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渭

    徐渭(1521-1593),字文长,号天池山人,晚年号青藤道士,或署名田水月。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性情纵放,少年屡试不第。中年以后任浙、闽总督胡宗宪幂僚,对当时军事、政治和经济多所筹划。后胡被弹劾为严嵩同党,被逮入狱,徐谓一度发狂,晚年生活贫苦,以卖书画为生。他是文学家兼书画家,诗文、戏曲著作丰富,中年以后开始学画,擅长画花鸟,兼能山水、人物,水墨写意,气势纵横奔放,不拘绳墨。在作品中,经常题诗题句,借题发挥,抒写对世事的愤懑,他的写意花鸟画,继陈首复以后,更加狂纵,笔简意浓,形象生动,影响深远,开启了明清以来水墨写意法的新途径。清代朱耷、原济、扬州八怪中李宗扬、李方膺都受其影响,数百年来势头未衰。

    徐渭传世著名作品有《墨葡萄图》轴、《山水人物花鸟》册(均藏故宫博物院)、《牡丹蕉石图》轴,以及晚年所作《墨花》九段卷(现藏故宫博物院)等,都是他的重要代表作。

徐渭点评

    徐渭,初字文清,改字文长,号天池、清藤等,明代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出生于浙江山阴县(今绍兴市)的一个小官僚家庭。他从水聪明过人,十多岁时仿杨雄《解嘲》作了一篇《释毁》。稍长,师事同乡学者季本。季本是心学创始人王阳明的学生。因此,阳明心学通过季本的传授对徐谓的一生起着很大的影响。阳明心学的主要观点是“心即是理,心外无理”。这是对良知与直觉的承认,它与佛教的思维――超脱的思想有关,与“禅意”亦有关。阳明心学的出现,本身就是对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程、朱理学的一种反叛和挑战。这时期哲学、文学、艺术界都出现了追求个性解放,直抒性灵的倾向。徐谓自然了卷入了这股潮流。

    徐渭自二十岁中秀才后,虽屡试乡举不中,但广交益师良友。这些师友中有在籍官员、退休乡坤、山林隐逸、还有少年后进。他们相从谈艺,相互砥砺。后来他与萧勉、陈鹤、杨珂、朱公节、沈练、钱鞭、柳林、诸大绶、吕光升等并号“越中十子”。陈鹤的戏曲、绘画,杨珂的书法,都曾对徐谓有一定的影响。

    此外,他还结交苏杭一带的著名文人书画家。如陈淳、谢时臣、沈仕、刘世儒、沈明臣等。徐谓就在与这些文人雅士的交往中,“泡”成了一位兼善诗、文、书、画、戏曲乃至军事韬略的天才。

    徐渭三十多岁时所写的杂剧《四声猿》得到同代戏剧大师汤显祖的赞赏。

    徐渭富有军事才干,并得到当时搞倭总督胡宗宪的赏识,他在三十七岁时被聘为胡宗宪府幕僚。并为胡宗宪设计诱擒盗魁汪直、徐海。一次,胡宗宪捕获白鹿,请徐渭撰《进白鹿表》并献于朝中,明世宗及学士董汾等对徐渭文章大为赏识,徐渭也因此更常受胡宗宪的器重。

    胡宗宪因严蒿奸党失势受牵连,二度入狱,最后死于狱中。徐渭亦怕受胡牵连,竟“引巨锥刺耳,深数寸;又以椎碎肾囊,皆不死。”(《明史·文苑传》)自杀达九次之多。这时他内心的愤郁与痛苦只有在强烈的自虐中得到发泄,并真的发起疯来。后来竟发展到误杀其妻,并因此入狱。在狱中,他的精神才稍稍平静,但是并未痊愈。这位疯狂了的天才后经同乡张元汴竭力保救才得幸免一死。出狱时已五十三岁。

    出狱后,徐渭曾一度浪游金陵、宣辽、北京等地。从出狱到七十三岁去世期间穷困潦倒、凄凉孤独,这整整二十年中他是在时而清醒时而反常的情况下度过的。据他自记行实中说:“畸谱屡称祟兆纷纭,盖精神颠倒至老未已也。”他能自己如此记载,正说明他虽常常精神错乱,但有时却是十分清醒的。

    徐渭绘画,既有一定的师承,又能突破前规以适抒发已性。他的人物画受宋代梁疯子的减笔画影响,概括洗炼,造型生动;山水画受沈周、文征明等影响;花鸟画在林良、陈淳等人的写意画基础上又向前推进了一步。画史上把他与陈淳并称为“青藤”、“白阳”,并把他视为大写意画派的创始人。

    徐渭特别注重绘画的“生韵”、“生动”。这正符合中国画法中的第一法─气韵生动。他曾在一首诗中提到:“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拨皆吾五指栽。”又在《书谢时臣渊明卷为葛公旦》中指出:“……画病,不病在墨轻与重,在生动与不生动耳。”他认为画家如果要表现自己某种特定的气质、胸次、情性,就必须选择相应的题材,以适合表现本人的那种气质、胸次、情性。他在题一幅水墨牡丹时提到:“牡丹为富贵花,主光彩夺目。故昔人多以勾染烘托见长。今以泼墨为之,虽有生意,终不是此花真面目。余本窭人,性与梅竹宜,至荣华富丽,若风马牛弗相似也。”从他的这些见解来看,他的确有时是相当清醒的。正是他这些清醒时的高见的论使他在疯狂的作品中更显示出超人的胆略。

    在徐渭的绘画中,最能表现他目空一切、无视古今而率意挥洒的还是水墨花卉。南京博物院、北京荣宝斋各藏有一卷徐渭的《水墨花卉图》,据说美国现藏有三卷。其中最精的要数南博所藏的《杂花图》长卷。此卷共画有牡丹、石榴、荷花、梧桐、菊花、南瓜、扁豆、紫薇、葡萄、芭蕉、梅花、水仙和竹十三种,水墨淋漓、恣意汪洋,干湿浓淡、浑然天成。此卷曾多次发表并印有单行本。荣宝斋所藏的《墨笔花卉》卷共画九种,其中《梅石图》旁题有经常被人分们引用的一首诗:“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既透露出他不愿墨守成规、大胆创造的精神,又流露出他能落笔成春的自慰心情。

    徐渭晚年题画诗中经常提及“春”字。如“墨染娇姿浅淡匀,画中亦是赏青春。”(《题水墨牡丹》)“五十八年贫贱身,何曾妄念洛阳春。”(《题墨牡丹》)“消得春风多少力,带将儿辈上青天。”“那能更驻游春马,闲看儿童断线时。”(《 风鸢图诗》)等。还有一些“胭脂”、“朱唇”、“芳姿”之类的词汇。这是否与徐渭晚年因鳏居而受到压抑的性的潜意识通过艺术创作得到发泄有关。

    徐渭愤懑、抑郁、孤独、凄凉的内心世界,在“墨葡萄图”这幅作品上的题诗,正反应了他内心的倾诉:“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徐渭死后,他的作品越来越为一些有识之士所赞赏。石涛、石溪、八大山人以至扬州八怪都深受其影响,并卓绝于当时画坛。直到现代,徐渭的作品仍在不断地放射出耀人的光彩。

    清代郑板桥曾以五百金换天池(徐渭)石榴一枝,并愿作“青藤门下走狗”。

    当代画家齐白石自称“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