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华荷花塘》到《冰清玉洁不染泥》

——生者与死者跨越43年的师生合作

 

《金华荷花塘》、《冰清玉洁不染泥》是同一幅画的不同命题,不足为奇。奇的是下面的副标题,倒真费人猜想,悬念叠出。生者与死者怎能合作?而且是跨越43年的师生合作。生者是谁?死者又是谁?故事就这样引发出来。

 

“生者”、“死者”何许人也?

生者是东阳籍的著名花鸟画家、马立祥先生。死者是其恩师,也是东阳籍的、当代杰出的美术教育家、国家一级画家陈松平先生,60多年前,是悉心培育马立祥先生攻习国画的导师,是确定马立祥绘画发展方向的引路人,是给马立祥打下扎实绘画基础的奠基人。1935年,他从中央大学毕业后,绝大部分时间,就在金华中学,金华师范任教,一生爱生如子,爱才为命,一切为了学生。为致力于教育,他甘作红烛,照亮别人,燃烧自己,洒尽血泪,为社会为国家,特别是为我金华地区做出卓越贡献的良师,是教育界和艺术界的楷模,属大师级的优秀人才。这样一位伟人,在1957年“反右斗争”的狂风巨浪中,竟像一颗刚刚从东方升起,闪耀着灿烂夺目光华的巨星,还没来得及真正发挥他的光和热,充分展示其超凡脱俗的才华,就人为地殒落了。正直善良的人们,特别是他的学生们,至今感到无比痛惜,深深地、深深地怀念他。

 

师生心灵的交会

时间跨进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政治气候,送来了春消息,严寒的隆冬,换来冰雪消融、万物生苏的明媚春天。杭州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松平先生的养子,盛斯猷同志,找马立祥先生商议,筹划给陈松平先生及其母亲(陈师母),合办一个遗作展,合出一本画册事。因陈师母李明月是湘绣高手,她的绣就是松平师画就后,按墨色浓淡变化,配线配色绣出来的,视觉上比画更胜一筹。陈师、师母谢世后,绣品全由他保管,画作全由他妹妹陈望群保管,望群不懂画,分工请马立祥先生去整理拍照,他自己负责绣品的整理拍照工作。而后全部到马立祥处归总,再与有关方面去商办。

在整理画作中,无意发现有一卷发黄易碎的光连纸,展开一看,马立祥先生一愣:“啊!这不是松平师生前还没完成的画稿吗?可想而知,他根本没想着会离开人世,他还准备大展才华,把美奉献给人们呐!可是,他却违心地走了!!他是怎么也不会闭上眼睛的!他是多么无奈啊?”此时,马立祥似乎看到松平师站在他的面前,嘱托:“立祥啊,此事只有拜托你了!!”顿时,热泪从马立祥的眼眶里滚落下来,糢糊了视线。久久地,久久地回不过神来。画稿是用毛笔粗线条勾画的。有的地方剪剪贴贴,补补改改,是经过一番构图设计,能看出创作意图的草稿,且落有“一九五四年十月,陈松平写金华荷花塘”的草拟款,下方还画了一方平松二字的名章。整理完遗作,拍完照,造册登记后,马立祥就单把此稿带回南京。

 

费经周折的再创作

 原以为对画稿稍作更改,就可“依样葫芦”进行再创作了。没想到一画竟会错误叠出。原因是马立祥先生只画过小写意荷花,画工笔画,则必须对其生长规律与结构,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丝毫含糊不得,这可就把他难住了。他不得不再深入实际去观察、写生。荷花的问题弄清楚了,可茨菇却踏遍许多荷塘与农田,就是找不到生长的实物。苦苦寻思:不如去找一找当代工笔画大师陈之佛老师的女儿,著名工笔花鸟画家陈修范去问一问。刚提到此事,陈修范竟毫不犹豫地说:“有!我这里有!!”马上拿出一叠茨菇的写生稿来,说:“就送给你吧!”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马立祥喜出望外:“这下可万事具备。”谁知道展出画稿,看看尺寸后,却又难住了。这需要有六尺整的矾宣才行,而街上卖的,最大也只有四尺整张的。怎么办?急得无奈的情况下,心想:“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喻继高,是交往最密的师兄弟、老朋友,他常画大型工笔画,何不向他去求援?”喻继高二话没说,顺手就拿二张六尺的染色矾宣,送给马立祥先生。

