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并快乐着

罗隶油画新作

   罗隶在南京艺术家的朋友圈中,属于另类而孤独的一位。这绝不是指他的为人,也不因为他是地道的非学院派艺术家,而是指向他的内心状态和创作思路。谁也不像,他就是他----十多年来午特立独行(孤独地思,孤独地画)。

    过去,选择艺术对他来说只是因为天性中有这个成份。如今,坚持创作对他来说,只是因为它成了生活的一种方式。可无论如何,艺术对他来说都已成为一种宿命。安徒生说:人生的事业就是一片着火的荆棘,智者仁人就在火里走着。所以安徒生称通向人文的道路为“光荣的荆棘路”。罗隶虽不曾自诩是智者仁人,但他却一直艰难地跋涉在这条着火的荆棘路上。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他坚持以批判性的高姿态切近着现实题材,关注着人的精神命运。在语言上,他孜孜不倦地研究表现主义、新表现主义创作思路。他完成了多个系列创作,其中尤以《上下左右的人》最为引人注目。在新世纪来临之际,他又推出了《情人》和《宠物》(原来标题是《表演》)两个系列。这两个系列似与“艳俗”有关联。

    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幸福和快乐的背后又是什么?《情人》和《宠物》两个系列似乎是在探索这样两个即深奥又简单的话题。也可以说,这是当下人文领域中最具现实意义的话题。可艺术家毕竟不是哲学家,绘画作品也不是概念文字。如《情人》中那样:“成就了今夜欢爱,魂飞在九霄云外”,难道就是幸福的答案?如《宠物》中那样:“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散发弄扁舟”,难道就是快乐的兑现?当然不能如此简单、直白地来解释画面。在这里,画面应是艺术家所提供的一种感性的直观方式,艺术家的全部感受和说不清、道不透的内蕴都被赋予了这种方式。牢牢把握这种方式本身,才是艺术家所要面对的问题。所以,欲领悟画面必先感受画面。欲说还休的东西也许正在画面深处向每一位观者招手。

    它们的图像资源取材于艺术家对现实题材的近距离洞察和对图像史的涉取。创作的过程据说既放松又自由----这与罗隶以往的情形稍有不同。在《宠物》系列中,色彩本身的表现力被强调到一个无可取代的地位---画面好看多了!而平涂的画法、分解式的构图则明显受到了后现代艺术的影响。但难点却在于:语言方式的每一次选择是否都出于“言说”本身的需要?并且能否做到相互吻合?

    对于罗隶来说,这是一个不断地被调整的过程(这也正是他的创作潜力之所在)。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最合适的方式,但却不断地有更精彩的过程。

    孤独,在思与画的层面上说,亦是一种快乐。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