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历程来评价其创作及发展问题

 

 

[论文提要]文章从分析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历程入手,正确评价当前的刻字艺术创作现状,指出了存在问题的具体原因;从学术角度提出现代刻字艺术门类建设的必要性及学术方法;站在历史的角度探讨现代刻字艺术的文化归属及发展前景问题。

[关键词]现代刻字   学科建设  文化品格  发展前景

 

    刻字,作为中国古老的铭刻艺术之一,在现代西方艺术思潮影响下,加入诸多的美术因素而成为一个新兴的艺术种类-----现代刻字。它传入我国虽然仅仅有二十年左右,却因写刻相合、制作简单、情趣写意、富于装饰等特点,近年来发展十分迅猛,不仅国内外展事频频,刻字队伍人数激增,而且通过召开研讨会对其学术定位、文化依托、刀法技法等诸多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引起艺术界、学术界对现代刻字艺术的浓厚兴趣和关注。本文试从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历程出发,讨论其相关的艺术门类建设、文化品格、发展前景等诸多问题,抛砖引玉,就教方家批评指正。

 

               (一)

 

现代刻字艺术源于日本。二战后, 日本艺术界受欧美“自由主义”、“崇尚个性”的激进主义精神影响,出现了以“墨象书”、“少字数书”(又称调和体或近体诗文书)为主的前卫书法流派。其代表人物上田桑鸠、手岛右卿等认为,做为应用美术(注意:这里已经把书法做为了美术一类,究其原因是汉字在日本受片假名的冲击,大都丧失了文化含义),此类书法仅能表达的是“美笔”、“能书”之意,而没有更强烈的视觉效果。为增强绘画趣味,就必须加入“雕塑”因素,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后现代刻字艺术就应运而生,迎合了日本前卫艺术的表现需要。目前,现代刻字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单独的艺术门类,是日本学生手工艺制作方面的必修课。上世纪70年代日本的刻字艺术传入韩国,称为“书刻”,以别于其它装饰艺术。因刻字作者大都是雕塑、陶艺、版画方面的专家,作品创作重视构成、雕塑、空间效果,装饰意味很浓,创作风格与日本迥异。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日益加快,西方各种艺术思潮不断涌入中国,美术运动层出不穷。在书法篆刻领域,先是日本的“现代书法”引起莫名轰动,一贯固守传统的中国书家感到万分惊奇和“惬意”,引发书法界空前的争论与反思;其后倍感孤单的日本现代刻字被带入中国,国内艺术家认为这不过是我们古老的铭刻艺术加点美术而已,技法简单,构思容易,没有什么高深玄妙的理论,很快就接受并传播开来。虽然现代刻字艺术在我国发展的时间很短,但有计划、有组织的全国大展已举办了四届;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联合举办了七届国际刻字交流展,影响颇大;福建、海南等刻字大省也举办过几届高水平的省级大展,推动了现代刻字艺术向纵深发展;其它诸如邀请展、个人展也是举不胜举。而今年的第五届全国刻字展,参与者已逾三千,参赛作品不论种类还是质量,都大大超过了历届。应该说,国运昌盛带来了艺术的繁荣,百家争鸣也为现代刻字艺术家带来了更多的探索和努力。

回顾现代刻字艺术在我国的历程,大致可分为二个阶段:1、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日本现代刻字在我国展出震动书坛为起点到1998年第二届刻字理论研究会召开,为第一阶段。国内的书法、篆刻爱好者以日本的刻字为依托,参照汉字的变形方式,各种书体的不同特点,开始现代刻字艺术的探索。这个时期伴着书法热、篆刻热,现代书法,西方美术思潮的冲击,我们的学习、借鉴、创作有些盲目,艺术的冲动取代了更深层次的理论思考,作品面目与传统刻字相距不远,只不过多了一些刀痕肌理,融入些许日、韩风格。早期的现代刻字展事大都为邀请作品,参与人数少,良莠不齐,几乎没什么竞争,作品质量大都不高。这个阶段有两件事直接推动了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一是199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刻字研究会成立,从行政管理角度把现代刻字纳入了艺术圈,使其创作与理论研究有所归属。二是1993年在洛阳举办的全国首届现代刻字展和首届刻字理论研讨会,在一定意义上把现代刻字艺术推向前台,也真正地把现代刻字艺术独立出来,成为中国书协所属的三大艺术门类之一。我们看到,这个期间的理论探索也十分稚嫩,多为现代刻字是什么,刻什么与怎么刻,与书法、篆刻艺术的异同,等等,没有明确的学术指向和创作、评价标准,完全没有门类建设方面的探讨,创作与理论研究都是盲目的,处于艰难的探索阶段和进退两难的生存境地。

