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明先生逝世周年祭

 

 

    亚明先生离我们而去己经一周年了,由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美术馆举办展览纪念他,使我想起同他在一起的一件件往事,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记得在文革后期的1972年,江苏省成立了文艺创作组,从干校回来后的亚明先生任副组长兼美术组组长。当时他组织大家到工厂、农村去写生,我便随亚明先生到了栖霞炼油厂,在简陋的招待所里一住就是二十多天o他每天背着一个用长长的尼龙绳穿起来的三夹板画夹去工地写生,边走边哼着他那有点“跑调”的京剧,一般是下午回来落墨稿,天天如此。不久,一批如《争分夺秒》的优秀作品便创作了出来,当时真的好佩服他的勤奋创作能力。还记得有一次在省画院的作品展上,他指着自己的一张画问钱松岩老:“钱老,你看我这是什么皴?”钱老笑而未答。亚明先生幽默地说:“我这是爆炸皴啊,哈哈”。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以傅抱石先生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开创的贴近时代、贴近生活、笔墨当随时代的不断创新精神,真正在他这里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在与时俱进的今天,我们应该如何呢?

    1979年创作组接到全国将举办美术大展的通知,我便到金陵船厂等地去深入生活、写生、收集素材,创作了我的处女作《巧裁缝》的草图,在人物落墨完成后正准备画下面的一块大钢板时,亚明先生来到我的画室看看,他拿起斗笔大块地横涂竖抹起来,只一会,那块大钢板就被活生生地画了出来,我的处女作《巧裁缝》就这么诞生了,随后被全国美展入选,并在各大报刊发表出版,又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后来我接连创作了几幅主题性中国画都被全国美展入选。与我同时代的一些青年画家,现在都成了在全国有一定知名度的画家,这不能不说同亚明先生等老画家的培育、影响密切相关。今后的江苏省美术界也一定会发扬这种精神,走向新的辉煌。

    还有一件事,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的儿子出生后不久,高兴的心情还没完,就碰上妻子生病、儿子又染上骨髓炎,我一个人无法送他们到医院。当时画院也只有一辆旧吉普车,我只好打电话求助亚明先生,他不仅派来车,而且还亲自随车送我的妻儿去医院就诊。现在我全家健康快乐,儿子也长到一米八几的个头,在南京书画院画画,人见人爱。谁又能想到,当时曾有朋友劝我“不要这孩子算了”。而今天会有这样的结果,每每想起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亚老的感激之情总是油然而生。人在世上走一回,还是相互多关爱一点好。我盼望我们的江苏省国画院,我们的江苏省美术馆,我们的江苏省美术界,人人都能献出一点爱,那一定会出现更加美好的明天。

 

赵绪成 (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原载《江苏美术》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