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高远忆师情

 


    70年代中期,我和亚师去煤矿写生,回宁后,加工了一批写生画稿。我在整理画稿过程中,总想表现得“成熟点”,于是“吸收”了一些大画家的风格,这样一来却失掉了最可贵的真实感受和质朴的个性特点。对大家风范的借用,我自以为是聪明的表现,并很欣赏自己的水平,我拿着这批画稿去给亚师看,亚师翻弄着稿子对这类作品不屑一顾,并愠怒地说:“画的不行,这不是写生的东西!”我以为能夸赞我一番,却给浇了一盆冷水,心里咚咚地敲起鼓... ...他选了一张贴近生活的稿子,拿笔改了起来,一边画着,一边说:“早熟的果子长不大,千万别作早熟的果子!”

    画工不要怕画坏,要往深里探索,过分学风格,就成早熟的果子,虽然果子熟了,但小得可怜!宁可晚熟也要把果子结得大大的... ...这一意味深长并带有哲理的话,使我多年铭记在心,并力求深研理法,而避外像皮毛的学习方法。

    我作亚师学生已过而立之年,虽有作品参加过全国版画展,国画亦参加过全国性美展,就其国画的功底来说尚处浅薄之中,但那时我的心性,锐气旺盛,气冲牛斗,枉自称强,作梦都想玩个震天响的作品出来,整天的就想搞大创作,殊不知那是一种幼稚的空想而已。有次亚师说:华拓,你给我徒手画张骑三轮车的画,他突如其来的出题考我,叫我很是惊愣,我画了老半天,不要说国画中讲究的笔法、墨法、章法和性趣、意境,就是连准确的画出人和车的构图来都难以表达。搞得如芒在身,汗颜羞愧,十分尴尬。他较严肃又珍重地说:华拓,你还要补课,补基本功的课,你可以三五年不必搞创作,你现在才三十多岁,五十岁以后能画出名来,就算是出名早的!你可把基础做做好,真正找到门径,登堂入室就容易。你要记住:“慢就是快!”

    然后,给我按排了作功夫的方法和要求,叫我从“清明上河图摹起,再摹八十七神仙图”,先做这个功底,再宋、元名家或临或读,你自会透彻中国画的奥秘。我一听说,把我吓了一身冷汗。“清明上河图”太复杂了可如何下手临?亚师给我找了几张透明绵纸,把纸蒙在印刷品上,给我做了示范,叫我分析画中的每笔顿挫、舒缓,起承转折的变化。... ...自此,我静下心来,一笔一笔的琢磨、研究、分析画法,一天画不了一个巴掌大的画面,令人十分枯燥。那时正值严冬,我白天摹,晚间摹,手冻得很历害,肿得像个馒头,起初的几个星期坐不住,有时真把我的心急出来。过了个把月,手劲腕力顿觉有大长进,兴趣不知不觉就提起来了,有时画到半夜都不觉劳累。“清明上河图”我反反复复地画,局部画、整体画,搞了半年的时间,经过这张图的磨练学习,手一拿起笔来,就觉得腕力大手劲足,下笔能生根,行笔如流水,可真是笔随心运,非常自如。这一收获使所有的苦都变成一种慰藉和甜蜜。“八十七神仙图”如同“清明上河图”那样的反复摹了半年,再加上古代历朝名家的或临或读的功课,这在我艺术生涯之中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并使我稳步迅速地成长起来。

华 拓 (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