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草管见

   

“草书最为难,龙蛇竟笔端”,草书是我国书法艺术中的最高境界。若把书法艺术比作一座宝塔,草书就是塔顶。因此草书成就最著者,历来被尊之为草圣。

 

匆匆不暇草书

不少人认为行书写得快些便成了草书。我们也常常看到一些人,真书行书没认真学过,不暗草法,不懂草字的法度,便作草书。以为草书便捷,好学。而对草字结构又自以为是,以为大概为此,结果错误百出,留人笑柄。这是一种误解,千万要不得的。学草书是书法家的最后阶段。南京的林敬之先生自云:“余十六岁始学唐碑,三十以后学行书,学米,六十以后学草书。草书以大王为宗,怀素为体,王觉思为友,董思白,祝希哲为宾”。高二适先生也说:“五十以后潜心章草,积十馀年之功,始解章草偏旁法则,由篆隶省变为草之途径。七十以后才作狂草”。由此可知草书法度之严,要求之高。汉代张芝常说:“匆匆不暇草书”。历史上一些草书大家,有的已被尊为草圣,但因书写时笔下留不住,出了一点差误,还往往被后人说长道短,留下微辞。

学草书首先要熟知草法,知道草书的偏旁组合,这就是识字的功夫,也叫“训沽”学。还必须在写过正楷、行书,在结体、默画有了相当基础后,才可以进而学草书。也即是说必由正而行,行而草的途径。

草书的由来及发展

我国的书法是由实用,进而发展成为艺术性极高,乃至成为我国国宝的一个特殊的艺术门类。他的产生和发展,同样是因实用中省时快疾的需要而产生、发展起来的。画谱说:“夫草稿之作起于汉代,杜度崔瑗始以妙闻”。草书在古代亦称“稿书”。它起于汉代、成熟于晋,发扬于唐宋,直至于今而不衰,代有草圣。

草书可分为:章草、今草、狂草三类,这也是草书发展的总的过程。

一、章草,世称急就章,传为东汉黄门令司游新创,实质上就是在实用中快速,便疾而逐渐形成,得到了当局的认可,因名章草,就像解放后的文字改革一样。因书之开头有“急就奇觚与众异”之句,故名“急就章”她由汉隶省变而来,纯用隶书笔法。形貌奇古,笔势向上,不相连续,是其特色。章书自初创以来,流传至于皇家,锺繇、卫夫人、王羲之、索靖诸家。至元、魏有崔浩者亦以能书急就有声于世。唐以后章书不传,仅如一线。至元、明之际有赵子昂、宋克能写章书,然风气终莫能振。清未至民国又有人研写章草。她是我国最早的草书,比楷书出现还早得多。

二、今草:今草是相对于章草体例而言,不是现在人提倡或现代人写的叫今草。历史上都认为始于王羲之及其从第洽之。从今草的发展轨迹看,也是逐渐发展形成的,王羲之的功迹在于总结前人经验,写得又最好,故历来都把王羲之尊为今草之祖。今草颜媚宛转,便以大行于世,草书遂一变再变,而为钩锁连环之状,于是而狂草作也。

三、狂草;据传狂草起于汉代之张芝。变崔瑗,杜度之法,创立规范。传说他家有衣帛必先书而后练。临池作书,池水尽墨,每作楷则曰:匆匆不暇草书。宋刻淳化阁帖第二卷《历代名臣法帖》第一帖“冠军帖”,绝世狂草,传为张芝所书。其特点是拔芳连茹、上下牵连。即世所谓一笔书。独王献之深得其法,继之者为羊欣,薄绍之,而成于张旭、释怀素、高闲等之手。

