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花鸟画之我见

 

 

写意花鸟画在经历了明、清两代的创始期及上一世纪的升华期之后,又以个性化的风貌步入了当代。其发展是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相互碰撞、交流、融合的过程中,把中国花鸟画再次推向一个新格局。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一百年,历史将永载大师们在各个不同时期对花鸟画的推动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等大师正是中国近现代花鸟画的先驱代表,他们对当代的花鸟画的发展无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首先是他们主体意识和创造精神,在广泛借鉴、吸取的基础上自辟蹊径、开一代新的画风;同时他们还沟通了当代中国花鸟画与古代美术,民间美术和西方美术的通道,使其得以从更多的方面吸取养料,获得旺盛的生命力,摒弃那种一代模仿一代而又一代不如一代的因袭模式,突出主体创造意识,开拓艺术创造的新空间。

在我近三十年对花鸟画的学习创作过程中,我深刻领悟到中国花鸟画的博大、精深,它是一门深奥的课题,从临摹传统、观察自然、到创作,我经历了漫长的艰苦过程,方有领悟,今以点滴之见,以对我多年在创作过程中的探索作一番总结。

说到大师让我很崇拜,他们的豪情,大志、坚韧不拨的顽强品质和对事业溶铸一生的精神,常常让我激动不巳,开始学他们的样子去做,这也就是临摹,临摹古代的花鸟画。其实临摹并非是一种盲从,死临硬摹不得要领是一种徒劳,因为绘画不是一种机械的,表面的,临摹的目的只是为了掌握用笔用墨的基本方法,了解摹本的创作思路,画面意识和作品格调气息。而并非是以象来达到目的,没有理解的临摹只会是貌似神离,曲解其意,好画多读,名画多赏,方能提高眼界,这是我的感觉。

深入生活是对自然的认知,了解自然中物的构造,从中得到对自然的一种感受,创作是对客观自然进行主观的改造,画家应站在时代高度认识自然,领悟传统,探讨花鸟画艺术个性形式的源流。艺术作品应体现对传统,社会、人生、自然的深刻体悟,并以主体生命,灵魂在与时代生活的交感、通达中,将传统精髓与时代相合,发扬光大,从而创造出鲜明的艺术个性。

我的创作理念是:以心交天地,以情动造化,万物与心接,使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这里,人是主体,物是客体,情是沟通二者的纽带,主体精神附注于客体之中得以展现,客体渗合主体的情感得以升化,在自然面前,人总是处于主动的,支配的地位,对于这个问题的深悟,是决定花鸟画从表象走向精神的关键。

我在长期的花鸟画的艺术实践中,总结出自己艺术个性的三个方面:

其一,意象造形与心象内涵相契合,而成为一种塑造形的艺术语言。这不仅反映在水墨写意画中,既似又不似的夸张,形成具有灵性的形体/睛态,以表达不同的心象,既使在工笔重彩中,也同样以主观理性很强的色与形的交织,构筑出独特的造型,寂寥的意境,清冷中透出生机,静穆中绽露激动,这些是我画中常见的心象写造。

其二,打破常规性构图程式,在奇特,险绝之中求平稳,这样可以使画面造成巨大的力量感和特有的结构美,将传统章法内结构加以强化,或作化解,渗合自己对结构及整体外形的新的理解、采用现代的线面分割组合画面,使传统的审美结构向新的审美结构转化,使内结构和外形势在变化,相互作用中,形与形之间产生互映,达到和谐统一。

其三,灵动的水墨花鸟契合山水画的空间处理组合画面,用不同于前人,新的水墨处理方法的运用,注入到自我的形式语言之中,产生朦胧虚幻的空间意境,画面景物常处于若有若无的空朦之中,从而达到,灵性飞禽同自然景物浑然一体,产生互动互静,动与静构成的一种禅意。

    以上是我在花鸟画创作中的心得点滴,谈不上“新”只能说有点性格而已。时下正值东西文化的大碰撞,各类艺术兼融发展的时期,新文化思潮不断的蕴育而生,花鸟画也由原来的单一传统发展格局形成多元格局的发展。现代文明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人们的意识形态在发生着根本变化,新的理念,新的审美在不断地注入到我们的血液里,艺术贵在创新,石涛的名言“笔墨当随时代”确是永久的真理。

高德星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