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刻字发展的途径

 

 

    中国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从1991年中国书协刻字研究会成立至今虽才十几个年头,由于日本、韩国等国家在先发展,对我们催化、鞭策、推波助澜,使我们这个有6000年刻字历史的母国“以其迅猛的速度发展”起来。他正象南方的小松树,一个春天长三十几厘米。参与现代刻字的组织者、艺术家、爱好者们,举前贤之未举,到2002年已举办全国展四次,以及国际展、各省市展、研讨会等,为现代刻字艺术的发展营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良好环境。刻字艺术正处在风调雨顺、万木齐发、百花争艳的大好时光。“可以设想,随着科学的发达,经济的繁荣,精神生活的提高,欣赏实用的刻字艺术将逐渐步入到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对丰富人民的精神生活将起着重要作用。”(陈秀卿《刻字艺术探美》)。但是现代刻字艺术是一门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在迅猛的发展过程中将不可避免的遇上这样那样的新问题,主要是:

    一、发展不平衡。

    现代刻字艺术发展很快,正健康有序的进行,但就第四届全国刻字展看,有的省还是空白,上海仅一位作者作品入选。就我省而言,在全国刻字界已占有显要的位置,有14位作者的作品入选,1位获奖。 八闽大地主要是厦门为福建增了光,其它少数地区有少数作者参与。大部分地区还处在没有开发的处女地。笔者有幸参加了山东举办的四届全国刻字展,开幕式期间,有两位安徽的年轻人,专程来参观,他们这种精神让人感动。有志于现代刻字又具备这方面天赋的人才遍布全国各地,他们就象每一粒种籽,一旦得到水、温度、土壤、阳光就会萌芽,并茁壮成长。但是,热爱搞艺术的人,在社会群体中从来不可能太多,如果不去为他们创造条件,本来应成为现代刻字创作者之苗,就将被扼杀在未出土之前。

    二、客观条件滞后。

    1、最适合现代刻字的材料是木材,刻字艺术界已基本形成共识,全国展也是这么要求,刻字作者已基本明了。但现代刻字爱好者大多对木材质量特性不够了解,现存的局面是它不象书法的宣纸有专门的厂家生产,质量、特点、等级,厂家有标准要求生产,不仅如此,书法的笔、墨、纸、砚,从古至今形成了许多指导从事书法爱好者实践的理论、技术,搞书法的也都基本能了解掌握。而现代刻字用的木材,没有专门的经销商。笔者认为就木材而言,要比宣纸复杂得多。同一材质的木材,由于生长环境不同,树龄不同,取材的部位不同,材料的纹理、坚韧度、硬度都是千差万别。刻出的肌理效果,更是千变万化。不同的树种变化就更大,可以说有相当部分的现代刻字创作者对木材的特性,不具备去掌握的条件,还没有很好掌握。这样不但对刻字艺术水平的发展大打折扣,更为严重的是,比如:创作了一幅满意之作,而且也变为商品卖了出去,但到了买者家,不久自然破裂了,这种现象带来的不良后果将是多方面的,是必须切实考虑的问题。

    2、现代刻字的主要工具是刀,目前的刀具状况给现代刻字爱好者带来诸多的不便,而且相当部分刻字爱好者不了解刀的性能。因此发现不了问题的实质。笔者见过几种不同厂家生产的刀具,并不象日本的刀具买来就锋利,而且磨刃难度很大,大多数刻字创作者,难以磨制成自己得心应手的工具。如果没有比较,不好用甚至根本无法使用也发现不了,有的创作者还可能误认为是自己不善于用刀。其实,有的是钢材质量差,有的刀口的稧角度只削个模样,若照此角度磨仞的刀,肯定不好使用,甚至不能用;有的造型粗糙,而相当部分刻字作者,还没有掌握刀应该怎样磨刃才好用。有的看去精制美观的刀,但刃口稧角度偏大,有的厂家生产的圆口刀造型虽然美观,但是按木工圆凿原理制的,稧角在内圆往外圆斜,如果对刀不内行的刻字爱好者,买了这种圆口刀,用起来真是会哭笑不得,又发现不了原因,肯定埋怨自己连用刀都不会,不是块刻字料,若得不到内行者的指点,肯定要打退堂鼓。要刻也只能乱挖乱撬,这种作品就难怪旁观者谈乱刻字。

    3、生活在城市的刻字爱好者,难找刻字板材,难以进行更多的创作实践发展。而山区有这方面天赋的人才,又由于得不到信息和指导,有关部门还没有对这一艺术门类引起重视,他们的艺术细胞被窒息。

    三、主观条件缺陷。

    现代刻字艺术是一门综合艺术,而目前现代刻字艺术队伍中,书法方面的基本功不能说没有,但相当一部分创作者应该说还不具备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即使将来溶入这支队伍的人也不可能全是艺术院校毕业的,而艺术院校的毕业生也不一定都爱好刻字,爱上刻字的作者也不可能到艺术院校“回炉再造”,但不具备这方面的基本知识对现代刻字艺术创作整体水平的提高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因此,作者的艺术素质,文化修养亟待提高。

    四、现代刻字,是“以刀创意”,但是有些刻字作品,除形式新颖外,不是刀功技法意识下的产物。有些作者还跳不出传统刻字意识的框框束缚,但刀工水平与传统的匠人比又还相去甚远。笔者从四届全国展的作品中看到,有少数作品是用木工镂机镂出来的,没有动一刀一凿。还有的是完全用电脑雕刻机完成的,笔者在场还听人戏说:既然叫现代刻字,现代化工具不用不是傻瓜吗?还有少数作品是固守传统的,这些是否属现代刻字?都有待刻字界在理论上进一步明朗化。