2、以1998年在厦门举办的全国第二届现代刻字艺术理论研讨会为起点,真正开始我国现代刻字艺术理论指导实践的探讨。当时的指导思想是“构建现代刻字理论,指导当代刻字艺术创作”,研讨会共有26篇论文入选,对现代刻字的美学特征、文化参与方式、审美范畴以及刻字艺术的发展趋势等重大课题都有一定的探讨。尤其是刘正成先生从书法学科研究角度阐述了建立现代刻字理论的必要性,第一次把现代刻字艺术提到艺术门类建设和学科建设的高度,有重大的学术意义。我们看到,其后几次的现代刻字展中的作品,在创作主题上有了一定的指向,对其相关的构图、章法、刀法、色彩及文化理念都有一定的关怀,作品也由早期的简单汉字变形,简单的阴刻或阳刻,发展为多种刀法并存,构图巧妙、色彩丰富,更加写意。许多原创性的作品,在借鉴甲骨文的契刻、金文字的镌刻,碑、铭、摩崖等的凿雕特点同时,融以真、草、隶、篆书体,已渐露中国现代刻字艺术的泱泱风范,在强烈的民族风格中,已透露出中国式的现代刻字艺术潜藏的巨大生存与发展空间。

 

(二)

 

面对当前如火如荼的刻字艺术局面,我们一方面感到艺术春天的来临,创作激情激荡于胸间。同时,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现代刻字的理论与技法问题、文化品格与发展前景问题,等等,这就要求我们要正确地评价今天的刻字艺术创作与理论探索,从而才能正确地定位现代刻字艺术历史定位,把握其发展前景。我们从三个方面进行讨论。

 

一、正确评价现代刻字艺术的创作

 

应该说,目前我国的刻字艺术很火,但作品却不尽人意,整体的特点是质朴、简单。从感官上看,表现为制作比较粗糙,视觉效果不佳,大部分作品不能震撼观众,不能打动书法篆界,同时也让雕塑界不屑一顾,有“雕虫小技”之嫌。早期虽有“主题创作”的提法,但未能深入。当代有些作品人为地做了注脚,反而让人觉得幼稚可笑,画蛇添足。

其一,近二十年,刻字艺术与书法创作一样,深受日本现代书法的影响,以少字数、象书、前卫书法为主流,又参以西方现代艺术,任意曲解、变形汉字,表面上变化丰富,实则是无一例外地借助了美术手段来完成。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浮躁心态下热情的投入,粗糙审美下的展事频繁,名利欲望下对艺术的关注……,令人反思的是时尚变化太快,流星多多,潮涨潮落。当前,我们看到的现代刻字作品,几乎没有风格、流派可依,更没有代表作品,刻字作者本身和作品缺少文化感是非常普遍和突出的。许多刻字作者是在凭直觉或者模仿别人来创作,几乎没有原创性。他们以彼此接近的知识水平、彼此接近的心态和热情,来投入现代刻字活动,简单而强烈,其兴趣易生也易灭,务新猎奇,由此也产生了当代刻字创作中的市俗化倾向,并将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其二,因为没有具体的理论导向,没有具体的评判、审美标准,没有刻字艺术权威与参照物,所以参与者就无所顾及的游戏于个性之中,却因文化积淀的不深,艺术手段的溃乏,不得不追逐时尚,屈服于种种诱惑;因为淡漠与刻字艺术相关的文化传统,总想标新立异,却要常常带着迷茫重返书法篆刻的传统,到古人那里寻找借鉴。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的艺术现象,刻字作者如深陷这个怪圈而不能自拔,何谈艺术发展与成就?

