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 余 自 语

 

 

画画是一种劳动。劳动产生成果,成果既具有艺木价值,又具有经济价值,而这两种价值同样具有迷人的诱惑力,画家稍有不慎,便有被异化之虞。所以,对于绘画,切莫当做一回事地刻意为之,而应以一颗平常心云对侍,不造作,不毁誉,不雕琢于心计,不追逐于名利,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让,有价值也罢,无价值也罢,人毁也罢,人誉也罢,终归是在劳动。而在这一劳动的过程中,随处任意,触境皆真,因心造境,为情而绘,千山万壑皆是妙明心境之灵想奇构,一草一木亦是淡然胸襟之自然流露,情畅于景,景生于情。既然性情已适,何求其他。正如雪夜造访,兴尽而归,何必登门。遥想八大山人昔日挥毫墨戏,平平常常,无有牵累,或山或水,或鸟或鱼,随情而生,趁兴而发,亦如风行水面,自然成纹,何来半点刻意之态,更何曾想到评个什么国际大奖。这是一种人格的超越,是一份诗意的抒发,更是平常心的自然外化。高僧马祖曰:平常心是道。以此心作画,何患不妙合于道。

但作为一种劳动的绘画,还须把它当做一回事地去认真做。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也没有不认真劳动而能收获之事。对于绘画,认真是多方面的。对绘画理论要认真去学习,浅尝辄止与一知半解是难深入堂奥的,对笔墨技巧要认真钻研,信笔涂鸦与不明规矩只能流于妄自尊大;对艺术形象要认真去描绘,粗枝大叶与狂涂乱抹难以捕捉到客观对象的内在神韵;对自然山川要认真去观察,走马观花与迷于行色只能限于事物的表象,对善意的批评要认真去接受,讳疾忌医与固执己见只会使自己陷于不拔之泥坑……总之,要想画好画,就必须有认真的态度。否则,绘画创作实践表明,井非每幅作品都能合人意,大师亦不例外。但只要认真去画,一次不行再来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再来第三次……经过不懈地执着追求奋斗,认真的劳动终归会有结果。铁杵何以能磨成针,关键便是锲而不舍的认真精神。龚贤的积墨山水之所以深得后人的赞许,正在于他有将千万墨点妙合无垠地编织在一起的认真态度。当然,认真不能过头,过头则适得其反,非旦办不好事,还将会事与愿违。清代郎世宁以西画写实的功夫画中国画,其笔下的翎毛鞍马、花草树本均一丝不苟,精雕细描,可谓认真之极,但因刻画得过于认真,效果却适得其反——俗而无有生气。

上述对绘画的两种态度,看似对立,但实有如鸟之双翼,为统一之整体,不可偏废其一。以平常心作画,可使画冢不雕琢于心计,不牵累于功名,以超然之心态,畅淡泊之人格,使个体之本真得以天然流露。这是使画进于道的必然前提。而认真的态度则是使画进于道的必要保证。

这便是我作画的态度。

上面所说的画进于道,则是我对绘画的认识。画进于道中道的内涵有四,一为技之道,二为物之道,三为人之道,四为天之道。技之道是说要厌于人意,合于天造,不为技而技,一味卖弄技巧只会流于形式,可谓金玉其表败絮其内。刻意做作,人为伪饰,似东施效颦,反为人厌。美学的最高境界是天然之美,妙造自然,不事雕琢,浑然无迹的技巧才能臻于此境。物之道是说要得客观之物的常理,即不为物象的外在行色所迷惑,要由表及里,遗貌取神,把握住其内在的主长、变化、发展的自然规律,从而使笔下的艺术形象既有真象更有真魂。人之道是说画家要真而不伪,自然而不矫饰,保自然之天性,如此方能令方寸之内空虚澄明,无有牵挂,不迁就于世俗的虚伪,不扭曲自我灵魂,放之自然,处处畅通,一如庄子所言“不失其性命之情”。天之道是说技、物、人三者统归于天。古人曰:“天者,理也”。万物皆只是一个天理。技要合于天造,物要合于天理,人要合于天性,三者皆本乎天,并进而合一,臻于天人合一之境。如此,形而下的画,返虚入浑,转化升华为形而上,展现出生命的律动,人格的高扬,本真的复归。

王长富(南京市美术家协会秘书长)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