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画发展的新力

——中国入世所引发的思考

 

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世界经济全球化已成为一种大趋势。徘徊在世界贸易组织大家庭之外的中国,经过15年艰苦的谈判,终于签署了相关文件,成为其中一员,从而掀开了中国实现强国之梦的新篇章。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使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走向世界。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入世会使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将不仅体现在政治和经济层面上,文化层面的变化也不可避免。这里政治和经济姑且不谈,中国的传统文化,无疑迎来了茁壮成长的春天。入世后,一方面,传统文化可以伴随经济的交流有更多机会走出中国,让更多国家的民众接触和了解她,中国古代许多文化(例如四大发明)不正是通过作为中国贸易在世界流传开的吗;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在与外来文化的来往中可以获取新鲜氧份,补充新鲜血液,这无疑将促使中国的传统文化走出孤立的发展轨道,为之进一步发展带来契机。

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一的中国画,是人类艺术领域里的一朵奇葩,如果从现存独幅的战国帛画算起,至今已有2200年以上的历史了,她曾经而且现在仍然散发着她迷人的魅力。中国画一直以一种独立的艺术体系存在,发展和传播,几乎从不接受外来文化的征服——外来文化传到中国以后,往往被她征服、同化,例如佛教美术。这主要是因为封建主义的以文为治的古代中国太过强调文化力量的重要,以至于她的传统文化太过强大,没有一种外来文化能够在她面前稍占上风,中国美术尤其如此。所以中国画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可以一成不变地使用相对单一的绘画形势延续,毛笔、墨、绢和纸这些材料从未有人想去改变,而且以“笔、墨”为标准的欣赏准则在五代、宋确立以后,直到清未,就再也没有打破。清代封建主义的丧钟敲响后,中国画才伴随着国运的衰落而逐渐条弊,占清画坛主流地位的“四王”作画一味求柔、求软,惟摹古人,不求个人风格,而创新这一艺术的最贵品质被守旧的中国画家们抛失殆尽,中国画,就象当时的中国社会一样“万马齐喑”了,所以人们说“画事泊清,已成弩末”。有人惊呼:“我国美术之弊,盖莫始于今日”(吕澄)

19世纪中页,中国仍奉行闭关锁国的政策,而西方列强却正是资本主义大发展时期,洋枪和洋炮打开了自得其乐的中国人的大门——向来奉行大中国主义的国民猛然意识到,中国,真的落后了。一批有识之士为了救国图强,都主张向西方学习,甚至提出了“师夷之长以制夷”的口号,中国文化,在历史的洪流中终于在20世纪初形成了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促使西方资本主义领先于中国的,是现代文明,古老的中国——也终于向现代文明靠拢了,而“新文化运动”的最大功劳,正是将西方的现代文明带入中国并进行普及。在这一时期中国对西方文明的认识中,我们深刻地意识到:封建的自给自足经济在更新的经济形态前是多么的软弱无力,数千年来一直以独立姿态在世界存在的中国,在与现代文明的第一次交锋中,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西方工业文明的隆隆机器声终于唤醒了沉浸在“夜郎自大”式满足中的东方巨人。现代文明,是攻破汉文化本位主义之城的统帅,是促进中国传统文化新生的催产婆。中国的一切,包括中国画,在西方现代文明的推动下,走向了以“现代化”为目标的漫漫征程。在这一历史性的征程中,中国美术也进入了与西方美术交融的尝试期。

西方美术起先在中国的流传,主要以油画、水彩画等为主。这些画种的历史都不是太长,水彩画直到19世纪才在英国形成独立画种,它们是以西方现代文明之一的身份来到中国的,而当时的国人普遍有“西方的,就是现代的”这样的看法,所以急于让中国画早日“现代化”的广大青年画家喊出了“以西画改造国画”的口号,徐悲鸿、林风眠等一大批画家为了寻求改造中国画的动力——现代文明,纷纷走出国门。于是中国画的面貌真的开始改变起来,西方文明促使画家们作画与传统的样式开始决裂。例如,山水画不再以摹古为主,出现了象傅抱石这样找不到传统痕迹的水墨淋漓的样式;人物画也不仅仅是传统的“十八描”了,以徐悲鸿为代表的画家们用西方素描表现人物造型的方法普遍流行,这直接影响了后世人物画的技法;还有一些画家更是将西方绘画所注重的色彩导入到向来不善表现色彩的中国画中,如林风眠,中国画的面貌真的多姿多彩起来。