如何学写草书

学草书的途径,可以从章草入,也可以从今草入。但若能从章草入,其收获当更丰厚。

一、学章草:范本有,松江本急就章,索靖月羲帖,史孝山出师颂,陆机平复帖,以及元赵子昂书急就章,明宋克书急就章等。其中陆机平复帖为我国传世作品中唯一的一件晋人真迹。然而字损严重,看不清楚,难以摹写,按今代高二适先生的看法索靖应为章书第一妙手,皇象急就亦无此简要洁净。故月仪大可摹习。皇象章书规模简古、气象深远,然已无真迹传世,新传之宋江本急就章,是明人杨政所刻,其缺失处由明宋克补全。临摹要参以锺繇宣示表、力命帖,荐季直表诸帖之隶书体式,方能奏功。元赵子昂、明宋克的章书,均有墨迹传世。唯宋克书矩榘锺王、达以劲气,有龙跳虎卧之势,“习古而能化,大可为法”。“章草是今草之祖、学之善则笔法亦与之变化入古,斯不落于俗矣”。

二学今草:我以为可以从陈释智永“千字文”入手,智永是王羲之七世孙,妙传家法。相传他学书勤奋,起楼于所居之侧,曰:书不成不下楼,写正草千字文八百本,江南名寺各散一本。颓笔成冢,笔法精熟,细微处莫不精到。千文字数又多,习之容易见功。进而攻二王,再旁及历代诸家,取其长而变化之,卓然大家矣。

三学狂草:狂草乃由心发,以气质为先。气质不高,悟性不高者,学不得狂草,勉强为之,亦不能成。作狂草不在临而贵在悟,多看前人名迹,熟背于心。必须在草法精熟的基础上始能为之。

草书要议

写草书,尤其是狂草,是塔顶上的塔尖,是一个书家综合素质的充分体现,也是书法家的最高追求。历来能写,写好狂草者,在众多的著名书家中也寥若晨星。狂草以气质的第一,要具备狂放高傲的气质,学识要高看得又多,积累又丰富,又有极高的悟性,方能成就。故“巅张狂素”这样的狂草大家历来没有几人,近者,唯毛泽东、高二适二人能入此列。

狂草至难之处,亦即至妙之处,在不仅要草法精熟,而且要解散原有的体势,按照总的疏密、轻重、虚实的审美重新组合。故张芝常说:“匆匆不暇草书”一幅好的狂草书,狂放而合法度,奇而不怪,只觉满纸云烟。

一眼望去,忽重忽轻,忽聚忽散,忽干忽润,忽瘦忽肥,忽方忽圆,忽圈忽默,忽长忽短,浓浓淡淡,锋棱宛然,真意不失。重处为泰山坠石,轰然直下;轻处如蜻蜒点水,一带而过;肥处粗重而不臃肿,瘦处细若游丝而力能扛鼎,方处不方,圆处不圆;干而不枯槁,润处不浮滑;长而不觉有余,短处无感不足;横竖平斜方圆曲直,飞舞蟠旋,点染曳带之间若断若续。钩锁连环,百折千回,婉转生趣。变化万千,神鬼莫测。有极强的节奏感,力度感与感染力。犹如一首优美的乐章,忽儿高昂,忽儿低回,忽儿悠扬。真似白居易琵琶行中描述: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同自然之妙有,不是画又胜于画。有同草绿池塘花满溪的自然妙趣。其气势似江海怒涛,似狂风急雨,似惊雷激电,有一泻千里之势。细读之则字字奇绝,个个灵动,笔笔精妙。令人百看不厌,千品不败,摄人魂魄。

古人云:“知白守黑”书法白纸黑字,就是要处理好白纸黑字、字中留白的关系。一张纸在没有

下笔之前,只有白而没有黑,但自第一笔开始,就有了白和黑的对比。随着笔在纸上的不断挥洒,黑白、默画之间的关系不断变化,直至完成。字的美丑,就在这不断变化中体现出来。

书贵在悟

在临写取得相当规模的基础上,遍读古代名迹,从笔临至心会。即是厚积薄发,取精用宏。如前所说,狂草是书法的最高阶段。因此作狂草的旨不在临,而在于悟。相传张长史初见担支争道。又闻鼓吹而知笔意及观公孙大娘舞剑器,然后得其神。又传怀素一夕观夏云随风,顿悟笔意。

 

作书贵有创造

    作书贵在有创意。书法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创造的历史。汉以前无学书,也无正书,都是由人民群众逐步创造出来的。但这个创造,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不是空中楼阁。须有深厚的传统积淀的基础,才有可能进而创新。只要有心,也一定会有新创造的。

 

徐纯原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