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西部

 

 

在艺术创作上,我更倾向于悲剧意识,崇尚雄浑凝重、苦涩压抑的精神气质和“风潇潇易水寒”的英雄主义气慨。我常常怀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祈望去探索混沌世界中的奥秘,去追怀掩埋于尘世深处的灵魂,信仰永恒的神圣,感悟生命的辉煌。

西北大地苍凉贫瘠中透出的强悍生命张力,那淳厚古朴近乎原始的美,呼唤我心底的“北方情结”,黄土地在我笔下不再是单纯具象的高原景观,而更是一种灵魂的折射,成为一种精神象征,我沉浸于这种压抑的内敛的激情喷发,和这种激越与静默的力的对抗。

然而每幅作品的完成,带给我的不全是成功的快慰,更多的则是对历史与人生更深层面的感悟、思考。这与妄图用绘画形式图解某种空泛的理念毫无关联,我只关注自身的精神状态。认识程度决定我不得不超越绘画本身而进入到更为深刻的反思之中。就艺术家而言,与现实不妨远点,思想更是如此。

对于形式,我并不刻意追求绝对的个性化语言表达,特定的艺术体验决定着特定艺术形式,这是作品的选择而非作者的选择。过分强调追求风格会进入创作的某种误区。我始终认为不能用固定的形式表现差异的心理感受,否则将陷入艺术语言的贫乏与僵化。终归,纷繁的形式差异都可以回归到画家自身这一本源,统一于同一精神基点。

 对创作者来说,创作并不是轻松愉悦的笔墨游戏。创作之痛往往是超出于表现技巧、审美经验等传统理念之上的灵魂之痛。而我只能选择这种绘画状态,因为我已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

 曹 钧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