但是这些关于中国画的改变,是技法和样式细微未节的变化,且仅仅是方法的变化而已,我们的观念——传统的观念仍然没有丝毫变化。按照传统,我们看画的标准还是“笔墨”、“气韵”、“线条”,无论是徐悲鸿,还是林风眠,这些最富声名的改革者对中国画的一切所谓改造,都无法摆脱这种传统的标准,从他们的绘画中不正看的非常明白吗?他们的努力,并没有触及中国画最深层的痼疾,即思想意识的守旧,也就是中国人与生俱来的对传统文化宗教式盲目崇拜的习惯没有被打破,这不仅体现在中国画上,中国哲学、文学、史学等诸方面的改革都有相同的境遇——对思想意识改造的彻底性关系到中国文化“现代化”的根本。

时过境迁,当时以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现代文明以被现在以高新尖科学技术为代表的更新的现代文明所取代了,我们不妨将这两种现代文明划分为1期和2期,以电子计算机的广泛使用为分界线,进入现代文明2期的半个世纪以来的变化超过了几百万年来人类历史的总和。中国“新文化运动”之后,对中国文化的改造,是基于现代文明1期的,我们不否认这些不彻底的改造所带来的变化,而且还形成了新的传统文化(姑且称之为中国后传统文化)。由于中国人有遵循传统的习惯,这些基于现代文明1期的后传统中国画,又成了到目前为止我们新的传统——现代文明2期却已悄悄地跨过了半个世纪,后传统中国文化又一次与时代落伍了。这种文化发展与现代文明发展的严重落后性,是数千年来中国人的传统习惯造成的——即对传统的无限眷恋和尊重,它使我们长期的徘徊在世界之外。所以中国文化要发展,中国画要发展,就不得不寻找驱动变革的新力,很显然我们的目光盯在了现代文明2期上——中国加入WTO,真正开始与世界接轨,中国文化也迎来了转变的新机。现在对中国画的改革,最关键的是必须打破传统的观念,即向中国人思想意识传统的积习开刀。如果我们还仅仅局限在以喊口号为起点的改革上,不仅是中国画的改革不能成功,中国一切的改革都不能成功。

中国人传统观念的更改并不是一件易事,这有一个历史演变的过程,就象鲁迅先生所批评的国民的劣根性一下子无法转变一样,各种各样的阿Q先生在各个领域还会长期大量存在,而中国画要想获得欣欣向荣的未来,就一定要突破“传统”习惯的层层封锁,用“现代化”的现代思维来武装我们的思想,吹响向守旧的传统观念进攻的号角。中国画要想取得突破的第一步就是要允许各种各样的尝试,只要你想得到的尝试,哪怕没有所谓的“笔”、“墨”、“气”、“韵”,我们都不要再单一地以千百年来形成的对绘画作品的审美标准来限制我们的思维了,“笔墨当随时代”以前的准则又如何反映当今世界的进步呢?艺术的唯一准则是创新带来美,我们只要按照这条标准来尝试就行了。有人会认为这是对传统的抛弃和背叛,其实,抛弃也好,背叛也好,那才是对传统最好的继承。任何一种文化的延续与人类的繁衍毫无二致,父亲得到爷爷的遗传,儿子得到父亲的遗传,儿子、父亲、爷爷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却也有着许多无法预料的遗传变化,因为奶奶和母亲的遗传加入。文化,没有外来文化的影响,最终将会走向灭亡,如玛雅、良渚、三星堆等文化的灭亡无不与它们孤立的发展有联系(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这些文化曾接受过外来文化的影响)——道理很简单,如果爷爷为了保持自己遗传的独立性,不肯与奶奶结合,他的最终去向是不言自明的。

    也有人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强调文化民族性的重要,但如果陷入了爷爷式不肯与奶奶结合的保守中,我们也可以说“民族的,就是灭亡的”,这并不是耸人听闻的。

 

赵名釜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