    五、“刻字现存的状态是作品粗糙,视觉效果不佳,大部分作品未能震撼观众,不能打动书法界,又让雕塑界不屑一顾,有‘雕虫小技之嫌’。”(任宏伟文)这些现象也的确存在。刻字队伍以外也有人指责:字写不好的人就去搞刻字,现代刻字是乱刻。

    对于以上问题,笔者认为应着力解决的是:

    一、现在现代刻字艺术正处在春天般的发展时期,万木齐发,百花争艳。在这样的大好时光里,谁也阻挡不了杂草不得丛生。写不好字来搞刻字者不能否认没有,因为爱好刚开始被认为乱刻者也不足为怪。针对这类现象,刻字界给他们的应是关心、鼓励、扶持,还没有到指责的时候。历史早已告诉人们:“乱世出英雄”,有些奇人、奇才、大志大勇的历史人物就是在“乱”的环境中锻炼造就出来的。但是依笔者之见,固守传统和机器、电脑制作的这类的作品纯属工艺品,它可以无数件重复制作,批量生产,不是艺术品,不能列为现代刻字艺术。要想走进现代刻字这门艺术的人,自己本身必须清楚,“在艺术的领域里是没有捷径的,只有好学不倦,苦心攀登者,才能涉足于艺术之巅”。学书法有‘秃笔成冢 ”“池水尽墨”之说,要尽一生一世的苦功。要想从事现代刻字艺术创作,比学做木工总得高一筹吧。但就木匠的基本功而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句口头禅:“一年斧头,两年凿,刨刀够你学一世。”学习刻字必须有这种执着追求的精神。

    二、如何解决作品粗糙,视觉效果不佳问题,笔者认为:

    主观上,现代刻字毕竟年轻。有的作者是刚步入现代刻字这一艺术门类,执刀、用刀技巧不熟炼,不能得心应手地操刀创作。创作者操刀若能得心应手,出现的效果可能就不是粗糙不堪,而呈现出来的是粗旷美。据此,刻字作者必须加强刀工的修炼,这方面可向民间艺人,甚至是向木匠师傅学习他们的操刀、操凿的技巧,为我所用。权希军先生六十多岁还躬身厉行,向艺人学刀法,很值得我们学习。俗话说:“熟能生巧”,多操作多实践,就会有所收获。

    刻字艺术还很新。有些人难以接受并不奇怪。谁都熟悉今天的自行车轻巧、灵活、造型美观、好用。但据说这世上第一辆自行车是用木头造的,只能在街上哐啷哐啷试骑,观众看了有称赞,也有讥讽。  试问,是今天上海凤凰牌自行车制造的水平高,还是那辆木头车制造水平高?笔者认为,刻字创作者也好,观众也好,都对此深思一下,我想问题就解决了。

    三、刻字材料问题,可以请林业等有关部门专家学者给予理论、技术方面的指导。刻字界要总结经验,通过培训、出版等渠道普及提高鉴别材质优劣的能力。现代刻字在创作队伍发展快的地方可以逐步培植一些刻字材料经销商,这样做不但可以给刻字创作者带来方便,同时可保证材料的质量。

    四、加大培训力度。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国也不可能象日本的文部省那样下发文件把现代刻字纳入学生必修课,因为我们的国民这方面的意识还不够,近期显然不可能。但在刻字界要建立一个畅通的渠道,同时争取各方面的支持,继续举办讲习班,或者可能开展一些电视教育培训等。讲习班要专门开设刀法技能方面的讲座,甚至连磨刀的技术都要细讲。今年2月在清流灵台山举办的福建省第三期刻字艺术讲习班,就是一个好办法,并已着手准备在灵台山建立福建省现代刻字培训基地。“艺术是一门科学”。培养现代刻字艺术人才应当按照科学的方法,遴选有经验的老师指导。要抓紧编写相关教材,加强理论、美学、技能等专业知识的交流学习。现代刻字艺术入门不难,但他“是以汉字为载体,通过对书法,雕刻、绘画、装璜等多元审美语言的有机整合,体现创作主体主题思想与审美倾向的视觉艺术。”(王元.文)

    要深入却不是一件易事。在舆论导向上要对刻字艺术爱好者全面要求,比如:“现代刻字艺术家必须首先是个书法家。”这种提法就很好,不这样造就不出高层次的现代刻字艺术家,甚至还可能带出一些既没有刻字匠的功夫,又没有创作水平的乱刻者。

    五、培养年轻一代。任何一项事业的发展,希望都寄托在年轻人身上。这一点,福大工艺美院做的很好,笔者参加福建省首期现代刻字艺术讲习班时,学员30余人,而福大工艺美院学生就有十几人。现代刻字艺术的表现形式是全新的,他们有美学理论的基础指导,加上实践,正如毛泽东说:“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将来这批人中,有的必定是现代刻字艺术领域的栋梁。

    总之,现代刻字艺术与诸多的艺术门类相比还是新生事物,还受多方面条件制约。为了促进这门艺术健康有序的发展,需要广大刻字爱好者、专家和社会各界共同从两方面努力:刻字创作者不懈的努力;多争取社会各方面都来关心扶持的努力。刻字艺术作品的将来就会象自行车一样进入寻常百姓家。

 

 

    陈立忠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