真工作。我知道60年代的中国,那时在搞“文化大革命”,气氛与现在完全不同,让我感觉到现在大家都在努力补上那段“浪费”的时光,比如上海的发展速度就在急剧增长。昨晚与我夫人的朋友共进晚餐,他们是商人,感觉就是忙忙碌碌、压力很大、工作很多。

    C:人们说巴黎人是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

    A:对!我们爱过节!嗯,春天人们是会有工作,但是时间很短,因为有“搭桥”(注:比如一个假日是周四,那么周五这天也休息,一直休息到双休日结束,这就是搭桥放假)。马上到5月了,几乎都在过着“搭桥”生活呢。然后到了8月,整个国家的如同静止了,(全民出去度假)。但我不是,我继续工作,画我的画,与别人不同,喜欢去海边度假什么的,我喜欢8月的时候待在家里。8月的巴黎几乎就如同“空城”,比如一些旅游者想去看看画廊,但是没办法,全关门了!他们透过橱窗往里面看,试着开门,但是很不幸,大家都去度假了!我想这个与上海不同,这里的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工作!

    C:人们都说巴黎人很懂得生活。

    A:对对!没错!可能有点过了,过得太好了。

    C:您是首次带着作品来到中国,在来之前是否有对中国的艺术市场有所耳闻?是否做过前期调研

    A:对,我合作的画廊有不少中国客户,最近出售我作品的一家戛纳的画廊,他们告诉我中国客户占有不小的比例。一年前我在巴比松的个展,一位来自台湾的收藏家将我所有参展的画作买去。中国是个发展中的市场,每周我上网,总收到些法国组织者建议带我作品赴中国参展的邮件。但是我知道这是他们机构赚钱的方式,艺术家付钱给他们运作,但是艺术家却无法知道他们的画是否真的到中国参展了。我呢,就会亲自来到中国办展。我一个艺术家朋友就很不幸,他给了机构钱,但是机构只是把它们存放在他们那儿,他的画一直留在巴黎,没有到国外参展。幸亏在这儿还有我太太说中文,虽然现在不少中国年轻人会说外文,但是有她在,我放心很多。上周我参加了春季艺术沙龙,在那儿我与参观者交流,从他们那边得到信息,哪幅是最受欢迎等。那幅白色牡丹花是最受欢迎的,您见过。(C:啊对,是我最喜爱的那幅。)对,可惜它被买走了。得再找幅了。

    C:您的作品非常受中国艺术爱好者欢迎,您觉得您跟中国是否“前世有缘”呢?

    A:对,那是当然的,不然我怎么会与一位中国人结婚呢。

    C:我们发现您的作品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民熟悉的牡丹花,牡丹在中国被誉为国花,象征着富贵吉祥。您有张照片是您1岁时手拿一支牡丹,那么您眼中的牡丹是怎样的呢?

    A:画牡丹倒真是有些巧合。我不画玫瑰,因为我觉得牡丹更显生动。就拿那张我手拿牡丹的照片来说,其实是我在我父亲1936年拍的一部录像中截取下来的。很可惜牡丹花开的时间很短,所以法国的花商很少有卖牡丹的。我请花商带花芽,但是他们不卖。

    C:那您在花园种牡丹吗?

    A:是,我种。同时我也去朋友、邻居家的花园找开的漂亮的牡丹。在法国有2种牡丹,一种是小牡丹,不是很高;还有种是灌木似的牡丹,有点像这幅上的,花开得很大,中国我想应该有许多这样的。因此在我看来,在中国举办一场以牡丹为主题的展览,非常有意思。

    C:牡丹的样子已印刻在您脑中了吧?

    A:对!可能有点点夸张,不过我几乎能盲画了。我也画别的,比如人物肖像,但是画牡丹几乎如同我的签名了。

    C:您最喜爱的音乐家是谁?

    A:我跟大家一样喜欢勃拉姆斯、贝多芬,我很喜欢巴洛克时期的音乐,巴赫。我边听音乐边画,但是当代音乐对我来说有点太过了,会影响我的工作,我无法专注。它是种突破,但不是所有的当代音乐都让人感到舒服。

    C:有位中国的音乐家形容当代音乐很性感。您觉得呢?

    A:我觉得他对与当代音乐的评述非常友好。我不觉得有什么性感的,可能我不知道。但对于我来说,当代艺术我是喜欢的,尤其是中国的。不过有些作品实在太贵了,只有在美术馆里呆着了。有些画作非常细致,不是那些不知所云的当代艺术。

    C:您之前对年轻艺术家的建议中有提到,画家得有自己的个性,那么您觉得您的作品个性特征是在哪儿呢?