其三,趋俗性与美术化倾向使汉字丧失了刻写内涵,同时就丧失了生命力。我们看到,如果命题是“丰年”,作品上就出现鱼图案或象形文字,或刻划上孔方钱币来示意“丰”之含意;如果是“瑞雪兆丰年”的命题,就做上农舍与雪景,实际上已经和画差不多了。又如有“海”、“山”之意的作品,也都有此类的作法,以具体的景致来喻意或做衬托。我们不仅要问,如何界定这类作品范畴所属?中国艺术以意为上,书法和篆刻的意境,没有具体指向,其妙也因此而生,而现代刻字则不同,如表现长寿,就要使画面背景象老者的根根苍老胡须,好象是与主题呼应,实则流入下乘。

其四,从创作上队伍上看,目前中国没有专业的现代刻字艺术家,作者都是书法家或篆刻家,刻字只是“半路出家”或“玩玩”而已,虽有近四千的创作队伍,但大部分是走马观花,其参与者也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刻字艺术的组织者,不得不创作,要不地位岌岌可危,没有影响怎能有号召力;二是刻字艺术的爱好者,他们真心真情地投入作品的创作之中,艺术的创作是其生命,对其最好的回报就是作品得到认可。入选哪一级展根本无所谓,在平淡中追求写与刻的无限乐趣;三是因名利的诱惑来搞刻字的。表现为靠能入选、入展国家级刻字艺术展而加入中国书协。当今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金字招牌有相当大的影响与号召力,一些书法篆刻爱好者苦于中国书协入会门槛太高,竞争太激烈,太残酷,便在刻字上做足文章,这只不过是权宜之策而已。我们虽不应非议曲解参加者的初衷,但从历届的入选、参展作者名单上看,老面孔依旧,新人不断,表面上好象是推陈出新,实际是创作队伍极不稳定的表现。

现代刻字做为一门艺术,作品的艺术风格和艺术表现力是通过汉字刻与写的不同造型方式,色彩的不同构成及运用,刀斧凿刻下不同材质肌理的种种效果来实现的。这里有几个问题值得探讨:

第一,观念问题。主要是传统刻字与现代刻字的异同。首先要澄清,“现代”二字只是时空概念,而绝不是艺术概念。现代刻字艺术注重的是“个体”创作,有明确的艺术主旨。而传统刻字只是一门再现艺术,忠实于原作是基本的要素,刻字作者在铭刻过程中充当的不是工匠而已,毫无创作可言,这也是现代刻字艺术与传统刻字在线条表现、刀法运用、色彩追求上存在明显差异的主要原因。在现代刻字中,作者的审美情趣、价值取向是第一位的,作者的好恶,情调的雅俗无一不在作品中得以显示,充分表现作者“道”的高低,意境的深浅。传统刻字在摹刻中,完全依附于书写者书法水平的高低,没有自己独立的精神内容,只是在“技”的层面上一争高下。另外,我们还要解决认识上的误区。虽然现代刻字艺术在不断的成长中积累了一定的技法和创作经验,但精神内涵空泛,审美语言尚不成熟,批评要借助其它的艺术门类的术语和方式方法。因此,我们必须澄清一些错误的认识问题,这是构建艺术门类的首要条件。一是性质的界定。现代刻字使用了书法艺术、篆刻艺术的语言,并通过一定的工艺制作来完成的艺术作品,我们不能因此就界定其为“工艺美术”的一种,而应界定其为一门艺术。工艺制作讲究技巧与经验,而艺术创作是情感的再现,人的思想是最重要的创作因素。二是与书法、篆刻、雕塑的关系界定。现代刻字艺术从作品构思、书写、凿刻、上色到最后完成,与书法、篆刻、雕塑有密切的关系。但四者表现的方式有着本质的不同:书法长于线条灵动和韵律,篆刻长于分朱布白和刀法,雕塑现体的是质感和力量,而刻字大刀阔斧,通过材质的肌理之美和一定的构图来表现主题。当前,现代刻字艺术的学习、创作、鉴赏、批语和理论都不成形,尚处在初创阶段现代刻字与书法、篆刻的关系。现代刻字艺术脱胎于中国书法与篆刻,定位在书法、篆刻的另类表现,不是放大的篆刻作品,也不是绘画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立体的书法,色彩的篆刻,通过良好的工艺性、装饰性,强化艺术性,是汉字在二维空间乃至在三维空间中的艺术表现。

