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画画的和看画的

 

画画的人过去叫美术工作者,画家之称,是指齐白石之类的极少数人。今天尽管流行画画的叫画家或著名画家,一般平民百姓仍叫你画画的,就如同叫写字的、扫地的、修车的、送信的一样。画画的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有时热闹一下,就以为真的得到个“家”呢。

什么才是好画?真、善、美标准已很难说。但任何游戏都有它的规则。要推出新中国画但决不能降低它的难度。不然,还叫什么艺术呢!虽说到了高科技的时代,有人想以电脑或观念行为来代替绘画艺术,怒我保守,笔墨永远是由人情指挥的手工劳动,“我是谁?我从那里来?我往何处去?”问题的提出,各有各的表述方法,那就各忙各的吧。俗话说:走着瞧。

过去画画要为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现在画画没有什么限制了,不过服务对象不同,也是有他不同的要求的。如为全国美展或大型纪念活动而画,就要考虑到如何能上,如何能获奖:为会堂布置或为商家而画,就要服从需要,讨人家喜欢,主人满意才能拿到票子。只有为自己的性情而画最自由了,但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并可以此为饭碗,必须要坐若干年冷板凳。为什么而画画呢?主张还得自己拿。能有几手的不是一般的人。

画展中,人家说三道四你都得听,若有看画的说:我不懂。“不懂”二字其实是对画家最大的难堪。画真能凌驾于人们的视觉之外?凌驾于国情、人性之上?不管什么画,不能以让人看不懂为高深。当然,你可以站在你的画旁不断地解释,这是代表什么,那是什么意思,这种画是不是有点悲哀呢。

我真不知该怎么解说,一批评了现代极过头的东西,有人就以为我是传统派,我也就只好认了,好在传统里有好多积极的东西。还是齐白石的“似与不似之间”高明,难道你要他能说清究竟应该“似”多少,“不似”多少吗?

画画的应从“先博后约”中寻找自己,所谓“自知者明、自胜者强”。找到适合自己的画法,就执著地走下去,不断深化,青年期、中年期、老年期,笔性变化自在其中。博而不约,时刻去变,见异思迁,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看画的人总希望画出名堂的人不断地再变,哪能呢?蝌蚪变成青蛙,鸡蛋变出小鸡,以后只是长成,还能变什么?吴、黄、齐、潘采取的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况现在的社会分工正向高精尖发展,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欲全而愈不全。能在某一方面有所长成就很不错了。

小地方画画的本应能够安静地作画,噪音要少些,现实却相反,小地方窝里斗最多,互相攻击,把一点精力都耗掉了,这便是小地方的局限性,隐士现在很难找了。相对来说,大地方矛盾反少些,大而化之,可士可隐,所以想有出息的都想往大地方跑。

看画的人手头有了钱便想买画,买了张三更想买李四,收藏也会上瘾。大都是想画能增值,这要靠眼光,有的买主方法简单,买一本《名画家大辞典》去找,拣头衔大的买,对不对?过几年他就知道了。

有人说:买己故大师的画最保险,一切已有定位,可惜画价太贵,买不起。转而又说:那年头,某某的画只要几块钱就能买到了。为什么那时不买呢,买画也象买期房,要看到未来,先把大的位置定了。

买画好坏固不易辨,真假也难辨。造假画的卑鄙就是不要脸想出办法来骗大钱,还有卑鄙的就是一切都是摹仿而签他自己的名,这种事和他打官事,反显得你没有肚量,弄不好就是做秀,就去可怜他吧,退一步想,他也是间接地为你义务宣传呢。你唯能做的是增加画的深度和难度。

书画拍卖会上总有一些打赌的性质,我们不能被一时偶然性而定自已画的价位,那只会束缚了自己。过去人卖画需由大师来定润格,现在全由自己,你自己怎样估价自己呢,就按约定俗成法,不卑不亢。画本无价,太认真了,便少人情味,不认真,你就整天去忙钱吧。

办画展,就那么几天时间,如没有人来看,不就白忙了,于是要去找媒体,要去发请柬,现在大家都忙,人家来还是不来,请客容易,等客难,为的是什么呢?让人知道你是谁?名实相符倒也罢了,否则会劳命伤财,得不赏失,也添了社会的麻烦。信息时代,只要你画得好,躲在哪里都不会把你忘却的。

到了一定年龄了,画还是上不去,唯有一个办法,就是装孬,认输,什么面子、里子、地位、尊严、一切都放下,糟塌若干纸,你的眼前就会光明起来。但难的就是放不下。

一幅好的小画和一幅差的大画放在一起,买画的大多总拣大的拿,以为讨了便宜。他们不知道真画画的常常会将一幅不满意的大画有意裁小,小而又小,为的是质。画价以尺寸算,这是个科学而不科学的方法。

以画面的繁与简来论价,就上当了。繁应有繁的道理,简应有简的道理。没有道理去忙的画,不是盲目,就是讨好卖关。常听一些买家说:“请你多画几笔,多盖两个图章”,只要有钱并不是难事,这就叫商品画。

有些买画的买了画之后,顺口会说:“再请写一幅字”,这是添一点的意思。他们不知写字虽然快,但字并不亚于画,两个字一写,基本功暴露无遗,若要再写出几句跋,真比画画还要费时间。为什么不向书法家买字之后要求添一幅画呢?

画画的经纪人已说了好多年,至今好像还没有一个是成功的。这有三种情况:一是经纪人一时看走了眼,而画画的后劲不足,使经纪人赚不到钱。二是经纪人对画家包得太紧,画家失去了自由的空间,便不听从:三是经纪人实力不够,说得好,做不到,自然半途而废。什么协议,合同都是一纸空文。经纪人没有钱不行,光有钱也不行,经纪人首先应是个美学家,批评家。要有自己对艺术的远见,然后双方抱着诚信才能成功。现在的经纪人和画商差不多,他们希望所得的画家是摇钱树,而不是推出一个画家,我猜得对不对。

各人头上一方天,画人现在最宝贵的应是时间,是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不管你走哪条路,走得通就行,你说你的,我画我的,自己去解决路上的坎坎坷坷,顺逆忙闲都不要忘记自己的宗旨,这说起来容易,具体时就难了。所以,一个时代不会有多少大师的。

 

刘二刚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