    A:我们所说的个性是指其作品特色,当人们看到一幅画作一眼就能认出是谁的作品,这就说明已经有鲜明的个性了!有很多富有天赋的画者,画出的总是同一模式,这一现象在法国南部尤为明显,我们称之为普罗旺斯风格画,卖得很好,很受欢迎,因为都是些描绘阳光、蓝天、紫色的薰衣草田……但是一味的模仿或限制创新,会影响画家个性的发展。我有认识些有天分画者,但是很可惜。作为一位画家,应该是要画出他想表达的,而且要让别人知道是他所画。

    C:如同当我们看到牡丹,就知道是Alain Geneau的作品?

    A:对,但不单只是牡丹。我一直在探寻作画的方式,人们感觉我的画作很古典,或许是主题、颜色、技能。我很喜欢1617世纪的作品,但是我不会去模仿抄袭这些作品。这幅不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的一些画的构图,是金字塔型的。对于我来说理想的构图是金字塔型的。也有些像圣米歇尔山,您有见过圣米歇尔山吧?(C:对,见过。)我的一些水果静物画的构图就是这样的,比如一些描绘梨的画作。我喜欢这样的构图!这也是我的画作主要个性特点。

    C:此次您还带来了签名限量版印刷品,非常精美,有别于我们一般见到的印刷品,能跟我们介绍下吗?

    A:这是我作品的印刷品,20多年前是做给日本市场的,非常叫卖!因为我的作品在传统的石板印刷品上无法真正的显现出来,于是我就寻找到新的方式。这是卢浮宫修复画作的一种技能。我们用质量上乘的纸,以及特殊的油墨,这样印刷品就不担心由于阳光照射而褪色。它可以存放多年而不褪色。并且是有我亲笔签名的400幅限量版,共6种。

    C:您刚对于当代音乐谈了您的看法,那么对于当代艺术的看法是怎样的?

    A:都是不知所云。有些让人感觉无法接受。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不好意思我要说脏话了,毕加索曾说:“画就是他妈的画,无法表达只能意会”。好比我们看到一幅当代画作,我们只能说喜欢或不喜欢。现在你们所看到的评论都是由些专业的媒体评论。但有段时间,一些艺术报告都是哲学家写的,我不是批评说不好,让我疑惑的是这些评论到底是讲哲学还是讲艺术呢?

    C:您觉得在当代艺术盛行的时下,是否会影响您?

    A:不不。完全不会影响到我,我自己也是收藏家,当我看到喜欢的画,也会买。

    C:艺术家的生活,一直是大家所好奇的,能跟大家分享下生活中的您是怎样的?

    A:我的生活与上海人的生活不同,我喜欢安静,很幸运,我的太太跟我一样,喜欢宁静的生活。没有压力的慢生活,我们住在巴黎附近的一个森林里,生活节奏非常放松。话说我这年龄也大了,也过了那个画廊成天追着我要我交画的时期,我有段时期由于赶工的压力,作品水平一直没有提高,不过现在我有时间放松思考,我的画作有了进步。现在我合作的画廊都在法国,以前有不少美国的合作画廊,在美国卖的很好,所以一直问我要作品,现在安静了!

    C:那您平时喜欢怎样的业余生活呢?

    A:业余生活就是工作。比如我现在上海也是工作,虽然不是用颜料用画笔画画,但是在感受着。很幸运我爱我的工作,同时也是我喜欢的休闲方式。音乐与我也是密不可分的,我在工作室画画,同时放着CD,或者听古典音乐电台。另外,朋友也是我平时生活的一部分。有朋友在乡村有座房子,非常舒适,我们就一起去那儿。朋友非常重要,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朋友圈在缩小,有些人已经不见面了,一些很亲近与信任的朋友,可以天天见。

    C:法国人很喜欢度假对吧?您呢?

    A:是呀,我喜欢度假,但是我又不大外出度假。我现在也不太运动,以前我倒常游泳,我喜欢游泳。我现在喜欢静~

    C:您现在法国还坚持天天画画,对将来的计划是什么?

    A:一样,继续画画。可能就是为更多的上海人、中国人画画,嗯,这是一个计划!

    C:能否这么理解:法国、美国已是过去时,将来时是中国市场?

    A:人人都这么说。中美两国在经济贸易上有着激烈的竞争。但是我希望中国人别太赶了,不要犯前人犯过的错,同时,环保也是很重要的,得悠着点!所以就是我说的得慢慢来,慢生活。

 

 

 


            洛神艺术网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