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美记行

 

2001年夏,南京书画院一行十位书画家应邀赴美国芝加哥城举办画展,顺道访问了纽约、华盛顿、洛山矶等城市,并赴科罗拉多大峡谷写生,一路收获颇丰,故以为记。

书画家们是在815日抵达芝加哥城的,芝加哥城傍靠如海般宽广的淡水湖密歇根湖。风景秀丽,夏季天气宜人,此行中的画家除我而外,都是首次赴美访问,虽然旅途中飞机几次起落,劳顿非常,但大家仍情绪饱满,抵达后稍事休息即开始布展工作。自己动手装镜框、

挂画、写标签、张广告,七手八脚经过一番布置,展览馆里一切都显得有模有样了。

816日晚,我们的画展在芝加哥华埠图书馆展览厅开幕了,此展名为《新金陵画派书画大展》,当初我们曾想将此展定名为“南京书画院赴美书画特展”,但主办方考虑到我们画院画家在艺术传承上的渊源关系,同时也为了更能引起来宾的观注,坚持要用此展名,好在也没大矛盾,就姑且由之了。

画展办得很成功,参加开幕式的来宾甚众,有政府要人、议员、画家、评论家、记者,还有许多在美的华人同胞。参观者普遍反映画家作品精彩、认真,富有创新精神,风格多样化每人的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亮点,每天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洛山矶的多家新闻谋体都作了大量的报道,确实令人兴奋了一番。在芝加哥访问期间,我们还参观了画廊街,芝加哥的“画廊街”最盛时有百余家,目前艺术市场不甚景气,不少已关门大吉,但尚余下四、五十家,画廊面积和规模也各有不等,有的达上千平米,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美术馆,有的仅百十平米,有专营高档油画作品的,也有兼营其它工艺制品的,还有经营亚洲及非洲艺术品的,西方的画廊在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式上与国内画廊有较大差别,通过走访使我们对西方艺术市场的运作模式有了较深切的了解。

华盛顿是我们访美的第二站,美国的首都是一个规划得极好的城市,围绕着广阔的国家草坪广场,四周林立着国会、白宫、五角大楼等国家重要政治机构,此外还有着众多的文化艺术建筑和各式各样的纪念馆、纪念碑,确实颇有气度、非同凡响。我们重点访问了国家美术馆、国家图书馆、林肯纪念堂、白宫及甘乃迪艺术中心,去甘乃迪中心参观时,正值一批青少年学生在表演歌剧,演技平平,但小演员们都颇自信,一点也不怯场,观众们对他们的表演也报以阵阵掌声,我们去时,座位都已坐满了。就在后厅空地上席地而坐,边休息边欣赏,到也是一次难得的享受。

结束华盛顿的访问,乘车转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是书画家们首选之地,大都会收藏有近200万件世界艺术珍品,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博物馆之一,其中所藏三千多幅欧洲绘画作品许多是举世公认的名作,大都会还收藏有丰富的古代希腊和罗马的艺术珍品,除众多西方艺术品外,大都会还有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从亚洲、非洲等世界各地取得的艺术珍品,在大都会东方艺术馆入口处,有一幅我国元代巨幅壁画,色彩明艳,大气而富有神彩,令观者震惊。馆内还收藏丰富的中国历代书画作品及雕塑、瓷器和其它精美艺术品,当我们在异国它乡细细品赏这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时,其心境,也许用“弘一法师”圆逝前所书:“悲欣交集”四字来形容,最为妥贴,我们为祖国艺术珍品的流失而感叹,也为历代先人们的创造精神而自豪。

在纽约防问期间,书画家们参观了联合国总部、世贸广场、百老汇、自由岛等著名游览胜地,记得在参观世贸大厦时,我们曾登上大厦顶端的观景台,远眺四周,世贸大厦居高俯视着整个曼哈顿岛,所有的群楼大厦都似群峰般罗拜在它膝下,哈德逊河及纽约湾中波光鳞鳞、蚁舟点点。我们在祥和的夕晖下拍摄下一帧帧难忘的照片,没想到在归国仅十天之后,世贸大厦就在911恐怖之日如梦境般消失了,真令人难以置信,也深深地为大厦中数千名遇难者而哀掉!

洛山矶是美国西部的代表性城市,也是我们访问中的最后一个大都市,乘机从纽约至洛山矶,约有五个多小时的机程,当快接近目的地时,从飞机弦窗下看见下边的荒漠中出现了一些灰绿色的山川,慢慢地有湖泊和村落显现出来,再渐渐地出现了城市群落,一个面积极大的都市出现了,这就是洛山矶,洛城约由84个小城市组合而成,全城有80多万华人居住,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洛山矶的四季气温都十分宜人,它傍靠太平洋,又有大山挡住了科罗拉多大沙漠的夏季热浪,惜乎全年少雨多旱,据说一年中从三月至十二月几乎滴雨不下,全靠人工自动喷灌维系着城市的一片绿色,洛山矶也是一座旅游名城,好莱坞,比华丽山庄、名星大道、长滩以及美丽的近临城市圣迭戈,以及墨西哥边境小城蒙卡坦都是我们此行中颇值得回忆的地方。

结束对城市的访问,我们开始乘车赴科罗拉多大峡谷写生,旅途漫长,一路上看尽了沙漠热带奇异风光,让书画家们兴奋不已,速写拍照,留下许多珍贵资料。科罗拉多大峡谷是地壳在上下垂直地震作用下形成的独特地质奇景,峡谷全长约有200多公里,我们去参观的是一个印弟安人保护区里的观光点,山路崎岖难行,两旁渐渐出现越来越多长得象松树一般形态的仙人掌植物,密密麻麻十分奇特,再前行,仙人掌树又被低矮的柏树类植物替代了,逐渐地又成了一片荒漠,入口处到了。一个印弟安人坐在小车上等着收门票,票价是每人10美元。导游告诉我们,他已事先和守门人联系过,答应以后还会带更多人来,结果全车仅收了我们四十元,我们听了不禁莞尔。

峡顶阳光刺目,天气炎热至极,但浑身却无汗,在观景棚下阴凉处还有一丝凉爽之感,这倒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也鼓起我们向绝壁前行的勇气。在苍蓝的天穹下,大峡谷终于静静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水蚀使峡谷两岸的土层形成一座座状似金字塔的山堆,一座叠着一座,一排挨着一排,垂直达数千公尺,那种苍凉感和壮伟感,简直莫可名状,科罗拉多河就深藏在绝壁之下,弯弯曲曲、时隐时现、绵延直至天边。这里能体会到一种天老地荒的原始之感。我们都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争相打开了相机和速写本,此行途中,我陆续画了近一本速写,似乎也只是随手作些记录,回来翻阅起来,却让我回忆起了许多事情、许多感觉,速写毕竟是照相不能替代的。

洛山矶机场上,飞机正以每30秒一架的速度在起飞和降落,你若细细观察天空,可见一架架飞机有序地在空中排着队,等待着降落:一架、二架、三架、四架……至目力看不见的远方。转眼之间,在美国的访问就将结束了,站在候机厅里,又到道别的时候了,再见,热情接待了我们的朋友们,再见,美国!

 

朱道平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