第二,技法问题。如果我们承认现代刻字艺术的有相当的技术性,那么其“技”是什么?如何表现?应该说,现代刻字的技法相对还是简单的,与传统的刀法没有多少区别,只是更加随意和宽泛。传统的刻字是通过刀法来再现书法的精、气、神,刀法实际上是从属地位;而现代刻字作品的构图、意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刀痕的表现力体现的,刀法具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因此,我们认为看不见刀痕的作品,谈不上现代刻字艺术。现代刻字艺术的刀法,尤如书法艺术中的笔法,看似小技,实则关系到作品的功败垂成,现代刻字除其整体形式、色彩构成外,很大程度上是保留凿刀痕迹这一形式肌理的结果来体现美感与质感的。

第三,审美问题。对刻字的美感,我们如何去把握?我们是关注汉字演进的不同表现形式,还是欣赏书法之美?是关注色彩的搭配,还是欣赏雕刻之妙?一般意义来讲,一幅现代刻字艺术作品,其美的表现都含有以上因素,那么谁主谁次?所有的审美问题至今我们没有很好地解决。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一是当代刻字作品在构图、创作上,大都倾向于笔划叠加,字间穿插、借用、挪让等方式,似乎已成为必要特征,导致美术化、模式化。因此,我们有必要界定其审美范畴评;二是评价作品的佳劣,一般以入选哪一级展事来定,根本没有具体的参照,作者与欣赏者过多地相信评委评选的结果,这也是目前刻字艺术繁荣背后应该引起注意的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我们从几个方面探讨现代刻字艺术的美感感问题。

其一,现代刻字艺术的包容性决定了其审美取向是多元化的。在汉字的书写上,我们关注的是书法美;在构图与雕刻上,我们以篆刻艺术为坐标;在色彩表现上,我们以当代绘画为基准……因此,多种审美因素的叠加才能真正欣赏现代刻字作品,这样看来,现代刻字艺术的美感是很难把握的,因为它要求欣赏者具有多方面的欣赏能力和体会。其二,从技法与工艺上看,日本追求精细与完美,吸收了装潢语言;韩国强调精神,使用了雕塑语言,那么我们要追求什么?我们认为,虽然现代刻字艺术是汉字的一种表现艺术,但不能被传统书法完全束缚,也不能完全沉醉于刀痕肌理之中,最根本的出路是还是立足于汉字本身,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多种艺术营养,结合现代的意识和多元的审美取向,才能创作出具有全新艺术语言、全新艺术形式,因而能独立于大书法之外的现代刻字作品。其三,道与技的指向。中国传统文化重“道”轻“艺”,这在古代铭刻艺术中表现得十分突出。从青铜鼎彝到碑铭刻帖,古人留下了数以万计的作品,可刻工留名者却寥寥无几。工匠卑贱的社会地位,艺人不能完全独立的人格,导致古代的刻字艺术只注重“技”的高低,而几乎没有“道”的参与。现代刻字艺术把作者从纯“技术”中完全解放出来,让思想自由驰骋。但我们不能小看刻字的技术,任何艺术家要创造出美妙的艺术形象,必备的专门技巧是成功的决定因素,因为“道”是靠“技”来完成的。同时,技艺又不等同艺术,技艺只是技巧的熟练、高低与否,而“道”的深浅才是真正检验和衡量一个现代刻字艺术家的标准。中国艺术的妙境,就在那形式之外妙香远溢的世界中,而字形只是现代刻字艺术的引子。明代李日华有诗云:霜落蒹葭水国寒,浪花云影上渔杆。画成未拟将人去,茶熟香温且自看。这就是一幅好作品给人的感觉,从作品中可以听到生命的音符。中国的造型艺术的最高原则是“不似似之”。太似则呆滞,不似为欺人,妙在似与不似间,既不具象,又不抽象,徘徊于有无之间,斟酌于形神之际。以神统形,以形写神,以意融形,乃至神超形越,这是至高的艺术境界,是艺术家心仪的至高境地,现代刻字艺术家应以此境为最高追求目标。如果我们从作品中能体会到艺术家的修养,体会到作者因心以会道、乘物以游心的自由创作的情怀,这不就是艺术的至高艺境吗?

