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画画、随笔

 

在多年绘画实践与理论研究过程中,我认识到人与自然的关系,对未知的神秘感,而促成了笔墨意识,这种笔墨始终先于绘画而存在,又自然地外化于作品中,形成独特的个人风格,而在个人风格日臻完善之时,又需提醒作者,艺术的发展过程永远在肯定与否定之中。

这是因为特定的艺术体验与心灵的悟化。要求作者赋于新的特定的艺术形式来表达。不可能用固定的形式表现差异的心理感受。我曾尝试用两种完全不同的造形笔墨形式,来展示大西北苍凉贫瘠中透出的强悍淳厚、沉重的悲壮之美和大西南阴雨雾蔼神奇迷离的神秘之气。这不仅要求对两种主体的客观形象的把握、更是由此而产生的灵魂深处的升华感悟之后所产生特定的艺术形式,这种形式的差异只是画家在自身素养与审美意识整体指导下的感受差异。这种艺术语言的变化性与丰富性下不仅不会抹杀当家的艺术个性,相反会使其更为丰满充实。西北、西南、粗犷静谧大跨度的心理感受所促成的形式差异却统一在同一精神基点,其实质正是从作品纷繁之外再回归于作者自身的本源的全过程。

任何一个有创造力有个性的艺术家,决不会轻易放弃对艺术语言的追求,并不断强化自我的同时,永远在勇敢否定昨天并充满自我于明天。因为对美的真谛的认识过程是由低渐高,由浅入深,由表即里的认识与追求的全过程,人类认识世界与之同步。

说到“语言”,艺术只有通过语言才能成为作品,而重要的是永远寻找新的语言,但同样重要的是一个艺术家在产生一种语言的同时在否定它,诚然艺术应该获得其它更多的东西,而不是语言的本身。在这里真诚发生在作品与作者的协调上艺术家的心态必定吻合他的生活方式,不可能存在任何虚饰。在人的真实状态中,使人本身走向健康,从而艺术也趋于健康,语言的强化,也正是作者心灵物化的结果。

曹 钧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