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喜欢饮酒作画

 

  作为傅抱石先生的小儿子,傅二石先生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跟随父亲学习绘画,家里6个孩子中他也是受到父亲教诲最多的一个。昨日在电话中,傅二石先对很有感触地对记者说:“父亲在艺术上的成就之高。造诣之深,是一般人难以超越的。他不但擅长绘画,还精通篆刻、书法,他的这些本事,到今天我已经68岁了,可是还没有学完呢。”

 

慈父严师

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

虽然平时父亲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父亲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

 “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他常说,他最后形成的自己的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他的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文房五宝

傅抱石的作品境界高雅、风格独特。从很小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傅二石及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父亲研磨服务,所以父亲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兄弟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父亲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

傅二石说,父亲有一块印,上书“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

那时一般负责替父亲打酒的都是小儿子傅二石。“打个八两九两的,在回家的路上,我总是要偷喝上几口。”一代大师不仅在艺术上深深影响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就连饮酒作画这样的习惯也一并“传授”了。只是20多年前,哥哥傅小石因为饮洒造成中风,导致偏瘫,不得不改用左手作画,而父亲的早逝也与饮酒有关,这让傅二石现在不得不在喝酒方面有所顾虑。

 

假画猖獗

现在最让傅二石先生苦恼的是,因为父亲傅抱石的作品市场价值极高,一幅画至少价值几十万,所以假冒品泛滥。甚至于连一些正规的国家出版社,也出版了不少假画。“这些出版社的情况我了解,有些是被造假的人买通了,借正规出版社名义先把书出版了,然后再到市面上卖假画。”其数量之多,已经到了“打官司都来不及”的地步。

 

傅二石、贺沂沂

 2004年纪念傅抱石百年诞辰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