 

二、关于现代刻字艺术的门类建设与理论研究问题

 

当代刻字目前还没有真正成为一个艺术门类,因为不独立,大有“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其好处是,人们可以从多种角度来审视和研究刻字,以开拓视野,增进学术繁荣;问题在于,因为没有形成单独的艺术门类,人们就很容易忽略其作为学科意义上的艺术门类建设,带来的后果是研究时东拉西扯,很少考虑刻字艺术真正需要什么,徒增纷谬;批评时生搬硬套,一篇小文也要引用多种西方哲学、美学、心理学等等著述,好象中国的刻字都是西化思维、西化逻辑下才可完成的作品,用语也追求新奇,似是而非。其次,理论研究缺乏深层性。1998年在厦门第二届现代刻字研讨会上,刘正成先生从学科建设的角度提出了建立现代刻字理论体系的设想,但仅仅限于艺术门类结构上,此后也并无下文。目前的状况是,几乎没有一个学者从刻字艺术的原理、史学、美学、批评、教育等诸多方面对进行系统研究,构建现代刻字艺术的理论框架,理论的滞后是非常明显的。

学术问题:现代刻字艺术源于中国书法、篆刻,是以汉字为最基本元素,在木质、金属、石材等材质上,经过凿刻、上色等工序进行一系列创作的艺术门类。其文化内涵集中反映了汉字文化,其原创性是借“汉字”字形形体的曾经的系列演进,千变万化的“书法”风格变化来实现的,脱离了这个特定基础,现代刻字艺术将完全失去文化依托。有三个问题值得关注:其一,名称定义。自从刻字艺术回到故乡,关于名称的争论就一直没有停止。我们今天使用的“现代刻字”一词,是日本艺术界对刻字艺术的界定。在韩国,现代刻字艺术被称为“书刻”。在我国,有人提出也用“书刻”的名称,以别街头牌匾、电脑刻字或篆刻,更有的学者认为,书法、篆刻、刻字艺术都是汉字的表现艺术,行使管理职能权力的中国书协就应该改为“中国汉字艺术家协会”,等等。这无形中扩大了刻字艺术在名称界定中的文化指向,同时也反映出当代刻字艺术界对这门艺术信心的不足。其实,名称的界定有相当大的约定成俗成份,既然“现代刻字”已经被人们接受,我们的功夫就应下在对其文化内涵的研究上,建立一个艺术门类才是要务。其二,创作与借鉴:现代刻字创作以少字数为主,近些年中大量的借助于美术构图的方式方法,注重色彩的搭配与变化的层次。于书法篆刻上,借鉴的是书法字体的丰富演进与风格的无限变化,但线条更加注重立体化,其结果是工艺性更强,装饰性更突出,从而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当前展厅文化、读图时代的需要。其三,理论关怀。虽有《书法导报》定期的专题,但整体理论水平不高,仅仅停留在一事一议、就事论事的程度之上,谈论的也多为现代刻字艺术在书法、篆刻艺术的边缘问题,争鸣的问题较浅,没有形成规模理论队伍,至今也没有一本高水平的现代刻字理论著作,也少见学术性、思想性较强的文章。到目前为止,全国还没有一家专业的现代刻字艺术报刊,刻字作品和学术文章只能寄生于书法或美术期刊之中,生存空间十分有限。其四,有关批评也多采用书法篆刻语言,在色彩及构成上又倾向于美术批评。因为没有独立的刻字批评语系,目前的刻字艺术批评还是很幼稚的,借用书画批评语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此批评就难以深入,有隔靴搔痒般的无奈。近来有人提出现代刻字艺术是“块”的艺术,这在理论上并不严格。“块”的指向是什么?是艺术形式还是创作理念;如果说其与雕塑亲近,那么汉字到底在刻字艺术中处于什么位置?在艺术门类还不健全、学科建设不完善的情况下,目前我们还无法在学科领域界定现代刻字是什么的一种艺术形式。因此,多数批评只停留在具体的技术层面或空泛审美之上就不难被理解。

