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绘画史上的功臣巨匠徐悲鸿

 

可以这么说,徐悲鸿的艺术不论是在中国画坛上,还是在美术教育里,他均稳稳地占据着最崇高的一个席位。他的艺术产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徐悲鸿是发展当代中国画艺术的先驱,也是现实主义教育最伟大的先锋,特别是在将西方艺术的思想、技巧引入二十世纪中国时尤其如此。他摸索出一套全新的技巧,使中国绘画的技术改革突飞猛进了一大步。对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革新、发展和继承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自晋代起,中国画以其纯正的东方神韵走过了一千多年的历史,经历着历史的苍桑和历史的变革,直至清代各门各派已几经辉煌,然而正是这种辉煌,掩盖了另一种现象,即中国画的“模式”问题。这已是渐将形成而阻碍中国画发展的屏障。但在一些人看来,中国画仍是举世无双、不可比拟的。因而沾沾自喜,引以为自豪。又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画的辉煌已经走到了尽头。正在这个时候,徐悲鸿把以“素描为基准”的造型手段引入了中国画,提出“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和传统的以“临写古人笔法为基础”的两种观念共存。这在当时是徐悲鸿美术思想的独到之处。这是继明代“南北宗论”后最有实质性的理论,也是中国画形式变化的根本。它赋予了中国画新的有生命力的形体。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中国画发生了一些根本的变化。可以说是在中国绘画史上,影响了一代画家,改变了从当时直至现在的一代画风,更可以说是丰富了中国画的历史。其历史功绩是巨大的。现有的评价都是不能为徐悲鸿的历史成就和贡献定位的。徐悲鸿不仅是把久已沉寂失去生命的中国绘画,带到一个新的境界,而且是把西洋绘画介绍到中国来的先驱。他不仅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水墨与纸性的奥妙技法,更吸收欧洲绘画的科学精神,而融合了他自己壮阔豪放的性格,产生了今日他的新中国画。他的伟大功绩还远不止如此:他是将西方美术传播到中国的先驱者,是中国近代美术之父。他造就了一个时代的美术人才,促进了一个时代的美术繁荣。他有主见、有选择、有批判地吸收了东、西方美术的精华,摒弃了西方现代诸流派之糟粕,选择了实用于我们的现实主义画派和中国画的水墨相结合,成功地刷新了中国画的面貌。

徐悲鸿由欧洲返回国内时,当时国内正是艺术思想十分混乱的时候。堕落的资产阶级艺术跟随着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来到中国。中国画坛确难免受其影响。徐悲鸿首先奋起反抗,他笃守着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正义感。以他坚卓的人格、踏实的功夫,以现实主义的态度开创了一代新的画风,起到了“补虚振弱”、“挽救颓势”的作用。自悲鸿大师提出以“素描为基础”的理论之时实际上是给当时的中国画艺术注入新生命的动力源。此后在各大学招收新生、新生考试、教学、创作等方面十分注重以素描为造型基础,从此,中国画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过去有一种见解认为徐悲鸿把以素描为基础的造型手段引入中国画,阻碍了中国画的发展,殊不知这恰恰是在中国画艺术处于混乱之时以及在中国画走到辉煌之“尽头”之前,赋予它的再一次辉煌并一直辉煌到今天,为中国画的再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在我们今天的画坛上恐怕连这一点“阻碍”是不可能觅见的。

徐悲鸿的水墨画意境或许比不上任伯年与齐白石,但徐悲鸿的画却更令人感受到新时代的脉搏。因此徐悲鸿的水墨画是具有时代意义的创举,在正统的承续上,他没有清末民初诸大家的‘纯’,但他的作品对后代却更富开拓的启发性。仅此一点,就足以使他的艺术占据近代中国画史承前启后的一个显著阶层。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明确地看到比徐悲鸿更好的,能站在发展中国自己绘画立场上的,能把握住新时代主流的成功的绘画大师的出现。他一生热爱祖国的传统绘画艺术,对中国画、书法和绘画理论都有精深的研究和独创,他将西洋绘画之精华融汇于传统的中国画中,从根本上指出了改造中国画的正确途径。

悲鸿大师就是这样一位有思想、肯做学问、能大胆实践的人。他是以令人嘱目的渊博而精深的学问和雄才伟略而折服于人的。他是现代中国绘画复兴的鼻祖,是将中国画派和西欧画派融合在一起并达到最高水平的画家。引用吴作人先生的话说:“直到今天仍没有人能超过他,唯一的遗憾是,先生去世得太早了”。

刘红沛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