1992年盛夏,是百年一遇的持续高温,天天都在摄氏39度到42度之间跳动,光赤膊,开电扇,仍然酷热难耐,浑身冒汗,如水洗一般。马立祥怀着对松平师的特有感激之情,和责无旁贷的责任感,置高温袭击于不顾,每天一早,七点开笔,一直苦战到深夜十一、二点,足足熬了近四十天,巨幅的工笔画“荷花”,总算画成了。为让命题能包涵、反映松平师一生高贵的品格,遂将《金华荷花塘》改为《冰清玉洁不染泥》。

画作刚送到画店去装裱,兰州军区部队来电邀请马立祥先生到大西北去避暑、写生。行至敦煌石窟时,突接北京来电,指名要将此画送京参加全国书、画、摄影作品展,要求十万火急,派专人送达,不能耽误评委评选、评奖日期。结果,被评为“优秀创作奖”,由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中国神剑学会颁发了奖状和奖品。取件时,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说:“这画叫人给顺跑了”。一再要求追查、归还,三年没有结果,就不了了之。创作就成为徒劳无功。马立祥象丧魂落魄一样,觉得空虚一片,恩师的遗愿仍未实现,自己心事难了。无可奈何,1997年即将跨入自己七十华诞前夕,又再次执笔,重新绘制六尺巨幅工笔荷花。落款题跋时,就将此画创作的前后,几经周折的情况,如实陈述:“乙丑(1985年)夏,赴金华整理恩师陈松平遗作,发现先生去世前三年,留下经过一番构图设计的《金华荷花塘》草稿,为使先生心血不致白费,遂带回,继续深入荷塘观察写生,几经推敲,作了充实调整,于壬申(1992年)酷暑,挥汗奋战月余,作就,送京展出,获奖后,画作被窃,心事难了,遂于今年(1997年)新春重作,以了却恩师遗愿,宽慰学生与亲属之心,时年丁丑马立祥绘于南京。”至此从1954年到1997年,屈指一算,已整整跨越了四十三年。

 

给画作求个适得其所的归宿

    一晃,马立祥先生已迈到75岁,近年来,他一直寻思着,要给画作寻个适得其所的归宿。出卖,当然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稿酬。但自己的良心会受到自责,这岂不把老师的心血,当商品出卖了?不能!万万不能!!只有捐献,但捐献给谁呢?自己和松平师都是东阳人,捐献给东阳市,也是名正言顺。但细细一想,金华比东阳更为合适。因为东阳在金华市的管辖之下,而松平师只是生长在东阳,1935年中央大学毕业后,就没回过东阳,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金华中学、金华师范执教,在金华亲自创建北山画会,是美术界的元老,亲自培养了大批美术教育人才与美术工作人才,为此而洒尽自己的血泪,建立了卓越的功勋。2002年又逢他逝世45周年,将师生的心血结晶,捐献给金华市政府,奉献给金华市人民,借此为松平师举行一次逝世45周年的纪念活动,宣扬其业绩,以及他如何为师、为学、为艺、为人的崇高品德,对金华地区的教育界、艺术界的后人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宽慰与激励;对贯彻“三个代表”、“以德治国”的教育,对建设文化大市,都将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长远的历史意义。

 

    撰稿于2002426

 

洛 神 艺 术 网 站   

Luosen Art Spread Web

Tel: 025-3363099, 3363098

Email:honz@public1.ptt.js.cn