艺术门类完善与学科建设。讨论现代刻字艺术门类与学科建设,刘正成先生应该是第一人,功不可没。他参考借鉴书法学科建设的构想提出了现代刻字理论体系建设,极有学术价值,惜未能接续。我们知道,一种艺术的发展进步没有完整意义的理论指导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前几年“热”得使人晕头转向的现代书法就是很好的例子。就目前看,刻字艺术远没有其它艺术门类的一流学者,一流学术水平,比较成熟的研究经验,健全而厚重的学术积累,阵容强大的创作队伍和研究队伍,方方面面都有待于长期艰苦不懈的努力。

现代刻字艺术要得到艺术界及学术界乃至全社会的认同,其艺术门类与学科建设是必须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现代刻字艺术首先要向成熟的艺术门类看齐,借鉴其建设标准,同时我们还要注意,艺术门类的建设,不是哪些人、哪些组织可以关起门来自己说了算的事情,必须通过当代各学科整体学术标准、规范的检验。这样才会为刻字艺术的学习、创作、研讨、批评等提供必备的理论基础、知识结构和确定的学术指向,为将来的刻字艺术教育(包括普及教育和专业教育等)、社团组织、出版物等的良好发展提供基本平台。

现代刻字艺术要形成一个完整的艺术门类,在理论建设上至少要把握以下一些基本内容:

1、古代铭刻艺术史;汉字文化与刻字艺术;书法篆刻与刻字艺术。刻字要借鉴古代金石铭刻诸多知识,因此对出土甲骨、金石石砖瓦等研究学习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那么古代铭刻制度、工艺对作品的影响,所用材料及用字性质、场合等因素对作品的影响是首先要考虑的。

2、传统金石学,考古学,文字学对现代刻字艺术的影响。

3、与刻字艺术密切相关的文字学基本知识,书法艺术的风格与流派;篆刻在字体演进中的作用,等等。至少要知道文字演进的基本特征,书体的种类,正体、俗体及装饰性字体。

4、现代刻字艺术审美与批评。包括批评术语的界定,审美范畴与特征,等等。

5、古代铭刻艺术相关文献的把握,等等。

……

艺术门类建设应该以充满活力、持续发展的学术研究为基础,但这些是当代刻字艺术领域十分欠缺的。因此,现代刻字要撑得起一个艺术门类,首先在理论领域(与学术相关)和流通领域(与艺术创作、队伍培养相关)必须有必要的准备。一是人材培养。刻字艺术是形同民间艺术,没有进入到正常的教育流通领域,虽有中国书协背后支撑,但其只是中国文联所属的艺术组织,行使的是政府的管理职能,这就大大弱化了其教育功能。建议:中国书协可与一些设有书法篆刻专业的高等院校联合试点,在其公选课中开设“现代刻字艺术与研究”,条件允许的话,也可在诸如“工艺设计”等专业中开设此课,结合书法篆刻教学,逐步使其走高层次,逐渐使其雅化并赋予其更多的文化内涵。二是理论创新。随着刻字艺术理论的不断提升,刻字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有理由说未来的刻字创作活动会更趋于理性化,也更需要有效的理论引导,三是队伍建设。艺术门类建设和刻字艺术理论发展的自身急切需要,中国书法家协会刻字研究会将承担前所未有的重担,其发起组织的一系列的学术研讨会将继续发挥强大的促进和导向作用,理论的深入和学术的规范也将不断得到强化。

三、关于现代刻字艺术的文化归属与发展前景问题

刻字源于新旧石器时代到原始社会先民们的实用技术,在其制作的瓦陶器皿上简单的划痕,已有“刻”的影子,而甲骨文的发现,无疑证明这就是中国最早的刻字艺术,只不过载体是龟甲兽骨,刻划简单一点罢了。今天我们附加以“现代”二字,只是时间的跨度,而不是艺术概念。如果说其有界定之义,只是借助了美术手段,多多少少要烙下西文文化的烙印。因此,我们不能以其有“现代”之意,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拆解汉字,最后就会象热闹一时的“现代书法”一样,流于胡涂乱抹,只具抽象意义,而失去了“书法”味道和文化依托,其结果就是阵营的解体,艺术的消亡。因此,要保持刻字艺术相对的纯度与文化传统就必须以是否刻“汉字”为最基本评判标准。

