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描画梦楼

 

我在黑暗中跋涉着,寻着光亮。听人家说有个地方,那个地方金光灿烂,是一个极乐世界,是一处天堂。可是要不停地走,不能停下,不然又是一片黑暗,停下后的黑暗,不但没有光亮,还将会有无尽的恐怖临降,使你无法再有活下去的希望。我牢记着这些话,苦苦地向着前方。过了多少多少个日子,终于见到了光亮。我没敢歇息,不停步地走啊,走到亮光的地方。这是一座大得出奇的城市。我来到了城市的中央。于是,我的寻找变成了游荡。走不完的大街少巷,数不尽的茶肆酒馆,城楼仰止,大厦林立,不见一人一木,不闻一声一息,只有风无声无响地同我一起漫游在冷街寂巷。街上铺的是青青的石板,一条河在城中婉蜒地穿过。河的对岸静静地矗立着成排的楼房,窗户折射出斑烂的阳光,河面停泊着许许多多只游船。走过雕栏的桥,穿过卵石铺着街巷,又绕过长长的花格围墙,一座非常非常高大的教堂出现在前方,庄重的黑灰色主楼上布满了巨细无遗的石刻雕象,大块的玻璃嵌在窗格上,一只沉沉的巨型大钟挂在塔楼的顶端,它没有摇响,只是垂着,铜钟闪着熠熠的金光,教堂上空画满了图画,神奇的画浮在天空上。又走过多少条街,走过了多少条巷,一片澄静清寂的湖水铺在风阁龙楼的中央,古色古香的画,精美绝伦的图案,把亭台楼阁从屋顶到白墙,从台阶到花窗涂得满满,“诗词、歌赋”题遍了柱廊。一庭佳丽,人似立青冥之上。又走过了多少条街,走过了多少条巷,这里是一排一排的砖房,青砖黑花,空花的门窗,户户有座院落,院子里铺着地砖,寂寞静谧,幽幽清香,舒适恬宜,暖日闲窗。向前走去,又走过了许多的街,许多的巷,来到一座山,满山的房屋,层层迭迭,遍岭漫山。穿过九千九百个门,爬上九万九千级台阶,曲曲弯弯,一步一步地我上了山岗,极目远望,豁然开朗,心境清澈,意界冲融,无边无垠的城市,无边无垠的楼房,伸延到不着边际的远方。下了山岗,在这座大得出奇的城市,我终于一直没有歇息,一直没有走完,没有画完……

施邦鹤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