中国是刻字艺术的故乡,几千年的铭刻艺术给现代刻字艺术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汉字本身的文化性属性的高度成熟的书法艺术、篆刻艺术给刻字艺术提供了十分良好的借鉴范本。从视觉上看,现代刻字艺术比书法更具有立体感,有一定的三维立体效果,同时也比篆刻艺术更具视觉冲击力,更适合当代的展厅文化。篆刻的色彩是单一的,也只能玩于方寸间,因为有太多的技法、文化、文字、书法等相关知识约束,并不能普及,而刻字艺术就相对容易,因此有普遍推开的可能。如果从文化角度来界定其归属,我们认为,现代刻字艺术表面上是“海归派”,有着西方工业文明、文化审美的烙印,但是它毕竟是汉字的表现艺术。因此,它只有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发展,才有强大的生命力。从刻字艺术的性质来看,只要它一天不离开汉字形体,就一天也离不开中国文化,离不开其汲取营养的传统,如果与母体分离,就意味着变性,其消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我国的现代刻字艺术已经走过了二十几个春秋,但在国内却是圈里热,圈外凉,虽然频繁的展事使其在艺术界产生过一定影响,可与轰轰烈烈的书法展、篆刻展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主要原因是现代刻字艺术开展时间短,理论、技法都没有确定的指向。艺术家不为,认为其只不过是写字加雕刻,工匠皆能而已。而一般人又为不了,因没有良好的书法、篆刻训练,没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很难创作完成一件作品。还有相当部分的人认为现代刻字艺术是一门边缘艺术,是书法、篆刻艺术的附产品而已,理论建设很难完成,调子很是悲观。表现为不管自己的作品多么有意味,有文化,也不敢承认自己是现代刻字艺术家,生怕“方家”耻笑,从内心深处对其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影响了现代刻字艺术的广泛传播。现代刻字就是在这种两难的境地中艰难地生存着。要改变这种局面,首先中国书协应该把现代刻字艺术纳入到全国书法作品展之中,是重要展事的重要组织部分。其次是要尽快纳入到艺术教育体系,从学术上走向学习、创作、研究的轨道;三是强化理论研究,早日建立完善的学术体系,推进纵深发展。

当前,刻字艺术家的要务有二:其一,创作上要突出主题,探索新的创作方法与模式。我们看到,好的刻字作品都有鲜明的主题,并因丰富的肌理效果、强烈的色差对比给欣赏者的一定的视觉冲击力,特别适于装饰点缀。我们看到,现代刻字艺术有别于书法美,而增强了空间拓展与色彩视觉,同时又别于美术,其形领域的立体化,在形式技术向表现视觉上,各种材料的应用,更受现代人的欣赏,将会成为未来人们室内重要的装饰艺术品。其二,加强文化修养,尤其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决定着艺术品质的高低;同时要明确,“刻”仅仅是手段,而“汉字”才是表达主题的决定因素。因此,要在创作中提练现代刻字艺术的技法与思想精髓,加强理论研究,在学科建立上下大功夫。考虑到现代刻字艺术的社会化需求,我们有必要加强那些有具体指导意义的理论与批语方法的研究,如果把创作者为“文化人”以及作品“文化化”的因素加进去,现代刻字艺术势必面临更广泛的议题。

不管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历程多么短,但它源于中国书法与篆刻,表现的是有强烈民族特征的汉字文化,这强大的根基注定其有着强烈的文化色彩。从发展前景上说,未来的刻字艺术仍将借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依托,延续中国书法和篆刻艺术的某些特质,用现代观念、手段来表现汉字文化。在视觉形式上,目前的状态在一二十年不会有太多和太大的变化;如果继续使用“现代刻字艺术”提法,美术化倾向也绝不会成为创作主流,而其有序的发展和整体水平的提高则可期待和实现;作为艺术门类建设,现代刻字只能在遵循艺术发展规律的前提下,逐步地向前探索、推进,还有待于更多的有识之士和高素质人材的培养和加入,任重道远,我们充满了期待。

 

 

    作者:刘天琪,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白山印社社员,海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